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不會再回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祁若雨眼裡閃過不敢置信,「為什麼?你不喜歡她嗎?」

  「你只需要記住,她不是你能動的人就行了,我過段時間會回國,這段時間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後果你承擔不起!」

  祁若雨愣了愣,沒等她反應過來,對面就把視頻掛斷了。

  把手機隨手丟在桌上,陳耀的神色變得激動無比。

  終於找到她了!

  另一邊,祁若雨看著陳耀掛斷的視頻,眼裡閃過一抹冰冷。

  什麼叫季以檸是她不能動的人?

  還有,剛才陳耀的反應,不太像是喜歡季以檸。

  畢竟他要是對哪個女人感興趣,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拍一些對方的私密照,然後威脅對方跟他上床。

  越想祁若雨就越覺得陳耀的態度奇怪,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不對!

  但具體哪裡不對,她又說不上來。

  思索了一會兒,她只能放棄,反正等陳耀回國後,就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傍晚,季以檸剛下班,就被兩個黑衣保鏢攔在了地下室停車場。

  「季小姐,沈老爺子想見你一面。」

  季以檸神色冰冷,「我跟他沒什麼好說的。」

  保鏢也不生氣,「老爺子說了,如果你不去的話,他就只好去找你父親了。」

  季以檸皺了皺眉,冷聲開口:「地址。」

  :「我們送你過去。」

  「我自己有車。」

  僵持了一會兒,保鏢給沈老爺子打了個電話,隨即看向季以檸,「季小姐,老爺子在天宮飯店等你。」

  驅車到達天宮飯店門口,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

  季以檸在侍應生的帶領下走進包廂,沈老爺子顯然已經等的不耐煩,季以檸剛坐下他就冷聲開口:「聽說你又讓律師遞交了新的證據?」

  「老爺子消息挺靈通的。」季以檸微微一笑,毫不避諱地跟他對視,眼裡沒有絲毫畏懼。

  沈老爺子眸光冰冷,那張跟沈肆有幾分像的臉上滿是皺紋,卻依舊氣勢逼人。

  「這場官司你贏不了,說你的條件。」

  「我只想要一個公平。」

  沈老爺子眼底閃過一抹冷意,「公平?到底是公平重要,還是你的親人重要,你可以自己掂量掂量。」

  季以檸冷笑了一聲,「你這是在威脅我?」

  「是又怎麼樣?你不會以為沈肆還會護著你吧?」

  想到沈肆跟沈晏之都被她勾引,沈老爺子看著她的目光就越發厭惡。

  他當初就不應該一時心軟讓沈晏之跟她結婚!

  「他當然不會護著我,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撤訴。」

  「你撤不撤訴根本不重要,你以為一個綁架就能讓我兒子坐牢了?」

  「你別忘了,還有他算計偉宏製藥的事。」

  沈老爺子給了站在他旁邊的保鏢一個眼神,保鏢拿起他左手邊的文件遞給季以檸。

  「那個季偉宏已經同意撤訴了,而且他還從我這裡拿了五千萬,你要是不撤訴,我可以反過來告他敲詐勒索,你也不想他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去坐牢吧?」

  季以檸接過文件翻開,眼裡滿是不敢置信和憤怒,手裡的文件都被她捏皺。

  這個官司的起訴人是她,季偉宏根本沒有資格撤訴,現在他拿了沈家這麼多錢,憑沈家律師的能力,確實可以把這五千萬說成是敲詐勒索。

  她把文件丟在桌上,心也跟著冷了。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季偉宏不會不知道,一旦他拿了這筆錢,她就會陷入被動的局面。

  但他還是拿了。

  她輸了。

  不是輸給沈家,而是輸給了季偉宏。

  她抬眸看向沈老爺子,正要說話,包廂門突然被推開。

  沈肆神色冰冷地走進來,冷冷看著沈老爺子,「爸,我記得我跟你說過,讓你不要找她麻煩。」

  沈老爺子臉色比他還難看,冷聲道:「你昨天不是說我們已經斷絕關係了,現在我找不找她麻煩跟你有什麼關係?」

  沈肆點點頭,「是,你說的對,那清鴻也會找沈氏的麻煩。」

  「簡直混帳!就為了一個女人,你要對付沈氏?」

  沈肆面無表情地看著沈老爺子沒有說話,但眼裡的警告不言而喻。

  除了最開始沈肆走進包廂的時候季以檸看了他一眼,後面就連個餘光都沒落在他身上。

  她看著沈老爺子,一字一頓道:「沈老爺子,我會按照你說的撤訴,但總有一天,我會用我自己的方法討回公道!」

  說完,季以檸直接轉身離開。

  剛走到門口,就被沈肆攔住了。

  「以後沈家人要是找你,你直接聯繫我,我來解決。」

  季以檸不耐煩地抬眼,「沈總,我想我上次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糾纏。」

  看著她冷漠的雙眸,沈肆沉聲道:「我沒有打算糾纏你,只是不想沈家人給你帶來困擾。」

  「你也是沈家人,不是嗎?」

  他跟沈家其他人的區別,不過是沒有親自動手對付偉宏和她罷了。

  季以檸神色淡漠,「沈總,無論沈家人怎麼對我,都是我自己的事,你沒辦法站在我這邊,也沒辦法幫著沈家一起對付我,就不要夾在中間兩頭不討好了,以後見面,就當是陌生人吧。」

  冷冷丟下這句話,季以檸直接上車離開。

  一路飛馳到醫院,季以檸快步走到季偉宏的病房門口。

  聽到裡面傳來的歡聲笑語,她深吸一口氣,直接推開了門。

  看到她,病房裡的幾人都愣了一下。

  「以檸,你怎麼了……」

  察覺到她臉色難看,溫立澤起身朝她走去。

  然而季以檸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冷冷看著病床上的季偉宏。

  「我在你眼裡,就值五千萬?你當時應該跟沈老爺子多要點,起碼也應該要一個億才夠啊!」

  季偉宏皺了皺眉,「我早就提醒過你,讓你不要跟沈家作對。」

  「所以你就可以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拿了沈老爺子的錢,然後讓他用這筆錢來威脅我撤訴?」

  一旁的溫敬紅連忙道:「以檸,你爸身體不好,不能受刺激,而且這筆錢他都拿去……」

  「我沒跟你說話,麻煩你把嘴閉上行嗎?」

  溫敬紅臉色變了變,沒再說話,只是神色間都是委屈和不滿。

  季偉宏一臉失望地看著季以檸,「以檸,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反而把自己的怒火發泄到一個長輩身上,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季以檸輕笑了一聲,眼裡滿是冰冷,「我也一樣,我對你這個父親也很失望,我會撤訴,但我也不會再來見你,你的醫藥費,我每個月會打到你的銀行卡上,我過段時間就會離開深市,而且不會再回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