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1792章 根

  「球的麻袋」

  「等等」

  兩個被環境誤導了的貨同時一愣。

  相對於包括行屍異獸蟲化在內等等滿世界的異化血脈生物來說,拾荒者的異化難度可不是一般的高,即使從屬者有意想要進行這種轉變都未必能成功,拾荒者從始至終都不是簡單的屍態感染,也不是吃幾個人那麼簡單,說起來,這玩意應該算是一種從屬者所屬空島被侵蝕被污化被小幣崽子拋棄之後的半自發性異化。

  有拾荒者出現的地方,通常意味著——

  黑藤。

  「媽的,這玩意和黑藤還有啥聯繫不成,看著也不像啊!」老王抬起頭看著那些碩大無朋的血肉植株根系,「你覺著這玩意看起來像是能把咱空島吃了的樣子?」

  「沒什麼聯繫,看上去都是樹,本質上完全不一樣,不過這地方可能存在黑藤倒是挺詭異的!」

  「感覺你好像還挺懷念的?」

  「至少也算是個關鍵材料,和黑油一起還能弄點高階白水之類的東西出來」

  「做啥春秋大夢呢,黑油都叫你丫的整斷代了!」

  「砰砰砰!」

  「什麼b動靜?」老王剛意識到不對,一束絢爛又骯髒的光污染就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轟飛出去,「我尼瑪姓李的,你那雙重錨定變三相錨定以後是不是他娘的不靈了啊?」

  不計其數的人影從甬道正上方落到空島上,如果在一條相對正常的世界線,老王完全可以祈願ban掉他們的部分技能和武器,但在這個本來就不剩什麼的世界,即使保留了祈願能力似乎也實在沒啥可ban的

  老王只不過是挨了一發狠的而已,此刻李滄已經整個被類似於能量基質炮的光團全方位無死角覆蓋。

  火力密度之高,甚至於連一束焚風都沒能甩出來。

  其中一道人影冷聲道:「注意火力,批次覆蓋,別讓他們爬起來,不要忘了,這群滾刀肉生命力堪比行屍!」

  「巴索爾,帶著人,清理庇佑所!」

  「播種,為神樹提供信標,同化他們!」

  能量團攻擊極其猛烈,幾乎可以隔絕一切感知,附加在身體上的除了最基本的爆炸傷害之外,還具備極強的侵蝕性,老王在層迭爆炸中幾乎失去反抗能力:「一群蟲豸!就這?」

  空島的地面咔嚓裂開一道數十米寬,數公里長短裂縫,蟲巢狂涌,以驚人的速度填充著每一絲縫隙。

  能量爆炸被物理硬性隔絕,老王得以脫身。

  然而蟲群卻像是看不到這些人一樣陷入了一種詭異的遲滯和迷茫,並未有任何攻擊意向。

  一抹焚風冉冉升起,貫入蟲潮營造出的甬道不知多深:「這些傢伙從血肉植株根系裡面來的,讓你的蟲子想辦法切換感知邏輯!」

  蟲潮層層迭迭的堆積在老王周圍,用身軀去阻擋能量攻擊,對方的領導者大罵一聲該死,抽出隨身攜帶的冷兵器帶頭沖向二人:「釋放滴血炮烙,把異潮引到這裡,快!」

  轟~

  血污如風暴般在半封閉的空間內擴散開來。

  「找死!」

  老王一刀甩出,拖刀術的威力拖曳著體型不比從前的蟲族身軀形成一種極端猙獰的血肉彌合體,宛如巨錘一般在空島和人群中炸開了花,現在他才算是看清楚,這群傢伙真的就是從那些血肉植株的根系中鑽出來的,身披綠色濃光,穿梭在根系中形同能量脈衝。

  一刀之威,空島地動山搖。

  𝓈𝓉ℴ55.𝒸ℴ𝓂

  但那寥寥數百人卻渾然無事的重新站了起來,大吼著某種如同禱文般翻譯器無法執行翻譯程序的詭異語言嗷嗷叫的猛猛衝鋒。

  「媽的,這些個嗶怎麼長得那麼像當初的三角鱗?」如此勇猛,老王都愣了一下,不過手頭上唯唯諾諾,一張破嘴卻是重拳出擊,「嘿,我說哥幾個,你們丫的屬於什麼異化唐氏綜合症候群嗎?」

  「大膽!」

  「住口!」

  「竟敢褻瀆神樹賜予我等的榮耀!」

  一句話,捅了馬蜂窩。

  幾百個人飛速穿梭於還在發愣的蟲族中間,沒有任何猶豫一窩蜂的朝老王衝去,連被李滄此起彼伏的焚風和鏡像焚風點掉了幾十上百平方米的同事都毫不在意,已經是血灌瞳仁怒氣沖腦了。

  老王:「」

  這大概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他真正擔負起了團隊主T的責任,嘲諷拉仇恨一氣呵成。

  穩妥。

  血肉植株的根系中還在源源不斷的有人墜落到空島上,很快就從幾百人增加到一千人數千人乃至上萬人,根系中更是有一些體型明顯更加龐大的輝光正在急劇傳輸而來,少傾,便在綠光中化作一頭頭似人似獸的巨物迫降空島,其聲勢居然絲毫不亞於李滄投放逆子。

  千鈞一髮之際,巢穴之主終於基本切換了感知邏輯。

  蟲族眼中毫無價值的死物算是可以被感知到了,而事實上,即使現在,這些人在蟲族眼中依舊只是一株株類植物的玩意,毫無巢穴所需要的營養,只是迫於巢穴之主的命令才不得不發起攻勢。

  但是

  那些人顯然已經做足了功課,有充足的預案。

  只見他們紛紛從身上摸出一袋袋造型奇異的種子或秧苗拋撒出去,鮮花瞬間溫暖了四季,整個空島陡然呈現出一派奼紫嫣紅之態。

  這種血肉花朵與外面常見的血肉植株形態差異極大,但無疑同屬一種,在空島上大範圍增殖之後,蟲巢的攻勢頓時變得混亂起來,蟲子們的智商根本不足以分辨這種新鮮事物,在它們眼中,這些人和這些血肉植株並沒有任何區別,包括李滄那些不大聰明的狗腿子。

  「做夢!滄老師!關門!放狗!」

  「昂~」

  悠揚的象鳴響徹甬道,甬道頂部碎石塌落如雨。

  銀嶺巨獸一步邁出,空島上的溫度急轉直下,足以榨乾任何生機的冰面窸窸窣窣眨眼之間便完成了整體覆蓋。

  不講武德的超大範圍降維AOE輸出直接絕了所有血肉植株的生機,這些植株貌似僅僅只能只是生長迅速增殖速度極快也沒有很超綱的生命力,出其不意的用在欺騙個別品類的尤其是不大聰明的命運僕從以及蟲潮的感知方向上倒是足夠了,至於對抗銀嶺巨獸的領域之力,那顯然已經超出了它們的生理極限。

  「轟轟轟~」

  人形冰雕紛紛破碎,那群人喘著粗氣,目光依然狂熱。

  只是已經不可避免的被削減了相當的行動能力,冰封領域時刻都在榨取他們體內的生機不說,還要直面看似慢悠悠但永遠隨著劇烈運動生命體移動軌跡而移動的黑雪和黑風暴的覬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