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見龍卸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最終,袁耀裝作沒聽見呂布說什麼,並沒有直接表態,只是派許褚帶五十名甲士送呂布及家眷回刺史府。

  呂布一走,陳宮便試探道:「世子欲任呂布為騎將乎?」

  袁耀瞥了陳宮一眼,冷冷道:「你以為我忘了丁原和董卓之事乎?」

  陳宮點點頭,又問道:「那世子欲殺呂布乎?」

  袁耀搖了搖頭:「呂布雖違信背約,但罪不至死,況且他躬殺國賊董卓,威名尚存,我若誅之,恐有損袁氏聲名!」

  這個說辭陳宮自然是不信的。

  汝南袁氏行事,還需要顧忌名聲嗎?

  只要汝南袁氏願意,隨時能讓任何人變成千夫所指的罪人!

  恐怕,你是另有所圖吧!

  陳宮又一次試探道:「莫非,世子真打算放呂布走?」

  如何處置呂布,袁耀並不是沒有想過。最明智保險的辦法,就是將其殺了永絕後患。

  但在看到呂姬的那一刻起,袁耀就已再難保持絕對的理性。

  倒不是像陳宮猜測的那般,他對呂姬產生了非分之想,而純粹是內心深深的愧疚感在作祟。

  如果真殺了呂布,那可就真應了呂姬那句話,要被她給恨死了!

  袁耀,邁不過去心裡最後那道坎!

  見袁耀不說話,陳宮也是堅定了自己內心的猜測,急切道:「世子決不能就此放了呂布!」

  「雖說下邳、小沛都已被世子設計奪占,但呂布並非沒有去處。成廉、侯成、宋憲等人還領兵駐紮在各地,呂布只要振臂一呼,這些人必然群起響應。若呂布連結泰山諸將起兵作亂,徐州必然不得安寧!」

  「還有,大耳賊劉備尚在本州流竄,此人深孚民望,決不能給他喘息之機,必須儘快剪除!當然,這些還只是內患,若此時再有外敵入侵,恐怕徐州難保啊!」

  袁耀皺了皺眉,這些也正是他的顧慮所在:「哦,那依公台之見,該如何處置呂布?」

  陳宮抿了抿嘴:「若世子不能信任重用呂布,又不願殺他,還不能放了他,不妨賞予他榮華富貴,留他作袁氏客卿;同時迎娶其女,以安其心!」

  「只要世子您迎娶其女,呂布便不會疑心您會加害於他;成廉、侯成和宋憲他們也自會舉兵投降,如此一來,徐州可定!」

  袁耀驚呼出聲:「你要我娶呂姬?」

  「這有何不可?」陳宮自以為猜中了袁耀心思,笑道:「世子本就與呂氏有婚約在先,之前只是不便公開,不過眼下卻是一個好時機!」

  「難道世子覺得這個辦法不好嗎?」

  袁耀一時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呃……確實是個好辦法,但你怎麼不問我,願不願意娶她呢?」

  陳宮一怔:「難道世子你不想娶呂姬麼?」

  「呃……」

  這一下卻是把袁耀給問住了。

  他還從未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

  要說自己對呂姬沒有感覺,那純粹是假的。兩人「親密接觸」過那麼多回,每次雙方的多巴胺和雌雄性激素都分泌到爆棚,面對面汗水交融氣喘吁吁那麼多次,沒產生一點異樣的感覺根本不可能。

  但就算有那麼一點感覺,自己又真的想娶她嗎?

  好感,和喜歡、愛根本不是一回事。

  袁耀搖了搖頭,苦笑出聲:「還是算了吧,就算本世子肯,人家也未必願意!」

  陳宮卻直接站了起身,打著包票道:「只要世子首肯,在下願作說客前往遊說,想來奉先也不會不同意!」

  不等袁耀反應過來,陳宮抬腳便往城下走。

  「哎哎哎……」袁耀正要叫住陳宮,施然卻閃身出現在眼前。

  「啟稟世子,那曹性已被救醒,一直叫著要見您!」

  「若世子接見,我這便讓人把他抬來!」

  𝒔𝒕𝒐55.𝒄𝒐𝒎

  曹性?

  這倒是一員忠勇兼備的良將啊,必須招攬一下!

  又一個親兵跑上城樓:「啟稟世子,陳紀陳群父子求見!」

  「報!朱桓派人回報,北門樓已牢牢控制!」

  「啟稟世子,徐州從事陳登,執呂布親將李黑首級,求見世子!」

  「報,西門附近仍有丹陽兵作亂,徐盛徐司馬請命剿除亂兵!」

  「……」

  諸多事務,轉瞬便將袁耀淹沒。

  不遠處的曹宏眼珠一骨碌,悄悄跟在了陳宮身後。

  是日,袁耀夜宿於東門樓上。

  東門樓上下,也全部換成了袁耀帶來的士卒。

  「哈~」袁耀長長打了一個哈欠,斜倚在柔軟的靠墊上,「來人,更衣!」

  閣樓的門扉只打開了一半,一道身影如微風緩緩穿過兩名虎衛,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

  吱呀一聲,門扉重新合上。

  袁耀已經闔上了雙眼,胸膛微微起伏,鼻息略顯粗重,甚至還有了輕微鼾聲。

  沒日沒夜的奔襲,加上沒完沒了的運籌和算計,早已讓他疲憊不堪。

  來人步履輕盈,雖然手上端著一大盆熱氣騰騰的熱水,但就連放在地板上的時候都未發出一絲聲響。

  黑影跪在臥榻旁,先是為袁耀解開環鎖鎧的扣子,十分熟稔地將袁耀的全身武裝包括一柄從不離身的匕首卸下。

  袁耀這會兒倒還沒失去意識,只覺得小七今晚的動作要比平時輕柔多了。

  接下來,黑影又是解開了袁耀貼身的布衣。

  火盆炭火燒得正旺,映襯出袁耀健碩的古銅色胸膛。

  黑影略顯吃力地將袁耀放平,開始為袁耀擦拭起身體。

  動作快而輕柔,不等袁耀感覺到寒冷,黑影便從懷中取出一件貂裘,蓋在了袁耀身上。

  袁耀仍有殘存一絲意識,但身體卻已陷入了任人擺布的境地。

  黑影走到火盆前取下燒水的銅壺,如果袁耀這時能睜開眼,必然能一睹美人的芳顏。

  燒沸的熱水加入水盆,黑影,準確點應該說是倩影先試了試水溫,接著便將袁耀的雙腳抬了下來。

  袁耀頓感一股暖流從自己腳底板,傳到了四肢百骸,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隨著大腳板上傳來極致的爽感,袁耀徹底喪失了意識。

  998,也沒這麼爽!

  曹嬰擦拭乾淨袁耀的雙腳,使出全身力氣將袁耀放平在榻上,又用提前過水的毛巾擦淨了自己雙手。

  站在臥榻面前,曹嬰內心仍然在做著最後的掙扎。

  腦海不由得回想起叔父對自己語重心長的「教誨」。

  「侄女啊,你不是不想嫁給呂布做妾麼,這下可如了你的願了,呂布他不行了!」

  「叔父又替你物色了一個如意郎君,這回你放心,他和你年齡不僅相近,還是你最喜歡的文采斐然之士!」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叔父的語氣驟然冰冷了下來,「你不要以為我這是和你商量,你也不看看,咱們曹家現在都到什麼地步了!」

  「眼下你爹傷重不醒,說難聽點,已是有今天沒明天的……叔父年紀也大了,還能再活幾年?你那幾個兄長又一個比一個不爭氣,如果錯過今天這次機會,曹氏一族也就離衰亡敗落不遠了!」

  「就算你不為全族著想,也為你父親想想!現在只有他能請來神醫華佗,只有他有靈藥能把你父親救醒!叔父可是親眼所見,他那種金創藥往人的傷口一撒,不管流多少血都能立馬止住,就連有人胳膊被砍斷,最後都救活了……」

  直到腦海迴響起最後一句話,曹嬰終於不再猶豫,決然一般解開了自己的衣裳,伏身貼了上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