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皇后懷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一夜,蕭廷宴纏著雲鸞不放,臨到天明時分,他才依依不捨,饜足地放開了雲鸞。

  雲鸞疲乏的根本撐不開眼睛。

  蕭廷宴緊緊地抱著她,眉眼深情地凝著她,一刻都捨不得眨眼。

  他低頭,在她唇上又落下一吻。

  雲鸞察覺到他的意圖,連忙抬手擋住,聲音沙啞道:「不要鬧了,真的好累。」

  蕭廷宴眉眼彎起,握著她的手,輕柔地吻著:「我不鬧你了,你好好睡吧。」

  「阿鸞,我走了,晚上再見。」

  雲鸞不理會蕭廷宴,她實在困得厲害,沒一會兒就陷入了沉睡中。

  蕭廷宴絲毫沒有疲累的感覺,他精神奕奕地穿好了衣服,俯身下來,又在雲鸞額頭上落下一吻。

  而後,他便去了隔壁,看一眼那兩個小傢伙。

  兩個小傢伙睡得很是香甜。

  慕慕甚至還踢掉了被子,露出圓滾滾的小肚子。

  蕭廷宴彎唇笑笑,給他蓋上被褥。

  在兩個孩子臉蛋上,分別落下一吻,他便悄無聲息地離開。

  他回到宴王府的時候,天色剛剛亮出一絲泛白。

  黑翼打著哈欠從屋內出來,恰好碰上蕭廷宴從外牆翻越進來。

  兩個人剛巧撞上。

  蕭廷宴渾不在意地打了聲招呼:「早。」

  黑翼瞅了眼那堵高牆,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王爺昨夜出去偷人去了?」

  蕭廷宴一個冷目掃過去:「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偷人?我是放心不下阿鸞與兩個孩子,所以去看他們。」

  黑翼假裝恍然,帶了幾分調侃:「哦,我還以為王爺是耐不住寂寞,想要背著王妃尋樂子呢。畢竟,好不容易王妃回了娘家,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蕭廷宴的臉龐,當即便黑了。

  他抬腳踢過去:「滾……」

  「你小子膽子大了,如今都敢和本王開玩笑了。」

  「好久沒和你切磋了,今日我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你。」

  黑翼嘿嘿一笑,擋下蕭廷宴的攻擊,兩個人有來有往地纏鬥起來。

  這一交手,兩個人打的,是酣暢淋漓。

  最後黑翼敗下陣來,連連跪下束手投降。

  蕭廷宴心情好,沒與他多做計較。

  他輕笑一聲,讓黑翼起身便去沐浴更衣。

  之後的日子,他便在王府與雲府日夜奔波。

  皇后那邊很快便得了溫凝的回信。

  信中的內容,讓她徹底地鬆了口氣。

  她一掃眉眼間的陰鬱,淡淡勾唇而笑。

  「倒是本宮多慮了……那些刺殺早就死了,宴王苦於沒有證據,自然不會傻傻地將這事情鬧到皇上那裡去。」

  宴王再是位高權重,他也得謹遵君臣禮儀,他沒有任何憑證,就去揭發皇后,這無疑是明晃晃的打臉皇上。

  到最後吃虧的,除了宴王,再無旁人。

  皇后想通這一點,也就不再擔心那次刺殺之事。

  她讓溫凝見機行事,在適當的時候,給蕭廷宴下慢性毒藥……她要讓蕭廷宴這個皇叔,在不知不覺中病死。

  就算那兩個孩子還在,一旦蕭廷宴暴斃,憑著雲鸞區區一個女人,還能翻了天去?

  她是南儲的皇后。

  彼時她這肚子裡,早就孕育了皇上的孩子。

  母憑子貴,皇上從她手中撤走的鳳印,終究會有一日回到她的手裡,所以她不急。

  這條路,還很漫長,她要一步步,穩穩噹噹地走。

  無論是整個後宮還是前朝,在接下來的一個月算是風平浪靜。

  蕭玄墨沒再入後宮。

  前朝的大臣們,開始上摺子,勸他為了皇嗣著想,要多去後宮,雨露均沾寵寵那些妃子。

  其中那些妃子的母族,蹦躂得最厲害。

  蕭玄墨心知肚明,一概不理充耳不聞。

  這日,他在御書房處理完最後幾個摺子,剛站起身來伸個懶腰……突然有宮人腳步急促地跑進來稟告。

  「陛下……翊坤宮傳來消息,說是皇后娘娘身體不適,想要請太醫看看。」

  到底還沒廢后,不過是收了鳳印,禁了足。皇后病了,理應請太醫過去看看。

  蕭玄墨也不想太過為難郭氏,所以他便應了,讓人派太醫過去診脈。

  誰知,一個時辰後,宮人滿臉喜色地進來回道:「陛下,翊坤宮剛剛傳來消息,皇后娘娘不是病了,而是懷了身孕。皇嗣差不多一個多月……與皇上上次歇在翊坤宮的時間,正好相符。」

  前朝後宮一直都盼著皇嗣,如今,皇后娘娘有喜,這可不就是普天同慶的大喜事嗎?

  陛下肯定會欣喜若狂……大賞後宮的。

  宮人喜滋滋地向蕭玄墨道喜。

  誰知,他跪在地上等了半晌,都沒聽到蕭玄墨的回應。

  宮人不由得大著膽子,緩緩地抬頭望去。

  蕭玄墨的臉色黑沉一片,周身的氣壓攝人無比。

  哪裡有半分喜悅的情緒?

  宮人嚇得身子一抖,連忙低頭磕頭:「陛下……」

  蕭玄墨忍不住仰頭,呵呵笑了兩聲。

  好,真好。

  一個兩個的,為了能懷上他的孩子,居然都在偷偷給他戴綠帽子的。

  前有蘭妃,如今又多了個皇后。

  皇后還是他的正妻……她這樣做,難道不是明著,在打他的臉,羞辱他這個皇帝無能嗎?

  蕭玄墨從沒這樣氣憤過。

  他恨不得立即衝過去,將皇后郭氏給碎屍萬段了。

  他喘著粗氣……竭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翊坤宮那邊一催再催,想要讓蕭玄墨過去。

  皇后懷孕的消息,不但傳遍整個後宮,不過兩個時辰,滿京都的人都知道了。

  雲鸞與蕭廷宴收到消息,他們眼底滿是驚愕之色。

  「皇后懷孕了?」

  「陛下的身體,不是不能令妃嬪孕育子嗣嗎?」

  蕭廷宴的臉色,陰沉下來。

  他緊緊地握著拳頭:「郭家的好日子,算是到頭了。」

  這一個多月,郭家犯罪的證據,他已然收集得差不多。

  蕭廷宴彈了彈衣袍上,根本不存在的塵土:「是時候做一個了斷了。」

  「阿鸞,你好生在府內待著,本王這就入宮。」

  雲鸞眼底滿是憤憤:「這郭氏真是太欺人太甚了,她身為南儲皇后,居然給陛下戴了一頂綠帽子。」

  無關情愛,這對男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