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白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桑陪霍嶢一塊去珠寶店買禮物。

  說是陪,不如說是霍嶢想讓陳桑當人體模特,幫江榆試戴各種珠寶。

  霍嶢一到珠寶店,店裡瞬間清場。

  整個店裡的服務員,專程只服務他一個人。

  霍嶢看中了一條鑽石項鍊,讓導購拿出來給他看看。

  項鍊好不好看,陳桑沒在意。

  她的注意力全在導購為霍嶢介紹項鍊時,那刻意彎腰時露出的深v上,怎麼看都有走光的風險。

  當然,源自女人的直覺,陳桑一眼就看出來對方是故意的。

  畢竟霍嶢長相英俊,人又年輕,是京圈裡出了名的鑽石王老五。

  他這樣的男人太吃香了,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不在少數。

  陳桑跟這些人比起來,並不算有多特別。

  不過那位導購走的是成熟御姐風,明顯不是霍嶢喜歡的款。

  他神色冷淡地移開視線,不願聽過多介紹,直接指了指陳桑:「讓她戴上試試。」

  導購面色一白。

  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冷不丁朝陳桑翻了個白眼。

  陳桑不用想也知道,對方一定是在心裡腹誹她是個妖艷賤貨。

  這樣的話她聽多了,現在都直接免疫了。

  誰讓當初她和周宴京剛剛在一起的時候,也曾經歷過這樣一段不算太平的時光?

  ……

  導購幫陳桑試戴項鍊的時候,陳桑下意識低下頭,正好看到了項鍊標價上的數字。

  數了數,整整七個零。

  她又看了一眼打頭的數字,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價格,還真是非常魔幻現實主義。

  也就像霍嶢這樣的有錢人,才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直接買單。

  陳桑想到以前她爸還沒死的時候,其實還挺能掙錢的,一年少說也有個小几千萬的收入。

  她家裡條件不錯,人生最開始的前十七年,都是被富養長大的。

  鋼琴、跳舞、書法、繪畫……幾乎能想到的才藝班,江珍荷都給她報了個遍。

  𝘴𝘵𝘰55.𝘤𝘰𝘮

  想當初,江珍蓮覬覦姐夫的主要原因,無非就是看中了陳家的財產。

  江珍蓮在長相上不如江珍荷,但架不住她會勾引人。

  男人又是大多數覺得「家花哪兒有野花香」的想法,十個裡頭有八個都喜歡偷情的刺激感。

  因此,江珍蓮甚至沒費多少力氣,就把陳桑她爸勾引到了手。

  但就是在陳家最鼎盛的那幾年,也沒法跟霍家這種程度的豪門沒法比。

  譬如此刻,霍嶢讓陳桑試戴了好幾條項鍊,最後拿不準主意,乾脆大手筆地直接讓店員全部包了起來。

  仿佛消費的不是真金白銀,而只是一串數字而已。

  霍嶢買完單後,隨手招來司機:「把這些項鍊全部送醫院去。」

  醫院?

  陳桑冷不丁聽到這個詞,警覺問道:「江榆住院了?」

  霍嶢「嗯」了一聲:「說是腸胃不舒服。」

  陳桑:「你不去看看嗎?」

  霍嶢嗤笑了聲:「她不是最近剛收了個舔狗?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還犯得著我過去?」

  他一副資本家做派,明顯沒把周宴京放在眼裡。

  抬眸看向陳桑時,臉上又帶了幾分盛著興味的戲謔。

  陳桑的心裡陡然一驚。

  先是在周家的公司門口等她,現在又在她的跟前提及周宴京。

  陳桑要是這會兒還不明白,那就真算是個傻子了。

  她憋著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你都知道了?」

  霍嶢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挑了下眉:「知道什麼?知道周宴京是你前男友?還是知道你昨晚拿我當阻攔你前男友的幌子?」

  陳桑面色一滯。

  霍嶢雙手插兜,兩腿長腿閒散地往下邁著,渾身透著股慵懶勁兒。

  偏生一開口,又是該死的惡劣:「話說,你之前真沒跟周宴京睡過?那我白嫖你,又在他跟前晃悠,他豈不是會被氣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