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老子讓你爽了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宴京話里雖沒點明,但口中指的對象是誰,無疑不言而喻。

  陳桑「啪」地一下把他的手拍開:「周宴京,你他媽管我剛剛跟誰在一起!」

  這話說白了跟默認沒什麼區別。

  尤其是剛剛周宴京都看到了,陳桑是跟著霍嶢一塊來的。

  周宴京氣得面色通紅。

  這個王八蛋!

  居然還真把陳桑給睡了!

  偏偏周宴京還得顧念著霍嶢的身份不敢動他!

  他一口氣憋在胸腔里,上不去又下不來,別提有多憋悶了!

  霍嶢是何許人也?

  一般沒點本事的人,哪個敢近他的身?

  周宴京瞳孔驟然一縮:「霍嶢是個什麼角色?你之前沒聽說過?你瘋了不成,敢去招惹他?」

  陳桑當然聽說過。

  霍嶢,霍家二爺,霍氏家族的唯一繼承人。

  足以傲視眾人的身份地位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霍嶢那乖戾囂張的性子,瘋起來誰玩得過他?

  別看江榆面上跟霍嶢表現得親熱,實則壓根不敢招惹這位弟弟。

  在周宴京看來,陳桑此舉,無疑就是在霍嶢面前玩火。

  陳桑哼笑了聲:「我怎麼就不能招惹了?江榆不也招惹了嗎?她還是霍嶢的姐姐呢!」

  周宴京皺著眉,幾乎下意識脫口而出:「你怎麼能跟江榆比?」

  陳桑倏地面色一白。

  是啊。

  在周宴京面前,她這種自甘下賤的女人,自然不能與江榆這樣飛上枝頭變鳳凰的霍家大小姐相提並論?

  周宴京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面色訕訕地找補了一句:「陳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別意氣用事,為了報復我就選擇跟霍嶢在一起。」

  意氣用事?

  呵!

  之前周宴京拿她當替身的時候,難道也是意氣用事嗎?

  陳桑權當前幾年的青春餵了狗。

  「周宴京,你以為你有多難忘?不過是一個我不要的垃圾罷了。我再說一遍,我們倆已經分手了。以後不管我被誰睡,都他媽的跟你沒一毛錢的關係!」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陳桑一向在周宴京面前低眉順眼、溫柔體貼,極少有這麼鮮活的時候。

  她長相雖然跟江榆肖似,五官卻比江榆生得更加明艷動人。

  從前溫溫柔柔的時候,周宴京不覺得陳桑有多惹眼。

  如今見她聲嘶力竭地在自己跟前發脾氣,才發覺她是真勾人。

  就連生起氣來,都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周宴京突然間有些後悔了,覺得自己當初不該跟陳桑鬧那麼僵,一聲不吭就把剛剛做完流產手術的她一個人留在醫院,轉頭趕去機場接江榆回國。

  甚至還將原本為了安慰陳桑失去孩子而買的鮮花,二話不說送給了江榆。

  要不然,他現在指不定還能將陳桑偷偷養在身邊當個情人。

  該說不說,陳桑下面是真緊。

  周宴京從前睡過的女人不在少數,遇到陳桑之後,才知道什麼叫極品。

  爽到極致的時候,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這一個月來,周宴京一直圍著江榆打轉,根本沒回過陳桑發來的任何消息。

  不是沒想過陳桑收不到回應會難過,但他更怕江榆不高興。

  這事兒說白了,無非就是不在乎。

  陳桑尿意上頭,繞開周宴京想推門離開,卻被他反手拽回去,狠狠將她一把壓在門上。

  周宴京這會兒看陳桑看得眼熱,不禁開口說了幾句軟話:「陳桑,你跟著霍嶢有什麼好的?他那個人風流成性,玩過的女人兩隻手都數不過來,指不定底下那玩意兒虛得不行了。」

  「你這麼難高潮的女人,霍嶢他能讓你爽嗎?你還不如回來跟著我,至少我能讓你……」

  周宴京俯身要吻她,陳桑偏開臉,剛要罵人,耳邊聽到身後的門突然被人從外扣響。

  男人不咸不淡、又夾雜著幾分戲謔的話自外頭傳來。

  「寶貝,問你話呢,剛剛……老子讓你爽了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