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賣身葬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雲鸞走到宮門口,一回頭,便看見父親好像在無聲地哭泣。Google搜索sto55.com思兔閱讀

  她剛剛停止的淚意,再次湧現上來。

  她捂著唇瓣,低聲哽咽。

  堂堂南儲先帝親封的鎮國將軍,這麼多年在沙場浴血奮戰,受過那麼多次傷,流過那麼多次血,從未掉過一滴眼淚。

  如今他卻為了自己這個不爭氣不聽話的女兒哭了。

  雲鸞只覺得,滿心都是愧疚。

  父親,父親,以後她絕對不會再讓他失望,再讓他傷心。

  她要做一個,讓他覺得驕傲的好女兒。

  北風吹起,一股股冷風,朝著雲鸞的身上吹。

  雲鸞剛剛清醒的腦袋,又不禁產生幾分眩暈。

  雲慎脫下披風,搭在了她的身上:「走,大哥帶你回家。」

  誰知,他們還沒來得及離開宮門,便看見宮外有一個士兵,騎著駿馬疾馳衝過宮門。

  他手裡拿著令牌,揚聲大喝:「緊急軍情,八百里加急……」

  門口的侍衛,紛紛退至一旁,雲慎拉著雲鸞,退到了宮牆下。

  那打馬的士兵,騎著駿馬疾馳入宮。

  雲鸞抬頭,看著那士兵與駿馬的身影,消失在長長的甬道內。

  在前世這個時候,邊境是傳來了敵國進犯的軍情。

  之後皇上下旨,封父親為統帥,睿王為副將,一同趕赴戰場,賜婚聖旨當場便頒發,九萬雲家軍對睿王放鬆警惕,每個人都將他當做是自己人看待。

  也正因為如此,睿王成功潛入雲家軍內部,獲取一部分人的信賴,暗暗策反了父親的一些心腹。

  如今,父親不會在金鑾殿上求賜婚聖旨,那麼睿王也就沒有理由以雲家女婿身份,去接觸父親的心腹策反他們。

  父親和睿王不是翁婿關係,那麼他也不必忌諱睿王,聽從他的號令行事。

  賜婚聖旨的改變,可以說很大程度改動了睿王的第一步計劃,第一步一旦沒有落實,他接下來肯定還有其他的動作。

  那麼,他的其他計劃會是什麼呢?

  雲鸞閉上眼睛,將前世的事情一一回憶一遍。

  越想,她的臉色越加慘白。

  她想起來了,這一天也是尹白蓮賣身葬母的日子。

  尹白蓮藉機進入將軍府,這絕不是一個巧合,她絕對是睿王的另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必須是尹白蓮成功入了將軍府,才能實施的。

  所以,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要阻止尹白蓮入府,阻礙睿王的進一步發展。

  雲鸞猛然睜開了眼睛,那一雙眼眸剎那間瀲灩璀璨至極。

  坐著馬車掠過街頭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跪著一個身穿粗麻布衣可憐楚楚的女子。

  她的身邊,躺著一個滿臉慘白,已然斷氣的老婦人。

  女子的右手邊,放著一塊粗布帕子,帕子上寫著賣身葬母。

  雲鸞挑開車簾,往人群里看去,她的眼底,掠過幾分晦暗。

  尹白蓮……她握緊了拳頭,讓車夫停下,她靠在窗口,目光冰冷地凝著尹白蓮。

  滔天的恨意,猶如浪潮一波波襲來。

  前世,尹白蓮入將軍府後,很快便討得了母親的歡心,母親認她為義女,對她視如己出。

  可尹白蓮,非但沒有感念雲家的好,她暗中利用將軍府的勢力,為睿王謀事。

  在睿王的計策成功後,她是第一個對雲家落井下石的人。

  母親更是她親手逼死,逼著跳入府內的那口古井的。

  或許,從一開始,雲家就是睿王的棋子,尹白蓮才會如此踐踏雲家對她的真心。

  雲鸞的眼眸,滿是腥紅。

  這時候的尹白蓮,是刻意遮掩去了她的絕色容顏,她故意弄了很多的泥巴沙土,抹在自己的臉上,她甚至還在臉上易容了幾個暗紅色的胎記。

  正因為這樣的偽裝,讓旁人看不清她的容貌,所以才沒人敢擅自上前多管閒事。

  從古至今,人都是比較看重外貌的。

  這大戶人家的主子,就算是買奴婢,也不願買個面容醜陋的回去。

  正是有了這樣的盤算,尹白蓮才能跪在街頭許久,都沒人上前將她買回家,她也有了等待雲鸞到來的機會。

  一步步,蕭玄睿算得很精準,幾乎是算無遺策,拼著十分把握要將尹白蓮送入將軍府。

  將軍府向來守衛森嚴,陌生人絕不允許進入將軍府半步。

  這些年,不是沒人心機叵測的塞人入將軍府。

  劉氏是個眼裡揉不進沙子的人,在她管理下的將軍府,可謂是蒼蠅都難飛進去。

  將軍府的下人幾乎都是家生子,都是服侍多年的老人,十多年都不曾添加一個新人入府。

  正因為這樣,蕭玄睿才想了這個法子,塞尹白蓮入府。

  蕭玄睿與尹白蓮,他們兩個從一開始便是認識的——

  他們從始至終,都將雲府眾人耍得團團轉。

  一想到這裡,雲鸞心裡的恨意,根本就壓不住。

  她恨不得現在就將尹白蓮給吞吃入腹。

  雲鸞眼底,閃爍著幽光。

  雲府馬車在尹白蓮眼前,緩緩的行駛而過——

  尹白蓮瞥了一眼,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瘋了似的跑到了雲府馬車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貴人,求你幫幫我吧,我真的走投無路了。」

  「求你可憐可憐我,買了我讓我好好安葬我娘吧。你的救命之恩,我定會湧泉相報……」

  雲慎蹙眉,挑起了車簾,看向外面跪著的孤苦女子。

  他剛要說什麼,卻見雲鸞沖他搖頭。

  她按住雲慎的胳膊,讓他不要出聲。

  雲鸞緩緩地挑開車簾,透過縫隙,居高臨下地望著披著羊皮裝成小綿羊的尹白蓮。

  「大街上那麼多人,你為何只攔著我的馬車?向我求救?」

  圍觀的眾人一看,居然是雲四小姐,他們紛紛帶有一種看好戲的興味。

  這雲四小姐,是雲府一個特別另類的存在。

  雲家的其他人,無論男女個個都是文武雙全,是南儲少有的英傑。

  先不說雲家那大公子二公子,年紀輕輕就跟著鎮國將軍南征北戰,立下不少戰功。

  單說那雲三小姐,從十歲起便跟著鎮國將軍上陣殺敵。

  同是女兒,雲三小姐可是南儲少有的巾幗英雄,而雲四小姐呢,在南儲則是出了名的草包。

  若說這草包,包到了什麼地步呢?那是文不成武不就,就是個二愣子。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