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可憐兮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但是看著身邊的謝宴,唐婉卻猛然有了遊戲天才竟然在我身邊的奇怪感覺。

  看著謝宴抬起頭之後那種平淡的眼神,唐婉默默捏緊了自己手裡的橘子,嘴裡試探性的問道。

  「大神,你的,橘子,米西不米西?」

  「……」

  謝宴看了一眼剛才自己給她的酸橘子,不是很確定唐婉是不是因為剛剛那個舉動想要整他,他把手機放在客廳的茶几上,一邊喝水一邊轉移話題。

  「你的皮膚錢有了。」

  他在仰頭喝水,鬆開的衣服領口間,能看到謝宴性感的喉結和鎖骨。從唐婉的角度看過去,能看到謝宴的喉結上下滾動幾下。

  下顎線的線條更是漂亮鋒利到讓人感覺目眩神迷。

  唐婉清了清嗓子,突然感到自己也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糟糕,有點想摸一下……他的喉結,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點好摸。

  唐婉很快就歸咎於是因為謝宴剛剛的遊戲操作,自己對他帶上了一層濾鏡。

  謝宴沒有看出她的想法,只是伸出手接過了唐婉的手機。他操縱著白衣琴弦走到了剛剛賭博的地方,圍觀的人群立刻給唐婉讓出了一條道路。

  開設賭局的老闆立刻殷勤把唐婉的收益通過銀票的方式轉給了唐婉,唐婉幾乎要被銀票上面的好幾個零給晃花了眼睛。

  「唐婉小姐,你可真有眼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朋友是這遊戲裡的大神?」

  別人問她的話唐婉沒有聽清,她的目光集中在手裡的那張輕飄飄的銀票上。

  好傢夥,這麼多錢,就按照她買皮膚的頻率,十年後都不一定能夠把這些錢花完。

  謝宴從擂台上跳了下來,確定手裡的銀票準確無誤之後就拉著唐婉想要離開。

  「大神,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您的技術會這麼秀?」

  「這種絲滑的連招和反應,還有對技能的完全掌握,你要不要來我們工會?我們工會是天下第一公會。」

  有些人的話就更加直白一點,「大神,我是你的迷弟,求大神能夠收我為徒。」

  「啊啊啊,謝宴我好喜歡你,我要給你生猴子!」

  「大神……」

  在這吵雜的世界公屏里,唐婉眼睜睜看著謝宴的眉眼抽動兩下,等到再次看到手機,唐婉就發現他們兩個在一個熱鬧的集市上。

  看來謝宴使用了那個傳送功能。

  「你的皮膚錢,可以拿去買你想要的琴女皮膚。」

  謝宴從手機里抬起頭看著唐婉,他先是抿了一下唇,然後對唐婉微微的彎了一下眉眼。

  那張俊美稠麗的臉也因為這個表情而變得溫和了許多,像是一隻自己的需要被得到滿足的大貓,結束之後跑來這裡給自己的伴侶炫耀。

  唐婉立刻被他這種表情給萌到了,她扯了扯謝宴的袖子,壓住了自己的麥克風趴在謝宴的耳朵邊上小聲開口。

  「和我出去一趟,客廳這裡有攝像頭。」

  謝宴不明所以,但是他還是老實跟著唐婉出門去了。

  兩個人的背影走的決絕,絲毫不顧攝影機裡面的觀眾們的想法。

  【唉,你們兩個怎麼就這麼走了?不是,我們沒有攝影機可以看了呀?】

  【別走,我們再也不四處安利CP了,你們兩個回來吧!】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小情侶不會是去外面說悄悄話了吧,我也好想聽,你們可以給我一個人聽,我保證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

  【好恩愛哦,兩個人,跑出去偷偷談戀愛。】

  謝宴跟著唐婉出去,剛走到後花園唐婉就停住了腳步,她先是查看了一下四周有沒有攝像頭,然後才認真地看著謝宴。

  謝宴:該不會自己剛剛給她酸橘子,唐婉生氣了,來這裡秋後算帳吧?

  唐婉捏著自己的下巴上下審視了一下站在身前的謝宴,直把謝宴看的心口發慌才聽起來,她眯了眯眼睛,開口。

  「謝宴,老實交代,你真的是程式設計師嗎?」

  謝宴本來還在考慮如何和唐婉交代剛剛那個酸橘子的事情,一聽到這個話題,他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

  難道是唐婉察覺出來他的身份了嗎?不應該啊,謝宴緊急在心裡想了一圈也沒有想到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他咽了咽口水,因為不知道唐婉到底知道了多少,又害怕多說多錯所以整個人顯得異常沉默。

  唐婉本來想要誇誇謝宴的,但是一看到謝宴這種沉默低落的表情,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所以說,你真的有別的身份?」

  唐婉笑著拍拍謝宴的肩膀,和謝宴開玩笑。

  謝宴低垂著眼瞼沒有說話,從唐婉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濃密卷翹勝過睫毛膏廣告的睫毛。

  「你……」

  唐婉想說你別緊張,如果他不想說可以不說,就被謝宴猛然拉到懷裡,他的手臂環過唐婉的腰,力道不緊不松,卻讓唐婉愣在了原地。

  唐婉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謝宴陡然示弱的姿勢,明明他比唐婉還要高半個頭,此刻卻可憐的像個孩子。

  謝宴覺得自己的嗓子干啞,像是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也只能說出一句,「你別不要我。」

  說完,他像是覺得自己沒有出息極了,此後一句話都沒有再說出來。

  唐婉看著可憐兮兮的,似乎下一秒自己就要和他提分手的謝宴:「……」

  她怎麼感覺謝宴這麼沒有安全感呢?

  雖然不知道謝宴這種缺乏安全感的行為是什麼時候養成的,但是看著謝宴那種可憐兮兮的樣子,她就有些難受。

  什麼破家庭才能養成謝宴這麼缺乏安全感的習慣,她可憐的宴崽,也不知道是怎麼長到現在的?

  想到這裡,唐婉就伸出手拍了拍謝宴的背,放柔了聲音安慰他:「沒有,不想說可以不說,我只是想問問問你的遊戲技術從哪裡學的?感覺你還挺有遊戲天賦的。」

  「我覺得謝宴你剛剛就很厲害,打職業也沒問題的。」

  害怕聽到唐婉說分手的謝宴:「……」

  他慢吞吞的從唐婉懷裡退出來,眼神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為了給宴崽找回自信,唐婉語氣浮誇到不可思議,「超級厲害的那種!」

  看到謝宴露出的不可思議的目光,唐婉愈發覺得自己誇獎的做法很正確。

  很好,要多鼓勵他,謝宴才會相信自己的實力,才不會那麼沒有安全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