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玩這麼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桑倏地一怔。

  萬萬沒想到,霍嶢竟然會這麼回應,著實有些出乎陳桑的意料之外。

  說有些,是因為他本身就是個放浪形骸、恣意妄為的人。

  說意料之外,則是因為光是這一晚上,霍嶢就已經弄了她兩次。

  如今聽他這意思,怕是還有精力?

  這人難道都沒有賢者時間嗎?

  陳桑眉心一跳,酒勁兒頓時醒了三分。

  有那麼一瞬間,她真擔心自己會被霍嶢給玩死!

  陳桑正暗忖她會不會不小心上了條賊船,就看到另一頭周宴京躡手躡腳地正要尋摸過來。

  她想都不想,直接拉上霍嶢就走。

  「你說哪個做就哪個做。」

  「這麼著急?」霍嶢抬眸瞥了她一眼,嘴角漾著幾分玩世不恭的笑意。

  既然是送到嘴邊的肉,哪兒有不吃的道理?

  他任由陳桑拖著他往外走,唯獨在走出會所門口時,突然往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拐角一閃而過的熟悉身影。

  那是……周宴京?

  霍嶢的眼底閃過幾分戲謔。

  事情還真是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

  陳桑剛推開家門,還在彎腰換鞋的功夫,霍嶢就從身後抱住了她。

  男人的霸道和強勢讓陳桑的心底閃過一瞬間的後悔,但也只是一瞬。

  因為很快,她就沉迷於霍嶢的男色之中,無法自拔。

  現在這世道,美女遍地,帥哥難尋。

  尤其是像霍嶢這種臉長得英俊、氣質還絕佳的帥哥,更是極品。

  沒看夜店裡的那些頂尖男模,一晚上要價至少六位數起步嗎?

  這麼說來,反倒還是陳桑賺了。

  這一晚註定不消停。

  陳桑租房裡那張一米五的小床,根本沒法容納她和霍嶢兩個人同時敞開了睡。

  大半時間裡,兩人幾乎緊貼了睡。

  好在陳桑睡相不錯,才沒讓霍嶢這位大少爺在半夜將她一腳踹下床。

  第二天陳桑醒來時,身邊已不見霍嶢的身影。

  他走得乾脆利落,連個話都沒留。

  要不是他無意中落在床腳的深色領帶和垃圾桶里那兩個用過的套,陳桑幾乎以為昨晚的一切是一場幻覺。

  陳桑撿起掉落的領帶,心中一片茫然。

  她攀上霍嶢了嗎?

  好像有。

  又好像沒有。

  兩人至多算是有了一場露水情緣,霍嶢或許也只當她是一個體驗還不錯的床伴。

  但陳桑要的,卻遠遠不止這些。

  不過,既然如今有了這條領帶在手,陳桑自然有辦法讓霍嶢跟她繼續「糾纏」下去。

  當然,在這之前,她還得去解決另外一件事——去周宴京的公司辦離職。

  陳桑大學一畢業,就進了周宴京的公司給他當秘書。

  陳桑在大學裡其實成績不錯,學的外語,剛上大二就被外交部欽點成了預備苗子。

  按照她原本的人生規劃,本該畢業後就去外交部報導。

  𝗌𝗍𝗈𝟧𝟧.𝖼𝗈𝗆

  說不定未來,還有可能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外交官。

  但那時候,周宴京說,他有親戚在外交部任職,據聞進了那裡後不能輕易談戀愛。

  而且,那個部門工作繁忙,還有可能外派到其他國家。

  陳桑若是去了,兩人見面的時間只會越來越少。

  「陳桑,你能不能為了我犧牲一下,放棄這份工作?畢業後,你就來我的公司給我當秘書,這樣我就能天天見到你了。」

  哪個少女不懷春?

  尤其周宴京還是陳桑第一個喜歡上的男人。

  當時正值熱戀期的陳桑戀愛腦作祟,最後竟然真的答應了。

  現在想想,「如果一個女人相信我愛你這種話,不必看八字,這輩子離婚三次」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

  大學畢業季,陳桑放棄了人人歆羨的外交部工作,選擇成為了周宴京公司里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秘書。

  白天跟他在公司上班,晚上跟他一塊回家。

  如影隨形,再親密不過。

  可除了陳桑本人之外,沒人知道他們在談戀愛。

  周宴京當初說是因為公司禁止辦公室戀愛,所以才沒對外公開他們倆的關係。

  但直到陳桑發現自己被當成替身的那一刻,才明白周宴京不過是想將她養成地下情人罷了。

  陳桑意識到這一切後,第一想法就是快刀斬亂麻,儘快斷絕她跟周宴京之間的所有聯繫。

  她在一個月前就提了離職的事,林林總總走完所有的交接程序,今天正好可以簽字走人。

  秘書辦的主管忍不住開口挽留她:「你真要離職?整個秘書辦就屬你最拼命,我聽說周總前段時間還有意給你升職……」

  陳桑打斷道:「離職的事,我已經想好了。」

  主管嘆了一口氣:「行吧,把工牌摘下來,在這裡簽個字就可以了。這個月的工資,下個月中會照常打你卡上。」

  陳桑點了點頭,將工牌從脖子上摘下來。

  低頭的那一刻,脖頸處不經意間露出幾處吻痕。

  主管驚呆了,笑著打趣:「玩這麼野?看來你那男朋友還挺磨人。」

  陳桑有男朋友的事在公司里不算秘密。

  她長得漂亮是公認的,當初一進公司就轟動了整棟辦公樓。

  據傳午休的時候,不少男同事排著隊就為了請她吃頓飯。

  直到陳桑後來放話說她已經有了男朋友,加上身為總經理的周宴京又出面,三令五申嚴禁辦公室戀情,這才讓這股追求之風告一段落。

  只是,陳桑一直沒對外透露她的男朋友是誰。

  她的身上全是吻痕,一看就知道前一天晚上的戰況究竟有多激烈。

  陳桑:「分手了。」

  主管錯愕:「那這是……」

  陳桑笑了笑,沒做聲。

  成年人之間的交情就是這樣,點到即止,看破不說破。

  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霍嶢還算不上是她的新任男友,但這一身的痕跡卻出自他手。

  用個不算恰當的比喻,霍嶢狠起來的時候,像野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