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師傅,徒兒要大開殺戒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哈哈哈…玩那個刺激的嗎?可以可以,小弟沒意見。」

  邱楚雄舉手贊同,臉色浮現色意,滿懷期待。

  「大哥就是大哥,玩這麼花,我喜歡。」

  「不過嘛,這小丫頭長期戴面紗,我懷疑她是個醜八怪。」

  白紫峰附和起來。

  加上岳君山,三人分別是地榜13,14,15名,實力和家族都差不多。

  三人都有一個共同愛好,性格相仿,所以成為了好兄弟。

  因為人好色,有個外號,人稱地榜三色胚!

  對於這個稱號,他們不滿意,所以他們自己取了個外號,叫地榜三君子!

  只是這個外號不被人認可!

  「行,既然兩位兄弟沒意見,那就這麼說定了!」

  岳君山點了點頭坐下,看著南宮若雪說道,「可以表演了,可以邊跳舞邊脫!」

  說完。

  那臭不要臉的狗東西還對著南宮侯父子招了招手,「你們倆杵在那做什麼?過來坐下一起看啊?」

  「是是是!」南宮軒立馬屁顛屁顛過去,站在岳君山身後給他按肩膀。

  「這狗東西都沒給我按過肩,真是個不要臉的舔狗,肯定隨他母親!」

  看著南宮軒那不要臉的德行,南宮侯十分的不爽。

  可他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南宮軒現在多舔下岳君山,南宮家就越安全。

  但要他看自己女兒表演,他心裡那道坎過不去。

  「不了岳少,我迴避下吧!」

  南宮侯說完,再看了一眼站在岳君山跟前的南宮若雪,搖了搖頭,嘆氣著往殿外走。

  「站住!」

  岳君山喊道。

  「岳少,你還有什麼吩咐?」

  南宮侯回頭,並不上前。

  「本少突然覺得你走了就少了樂趣,給本少過來坐下,一起欣賞!」

  岳君山陰笑著說道。

  如此卑鄙無恥行徑,簡直畜生不如。

  「我…」

  南宮侯很為難,不敢面對自己女兒。

  「你什麼你,給本少滾過來,別逼本少發火!」

  看著生氣的岳君山,南宮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好不容易促成了現在這種局面,南宮侯不想因為自己而導致一切白費。

  過去就過去,自己不看不就完事?

  南宮侯這麼安慰自己,走到桌前,正要坐下時,岳君山拍了拍自己身邊的凳子,「來,這裡坐,靠得近,才能看得清楚!」

  「是!」

  南宮侯不敢違背,只能坐到他身邊去。

  他剛坐下,岳君山便不懷好意湊到南宮侯耳邊問道,「南宮侯,想必你都沒見過你女兒長大後的身體吧?」

  南宮侯尷尬搖頭。

  「你得感謝本少,要不是本少,你哪有機會觀賞?」

  「是是是,感謝岳少。」

  「不用感謝,等會我們準備玩多人,你要是不介意,算你一個,讓你也嘗嘗鮮!」

  「這…不用了岳少,你開心就好,我老了,不頂用。」

  「你這是不敢嗎?」

  「沒有沒有,老夫不太行了,有心無力!」

  「行吧,你不玩拉倒。」

  南宮侯無比的氣憤,可卻不敢吭聲。

  誰叫南宮家弱小,沒有能力反抗呢?

  弱肉強食,這是崑崙山脈的生存法則。

  強者視萬物生靈為草芥。

  「嗯?你還站著幹嘛?開始啊?」

  見南宮若雪站在原地無動於衷,岳君山忍不住催促起來。

  那麼多人等著欣賞,你還不開始等啥呢?

  南宮若雪看著眼前的五人,心情無比複雜。

  兩個親人,三個老色胚,一起來欣賞自己脫衣服,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至極。

  更可悲的是,父親還勸自己這麼做。

  𝘴𝘵𝘰55.𝘤𝘰𝘮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這些年的付出十分不值。

  這一刻,她對南宮家的歸屬感逐漸消失。

  為了求全連女兒都能賣的家族,值得自己再付出嗎?

  沉思片刻,南宮若雪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為自己而活,不要委屈自己。

  「南宮若雪,你是耳朵聾了嗎?」

  見南宮若雪不搭理自己,也沒任何行動,岳君山怒問道。

  啪!

  南宮若雪毫無徵兆出手,重重一巴掌呼在岳君山臉上。

  「噗!」

  沒有任何防備岳君山,被南宮若雪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扇得猛然吐血,整個人從凳子上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南宮若雪出手很重,若不是他境界比自己高一個階段,這一巴掌至少給他拍飛。

  「啊…」

  「王八蛋,你敢打老子?老子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岳君山猛然站起,抬起手掌憤怒出手。

  「去死!」

  南宮若雪壓根不給他機會,他剛站起,就是一腳飛踹。

  嘭!

  又是一聲震響,岳君山弓著身子倒飛。

  轟隆!

  岳君山直接撞擊桌子,連桌帶人倒下,桌子四分五裂。

  其他幾人也是迅速起身閃避。

  「大哥!」

  邱楚雄立馬上前扶岳君山。

  「大哥你沒事吧?」

  白紫峰也是上前,關心的詢問道。

  「雪兒,你糊塗啊!」

  南宮侯懵逼了,他緊張得不得了,做夢也沒想到一向穩重的南宮若雪會幹出這種事情來。

  「小妹,你這是要害死南宮家嗎?」

  南宮軒冷汗直冒地訓斥南宮若雪一句,立馬屁顛屁顛走到岳君山跟前,「岳少您沒事吧?」

  啪!

  岳君山一巴掌扇飛南宮軒,「滾尼瑪的,眼瞎啊,老子被偷襲了能沒事嗎?」

  接著岳君山三人大步朝著南宮若雪走了過去,「敢打本少,本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還有南宮家,本少必滅之!」

  岳君山已經徹底暴怒,被一個小家族打,這要是傳出去,臉往哪擱?

  「女兒你快走,去找你師傅,別再回來!」

  眼看局勢已經不受控制,南宮侯一把將南宮若雪往外推,自己則是釋放修為擋住岳君山三人去路。

  「老東西,就憑你這三腳貓功夫也想擋住本少?」

  岳君山嘲諷起來,區區中階武王拿什麼跟自己斗?

  「邱兄,你去滅了那老東西,那女人,老子自己來!」

  岳君山說完殺氣騰騰的走向南宮若雪。

  「等等大哥,那我呢?」

  白紫峰詢問岳君山,感覺自己被忽略了。

  「你隨便,看戲!」

  岳君山回道。

  「看戲?那不行,你們一人嘎一個,我高低也得找個人嘎!」

  說話間,白紫峰看到了正偷偷往殿外爬行開溜的南宮軒,於是立馬搓了搓手,激動走了過去,「嘿嘿,我嘎個貪生怕死之輩也行!」

  就在岳君山三人分頭行動時,南宮若雪跺腳騰飛,吶喊一聲,「吸功大法!」

  轟轟轟……

  頃刻間一股無形的氣場瞬間籠罩整座大殿,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人在一刻仿佛被禁錮了,無法動彈。

  「這是什麼妖法?南宮若雪,你敢殺本少嗎?」

  岳君山很震驚,但他還是有恃無恐,認定南宮若雪不敢殺自己。

  就在這時,岳君山三人竟被一股吸力拖起,懸浮在半空中。

  「師傅,徒兒要大開殺戒了!」

  南宮若雪大喝一聲,雙手舞動,三人的功力如潮水般破體而出,朝著南宮若雪蜂擁而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