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教育手法,獨樹一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徐嫣兒不時看著自己被燙傷的胳膊,內心一陣糾結。

  要不要現在就去請世子回來?

  她怕再晚一點,被燙的發紅的皮膚都恢復正常了。

  可是,這樣就去請世子,就體現不到她的忍辱負重了。

  她抓起一旁的茶壺,準備再往胳膊上澆一下,結果又怕疼,沒敢下手。

  「姨娘,世子回來了,正往披霞苑這邊走呢。」屏兒走進來通報。

  「太好了!」徐嫣兒一陣興奮。

  今日府衙的事情不多,蕭晏安便早些回來了,還提了徐嫣兒愛吃的點心。

  徐嫣兒入了奴籍一事,冷靜下來想是有些委屈她了。

  只要她不再胡鬧,安份守己,他還會像以前一樣對她好。

  「嫣兒。」蕭晏安走進屋喚了一聲。

  徐嫣兒連忙把衣袖放了下來,一副痛苦的樣子。

  「世子,你回來了?」她勉強擠出一抹笑,朝蕭晏安直去。

  「你的胳膊怎麼了?」蕭晏安注意到她的舉動,不禁追問。

  「沒事。」徐嫣兒連忙搖頭。

  「我看看,是不是受傷了。」蕭晏安放下點心抬起徐嫣兒的胳膊。

  徐嫣兒佯裝掙扎,「沒事的,世子,你不要看了。」

  蕭晏安掀開她的衣袖看到一片不正常的紅色。

  「啊,好疼,世子輕點。」徐嫣兒嬌聲痛呼。

  「燙的?」蕭晏安放鬆了動作。

  「嗯。」徐嫣兒咬著唇點點頭。

  「怎麼燙的?」

  「沒事,世子,你不要問了。」

  蕭晏安直覺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立即喚道:「屏兒。」

  屏兒戰戰兢兢的走進來行禮,「拜見世子。」

  「徐姨娘的胳膊是怎麼燙傷的?」蕭晏安沉聲問。

  徐嫣兒悄悄的給屏兒使了個眼色。

  屏兒一陣為難的無法開口。

  明明不是二月燙的,她實在說不出口。

  徐嫣兒狠狠的瞪了屏兒一眼。

  真是指望不上的蠢東西!

  她不是教過了嗎,見到世子要怎麼說!怎麼像啞巴了一樣!

  關鍵的時候,還得靠自己。

  「世子,不怪她們,是夫人新派來的丫鬟倒水的時候不小心弄翻了茶壺,燙到我了。」徐嫣兒柔聲說道。

  「能燙成這樣,那得是多熱的茶水?連個水都不會倒?是哪個丫鬟?叫進來!」蕭晏安沉聲喝道。

  「世子,不要追究了。」徐嫣兒連忙攔著蕭晏安,眼中的淚水在打轉,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樣。

  「連主子都伺候不好,該罰!」蕭晏安雖然這麼說,可是,也未真的較真。

  畢竟是紀初禾送來的人。

  「世子,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經簽下了賣身契入了奴籍,哪裡還算得上是她們的主子,她們來伺候我心裡肯定是不如願的。跟著我,哪有跟著夫人好,心裡難免會輕視我,我都能理解。」

  蕭晏安還真沒有往這方面想。

  「看來,今天還是得好好的懲罰一下,叫她們好好的認清自己的身份!」

  「不,世子,罰她們只會適得其反,還容易累積怨恨,我有一個好法子,只是又會讓世子為難了。」

  「你說說看,是什麼法子。」蕭晏安沒有一口應下。

  他已經吃夠了胡亂承諾的苦。

  每每被徐嫣兒指責,他都沒有辦法反駁。

  「想真正拿捏得住她們其實也簡單,就是一張賣身契而已,只要把她們幾個的賣身契給我,她們自然不敢怠慢我了。世子去找夫人要這幾人的賣身契,夫人應該不會拒絕世子,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大事。」

  sᴛᴏ𝟻𝟻.ᴄᴏᴍ

  蕭晏安想了想,點點頭。

  他覺得,幾個下人的事他還是能夠應承的。

  「我現在就去。」蕭晏安起身離去。

  徐嫣兒看著蕭晏安的背影,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屏兒,把所有人都叫進來。」

  屏兒哭了,默默轉身去叫人。

  她的心裡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

  從她被指派過去照顧徐嫣兒那天,她就感覺自己的人生陷入一片黑暗。後來,徐嫣兒被趕出王府,她還以為,自己的苦日子到頭了。

  沒多久,徐嫣兒又回來了!

  她只能繼續煎熬。

  唯一的安慰是賣身契在夫人的手上,月銀也很可觀,足夠她貼補家用,只要家人過得好,她苦一點難一點,沒什麼。

  這要是真的把賣身契要來了,落在徐嫣兒的手中,她哪裡還有錢貼補到家裡啊。

  所有人都來到屋內,徐嫣兒得意的看著眾人。

  「剛剛世子已經答應我,去找夫人要你們的賣身契了,以後,你們就不用擔心別的,只需要在我這裡好好的伺候,將來,好處不會少了你們的。」

  「夫人最重視規矩,天天把規矩放在嘴邊!我一個簽了賣身契的妾,怎麼能握府中下人的賣身契呢?可是,世子就是寵愛我啊!就是要為了我打破規矩!你們從這一點就應該明白該效忠誰了。」

  徐嫣兒說完,看著眾人。

  怎麼大家一點歡喜的樣子都沒有?

  一個個的臉色比上墳還難看!

  ……

  琉華宮。

  紀初禾坐在案前,翻看著莊子上遞來的帳本。

  「山脊莊。」

  「夫人,這個莊子是王妃名下環境最差,條件最艱苦的一個莊子了,不過,這個莊子卻是最賺錢的一個。如同名字一樣,莊子就在山脊上,一共有二十戶人家,他們祖祖輩輩居住在那裡種植戟果,戟果的汁水搗爛之後,呈淡淡的粉色,可染布料,不管是什麼布料,都可以很好的上色並且顏色一直鮮亮,這種布料染好後,深受帝都們貴族的喜愛,賣價也是極高的。」

  管事的連忙解釋。

  紀初禾聽完,點了點頭。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山脊莊的帳本。

  就在此時,蕭晏安走了進來。

  「世子。」管事的立即向蕭晏安行禮。

  紀初禾也站起身。

  「夫人不必多禮,你先忙著,我在一旁等你。」蕭晏安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了下來。

  紀初禾繼續對帳本,時不時和管事的聊上幾句。

  蕭晏安看著這一幕,心裡忽然有一種久違寧靜,這是只有在紀初禾身上,才能體會到的感覺。

  「我剛剛所說的管事的代為轉達下去,有什麼事隨時再向我匯報。」

  「是,夫人。」管事的將帳本收好,又恭敬的朝紀初禾行禮,「小的先行告退。」

  紀初禾起身走到蕭晏安面前,「世子找我有事嗎?」

  蕭晏安突然不想直接開口說他的來意。

  他還想在紀初禾這裡再多坐一會。

  「夫人,你剛剛是在對莊子上的帳目?」他隨便找了個話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