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粉身碎骨,他是葉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群白痴!!!

  眼瞅著,自己喊了半天。

  玄天神道這邊壓根兒就不當回事兒。

  司徒季搏感覺胸口一陣氣悶。

  既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那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司徒翔若是奪取了那顆上品神格,下一個目標,就是我,我決不能給他這樣的機會。」

  絕境之下,司徒季搏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

  「今日,就算我拼個粉身碎骨,也要將四位老祖,懇請下界。」

  在司徒季搏看來,如今的司徒翔,早已不是區區下界能夠抗衡。

  連上品神格都頂不住。

  那自然只能靠真正的上品真神(武神)了。

  只見,他猛地咬破了手腕上的大動脈。

  神骨驅使之下,陣陣神力,順著血管當中,和他體內的精血一同噴涌而出。

  這些被神力包裹的精血並未落地,而是在噴湧出來的同時,在半空當中,凝聚出四個巨大的神力符文。

  「後世子孫,司徒季搏,懇請老祖下界。」

  伴隨著,司徒季搏將半空中精血凝聚的神力符文,打入手中的神牌當中,下一秒,原本被上空巨大血罩隔絕的神牌,突然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

  如果不是被逼入絕境。

  司徒季搏絕不會拼著燃燒自身精血這樣,損毀自身根基的辦法,去懇請上界當中的四位真神老祖。

  可是,他沒有選擇。

  玄天神道這邊,明擺著就是一群傻瓜。

  事情都發展到這種程度了。

  他們竟然還跟群腦殘一樣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嗑靈物種子?

  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不過他們瘋,司徒季搏不能跟著一塊兒瘋,兩害相遇,取其輕,如今,已經不是他吝嗇自己根基的時候了。

  而是到了拼生死的時候。

  「司徒翔,我絕不會讓你的奸計得逞的,我才是司徒家,當之無愧的嫡系血脈,誰也無法替代。」

  陣陣憤怒爆喝傳來的瞬間。

  司徒季搏頭頂的神牌,突然傳來一絲雷光炸響的聲音。

  「哈哈哈,老祖,老祖有感應了,司徒翔,你死定了。」

  司徒季搏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拼了根基不要,尋求的一線生機,竟然這麼快就有了回應。

  興奮之餘,他放聲大笑。

  他甚至已經忍不住,開始在心裡暢想,一會兒老祖下界,司徒翔陰謀拆穿,被老祖暴打蹂躪,跪在地上哀嚎的場景了。

  可是面對司徒季搏狂笑,半空中的司徒翔,卻露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這傢伙,果然還是什麼都不懂啊。」

  一臉鄙夷搖頭的同時,司徒翔單手舉過頭頂。

  跟著,猛地一握。

  「劈咔~」

  剛才還產生感應的神牌,竟然再次變得黯淡無光起來。

  就連司徒季搏拼了根基不要,凝聚而成的四道精血符文,都在瞬間炸開,被周圍的血罩吸食殆盡。

  「為……為什麼會這樣?」

  司徒季搏「啪嘰」一下跪在地上。

  他一臉失神望著上空再次暗淡的神牌。

  臉上浮現出陣陣慘白。

  「不,不,不!!!」

  「為什麼連我用精血神力,消耗根基的秘法,都沒能請來四位老祖?」

  「難道……難道今天,真的註定,是我司徒季搏逃不過的死劫?」

  司徒季搏的臉上,掛著陣陣不甘。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

  sᴛᴏ𝟻𝟻.ᴄᴏᴍ

  司徒翔今日註定要殺他。

  而他的秘法根本無法突破頭頂的血罩。

  就在司徒季搏,陷入絕望的時候,對面的潘叔,也已經操控著鬼煞,將玄天神道道主體內的空屬性神格一把攝出。

  「這是什麼神格?上面,居然沒有任何屬性烙印?難怪能夠被一個下界之人使用。」

  雖然空屬性神格的狀態,讓潘叔十分驚奇。

  但這並不妨礙,他對空屬性神格的喜愛。

  「沒有天地屬性的烙印更好,我原本還想著,奪取神格之後,順道逼問一下使用這神格的辦法,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這個必要了。」

  狂笑之間,潘叔操控著鬼煞,朝著對面的玄天神道道主伸出鬼爪。

  可就在他準備一把捏爆對方的時候。

  突然,看到一套從天而降的拳法。

  「轟隆隆……」

  不等潘叔做出反應。

  被他力量滲透的鬼煞之體,已經猶如遭受千鈞之力一般。

  整個脊樑層層碎裂,不過眨眼的功夫,整個龐大的鬼煞之體,就已經被砸癱在了地面之上。

  「怎麼會???」

  面對這套突如其來,從天而降的拳法,司徒翔先是一愣。

  緊跟著,眼神中爆發出陣陣不可思議的神情。

  「潘叔……潘叔被打了?」

  同樣感到不可思議的,還有跪在地上,滿臉絕望,不甘的司徒季搏。

  他原本以為自己這回要死定了。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絕境當中,竟然猛地出現了一道光。

  剛才那道從天而降的拳法,猶如黑夜當中的一道驚雷。

  一把撕開了他內心死寂沉沉的黑幕。

  司徒季搏剛一從這絕望的命運之光中驚醒過來。

  緊跟著,他就看見了一道身影,那身影踏著神光而來,猶如九天之上,無匹的戰神一般。

  他手中握著那顆沒有屬性的上品神格。

  嘴裡淡淡說了一句。

  「我的東西,沒人同意,你也敢拿?」

  這是這麼一句淡淡的聲音,卻瞬間打破了周圍的沉浸。

  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的司徒翔,猛地朝著下方人影望去。

  只見,那是一個十分年輕,英俊的少年,年紀跟他差不了多少。

  但是他的身上,卻透著一股古怪的氣息。

  司徒翔也說不上來,那股氣息是什麼。

  不過卻讓他很不舒服。

  好像這麼多年的幸運,隨著面前這個少年的出現,徹底被斬斷了一般。

  「葉玄!!!」

  見到葉玄的瞬間,玄天神道那些坐在地上,嗑著靈物種子的老怪物們,紛紛發出開心的大笑。

  神藏秘洞,葉族,還有之前的真神大戰。

  葉玄幾乎已經在他們心中印下了無敵的烙印。

  只要葉玄在。

  管他什麼牛鬼蛇神。

  都能一掃而空。

  相比周圍那些滿臉輕鬆的老怪物們,玄天神道道主明顯是最鬱悶的一個。

  他原以為有葉玄借給他的神格,就可以當著眾人的面,裝上一個大逼了。

  結果現實卻是狠狠挨了一個大逼兜!!!

  「媽的,為什麼每次裝逼被打的都是我?」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跪在隱秘角落中的司徒季搏,此刻,他一雙眼睛逐漸瞪大,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一樣。

  「葉玄?他就是葉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