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太陽神樹幼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能有多難?太陽神花就在這裡,難不成還能自己長腿跑了不成?」

  就在石昊想要和小塔鬥嘴的時候。

  一滴金色汁液從太陽神花上滴落。

  「滴答!」

  這滴金色汁液充斥著濃郁的生命氣息,比起不老神泉還要強大幾分的生命氣息,一下子就把石昊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

  「好東西啊!」

  石昊動作很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朝著這滴金色汁液撲了過去,成功在這滴金色汁液墜入世界山之前用嘴接住了。

  然而就在此時。

  一頭模樣看起來很是兇狠的生靈。

  突然從世界山另一邊衝殺了過來。

  這頭模樣兇狠的生靈,體型不大,只有兩三米的身高,背後生有一對大翅膀。

  翅膀通體烏黑,混身肌肉盤結,如同小山包,一雙眼睛血紅,牙齒雪白鋒銳。

  這是一頭真正的凶獸,身上帶著一股絕世煞氣,那是屠殺過成千上萬生靈後留下的痕跡,仿佛有無數怨靈在身邊哀嚎。

  但因為禁空領域的存在,哪怕是天生擁有飛行能力的凶獸,也無法揮動翅膀強行飛起來,倒是顯得有些累贅和拖後腿。

  凶獸的出現,沒什麼好意外的。

  世界山很大,上山的路也很多。

  再者就是。

  雖然石昊之前已經殺了一大批外界生靈,但外界生靈終究是殺不乾淨的,依舊有源源不斷的外界生靈前仆後繼。

  為了得到機緣,大機緣,哪怕前方已經屍山血海,總有一些生靈抱有僥倖心理,認為最後死的絕對不會是自己。

  「吼!你不配吃神液!」

  凶狂無比,嘶吼咆哮。

  這頭模樣兇狠的生靈,看到石昊之後,沒有一絲猶豫,揮動血管已經爆出來的拳頭,想要殺死一口吃掉金色汁液的石昊。

  「我不配,你配嗎?」

  石昊身體微側,避過了這一拳,隨後轉身一把抓住這頭兇狠生靈的手腕。

  下一瞬。

  石昊體內的力量,如山崩海嘯一般,狂暴湧出,胸口的至尊骨燁燁生輝,就像是核動力能源爐不斷為石昊提供力量。

  以暴制暴,以狂制狂。

  石昊這次不想動用至尊骨的至尊寶術,也不想動用石毅的形意法,他只想用純粹又強大的力量,爆殺這頭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凶獸。

  「區區人族,不是人寵,就是人奴,竟也敢與純血凶獸角力?」

  得知石昊想要與自己角力的想法,這頭渾身漆黑,背上雙翼,模樣兇狠的生靈,五官猙獰的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人寵」

  石昊再一次想到之前小塔的話,自己把它當朋友,結果它把自己當人寵。

  想到這裡。

  胸口戾氣,瘋狂上涌,原本就已經很恐怖的力量,再一次增強一倍有餘。

  「轟!」

  結果劇烈震動後,兩者皆鬆手倒退。

  石昊安然無恙,只是眼中還有怒氣。

  然而這頭模樣兇狠的生靈,一雙健壯的手臂發生了不規則的扭曲。

  蒼白的骨頭從皮肉直接戳了出來,鮮血如同水泵一般流淌在地上。

  「對不起,人族強者,我知道錯了」

  怕了,生死關頭,這頭模樣兇狠的生靈終於是知道怕了,劇烈的疼痛,讓它意識到,眼前這個人不是一般的人。

  「你根本不是知道錯了,你是知道自己要死了!」石昊語氣無比寒冷。

  「噗!」

  血液鮮艷,沖天而起。

  慘叫的聲音令人悚然。

  石昊徒手將這頭模樣兇狠的生靈撕開。

  兩半屍體被扔在地上,場面十分血腥。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這一幕。

  著實是嚇到了五色鹿,連忙往石毅這邊挪了挪腳步,生怕自己也被石昊順手撕了。

  藍雨和紅凰,更是躲在了石毅背後,唯一沒有變化的只有魔女,月嬋,還有水月。

  魔女和月嬋見過世面,全都是狠辣無情的主。

  水月是天生情感淡薄,很少有事能讓她動容。

  至於小塔。

  捲起石毅腦袋上多縷髮絲,把自己給埋在了頭髮之下。

  人寵二字。

  很是傷人。

  小塔也有些後悔,圖一時嘴快,沒想到後果那麼嚴重。

  其實。

  小塔早就可以離去了。

  完全不需要依靠石昊。

  但問題是。

  小塔能去什麼地方?

  而誰又會收留小塔?

  小塔和五行山一樣,都是半殘廢的狀態,平時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屬於大能看不上,普通生靈它們又看不起。

  大能看不上很正常,因為想要修復小塔和五行山,需要的天材地寶,或許都能打造一個更強的小塔和五行山了。

  除此之外。

  投奔大能別說是維持互相平等的關係,指不定哪天就被大能當做煉器材料了。

  普通生靈又是小塔和五行山看不起的。

  它們跟著普通生靈一輩子也別想恢復。

  如此一來。

  小塔和五行山唯一的選擇,就是選擇一個有潛力,有天賦的天驕,互補互助。

  至於自己一個人單幹,也不是不行,但顯然小塔和五行山都沒有單幹的想法。

  原因也不複雜。

  自己單幹,未來遙遙無期。

  別說恢復,不死就是萬幸。

  相反。

  若是一開始投資那些有天賦的天驕。

  指不定哪天就能得到千萬倍的回報。

  「人皇陛下,我不是怕,我只是有些不適應,這種虐殺,太過殘忍。」紅凰緊緊靠在石毅後背上面,渾然不覺胸口已經貼了上去。

  「殺戮見的不少,但虐殺很少見,看來那句話,對你弟弟傷害很大。」藍雨也靠在石昊後背,早已經不是藍龍形態,恢復了人形。

  「別怕,我弟弟平常不這樣的。」石毅輕聲安慰道。

  他以為。

  之前在世界山半山腰上打一架,石昊和小塔就已經冰釋前嫌了,萬萬沒想到,石昊心中還有氣,難不成是因為沒打贏?

  石毅感覺自己猜的大差不差,小塔性格太高傲,不肯低頭認錯,石昊表面雖然是釋懷了,但內心深處還留著一顆釘子。

  而如今這頭兇狠模樣的生靈,看不起人族,嘴巴也不乾淨。

  張口就是人寵,人奴的,好死不死觸動了石昊內心的釘子。

  「滴答!」

  就在石毅安慰身邊人的時候,又是一滴金色汁液,從太陽神花上墜落,只不過這一次,石昊沒有第一時間搶著接住它。

  他呆呆的看著自己瀰漫著殷紅血液的手,又看了看自己身邊被撕裂成兩半的屍身,低著腦袋,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

  「收!」

  石毅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金色汁液墜入世界山,就像人參果墜入地裡面一樣。

  他只是輕輕招了招手,強大的重瞳瞳力蔓延而出,憑空攝來了這滴金色汁液。

  「這是太陽神樹的樹汁?」

  石毅瞪大了一雙紫色重瞳,左看右看,前看後看,還是不明白,他腳底下這顆太陽神樹本體已經死去的情況下,樹汁到底是怎麼來的?

  等等。

  清新怡人,充滿活力。

  太陽神樹幼株?(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