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道貌岸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剛剛她一直都強撐著身體,如今累極,她只想閉眼睡去。Google搜索sto55.com思兔閱讀

  雲慎與如春嚇壞了,連忙讓車夫速速回府。

  ——

  金鑾殿上,文武大臣,分列而立。

  身穿袍服帶著紫金冠的蕭玄睿,一直都在觀察著雲傅清那裡的動靜。

  從雲傅清入殿,到皇上坐上龍椅,再到各位大臣紛紛出列,探討這次邊境的作戰對策。

  他等了足足有兩個時辰,都沒等到雲傅清向皇上請旨賜婚。

  蕭玄睿俊美的臉龐,漸漸地暗沉下來。

  他斂下眼底的晦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操之過急,他算的每一步計劃,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雲傅清絕對會向父皇請旨賜婚,這只是早晚問題。

  敵國進犯,邊境混亂,皇上與文武大臣,當即便一致決定,讓雲傅清率領雲家軍以及二十萬大軍,趕赴邊境應敵。

  在這期間,皇上讓雲傅清選擇副將人選。

  他明里暗裡地提示雲傅清,讓他選一位皇子,隨著他去往邊境歷練。

  蕭玄睿的一顆心,緩緩的提起來,他眼底閃爍著期待,一直都在看著雲傅清。

  接下來,雲傅清應該是要向父皇請旨賜婚了吧?

  請旨賜婚後,就能順理成章地封他為副將,帶領他去邊境迎敵。

  這場戰役,註定是要贏的,到時候這戰功,可就屬於他了。

  父皇忌憚雲家權柄已久,借著這個機會,他定能送給父皇一個大禮。

  在諸多皇子中,也唯有他了解父皇的心結,也只有他能替父皇排憂解難,解決心病。

  雲傅清的目光,朝著殿內的皇子們,一一掃視而去。

  蕭玄睿挺了挺脊背,臉上露出的全都是志在必得。

  他抬起眼眸,看向雲傅清。

  他以為,雲傅清會與他的視線對上,兩個人再來個心照不宣的笑容。

  他都已經做好,衝著雲傅清微笑了。

  誰知,下一刻,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雲傅清抬手,指向他——後面的方向。

  蕭玄睿嘴角的笑意,頓時僵硬住。

  他的臉色一變,猛然回頭看向自己的身後。

  皇三子——翼王蕭玄翼膽戰心驚地出列,畏畏縮縮地朝著雲傅清躬身。

  「多……多謝雲將軍點名,本……本王定然會好好配合你,為南儲打一場漂亮的戰役。」

  說完這句話,他的臉色幾乎都青白一片了,身體更是控制不住的發抖。

  雲傅清衝著翼王回了一禮,輕聲一笑。

  「王爺不必客氣。」

  皇上坐在高位,靜靜的看著下面的暗涌,他眼底亦是閃過幾分詫異。

  這幾日,關於雲家四小姐與睿王的傳聞愈演愈烈。

  他還以為,雲傅清這次會提拔睿王,攜著他去戰場應敵呢。

  他沒料到,雲傅清選擇的人,居然會是一直都碌碌無為,貪生怕死的翼王。

  蕭玄睿竭力穩住,懊惱的神色,儘量讓自己的表面風輕雲淡。

  他緊緊地攥著拳頭,似有若無地凝視著雲傅清——

  他想不通,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雲傅清居然選了翼王,而不選擇他?

  在雲家的眼線,不是來信說,雲傅清已經答應雲鸞,要為他們求賜婚聖旨了嗎?

  如今賜婚聖旨沒求,去邊境應敵也沒讓他去。

  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這是為何。

  蕭玄睿越想,臉色越加不好看起來。

  雲傅清一個眼神,都不給他,漠然到了極致。

  蕭玄睿心裡,漸漸地攢燃起了一團火。

  一直到下朝,他都沒等到雲傅清的求婚聖旨,這次出征人選,差不多已經定型,下了朝雲傅清便會率領軍隊,趕赴戰場。

  軍情緊急,今天的朝會很快便結束。

  皇上離開金鑾殿,眾臣匍匐跪地,恭送聖駕。

  而後,他們便紛紛起身,離開金鑾殿。

  蕭玄睿忍著心底的暗涌,走到了雲傅清的面前,眼底帶著幾分關切,低聲詢問了句:「雲將軍,本王聽說,雲四小姐得了風寒,不知道她身體現在如何了?」

  「關於前幾日的事情,真的不怪雲四小姐。是本王太過喜歡雲四小姐,所以沒忍住,做了一些孟浪行為。為表歉意,本王待會與你一同去雲府,親自向雲夫人負荊請罪如何?」

  雲傅清看著道貌岸然的睿王,他清淺一笑。

  「睿王客氣了……之前那事,是小女糊塗,冒犯了王爺金尊玉貴之身,好在沒發生實質性的關係,還有迴旋的餘地。這件事,不怪王爺,請王爺不要自責。經過此次一場大病,小女也意識到自己做錯了。若說要賠禮,該是我去王府道歉才是。」

  「王爺大可放心,以後小女絕不會再做出那種不恥之事,叨擾王爺清閒。微臣現在,必須要儘快率軍出征,就不與王爺寒暄了。」

  蕭玄睿一怔,他還沒來得及回應,雲傅清已然大跨步離開,不再與他交談。

  他怔愣地站在宮檐下,五指漸漸地緊握成拳。

  凝著雲傅清離去的背影,心中涌動著濃烈的不甘。

  他眼底儘是陰霾,雲傅清剛剛那番話疏離到極致,沒有半分要與他結下姻親的態度。

  雲鸞痴戀他多年,他不信那個蠢貨會突然對他沒了情意。

  那蠢貨做夢,都想著要成為他的女人,怎麼可能因為一場大夢,就幡然醒悟不喜歡他了?

  呵,簡直是笑話,肯定是雲傅清逼迫那蠢貨,與他劃清界限的。

  他自問,自己根本沒做過,對雲家不利或者得罪雲傅清的事,他想不通雲傅清為何這麼不待見他?

  他堂堂皇子,一國王爺,如今居然會被一介莽夫這麼嫌棄,他心裡翻湧的全是怒意。

  殿外的心腹趙贇跑過來,湊到他耳畔稟道。

  「王爺,魏明將事情搞砸了。他非但沒讓尹姑娘成功入雲府,雲四小姐還砍斷了他兩根手指。如今,魏明正跪在王府請罪。」

  蕭玄睿眼底滿是驚詫,不可置信的看著趙贇。

  「你說什麼?」

  雲鸞她怎麼可能會砍了魏明的手指?

  魏明可是他的心腹,平日裡,雲鸞哪次不是對魏明阿諛奉承,刻意討好?

  那蠢貨居然敢有膽子,如此對魏明?這怎麼可能?

  蕭玄睿根本就不相信,這件事是雲鸞做的。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