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水漫金山了,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桑翻遍手機通訊錄,都沒找到霍嶢的聯繫方式。

  因為對方壓根沒給她。

  兩人唯一的聯繫只有微信,這還是在上次陳桑硬要將錢轉回給霍嶢那一次加上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陳桑才意識到,她和霍嶢之間的聯繫淡得可憐。

  霍嶢若是不主動找她,她連聯繫上對方的辦法都沒有。

  霍嶢想要捨棄她,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但陳桑再想攀上他,卻難如登天。

  霍嶢身邊的女人如過江之鯽,像今天的嫩模絕對不會是第一個,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

  陳桑雖然長得不錯,但美貌對於霍嶢這種見慣美女的男人而言,並不是必殺技。

  想要拿下霍嶢,必須還得動用一些別的手段。

  譬如,陳桑的簡歷剛剛通過了面試霍嶢秘書的初次篩選。

  兩天後要是能成功入職,日後不難時時出現在霍嶢身邊。

  有句話叫做「近水樓台先得月」。

  等陳桑成為霍嶢的秘書,不怕自己沒法占得先機。

  ……

  晚上七點。

  陳桑如約來到城南會館,參加同事為她舉辦的送別宴。

  等到了包廂,陳桑發現,在場的除了幾個秘書辦交好的同事外,還有周宴京和江榆。

  江榆:「陳桑,我才聽說你之前當了宴京好長一段時間的秘書。雖然是給人打工的,但這麼多年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你要走了,我可得替宴京好好犒勞犒勞你。」

  陳桑想到就在幾個小時前,霍嶢才說過江榆人在醫院。

  她好得倒是利落,這麼快就出院了。

  江榆坐在主位上,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勢。

  秘書辦的幾個同事在一旁伏低做小,一副以江榆馬首是瞻的模樣。

  主管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陳桑,眼底透出幾分愧疚之意。

  陳桑就算再傻,也看出來今晚這是一場鴻門宴。

  她一個字沒多說,當即扭頭就走,架不住周衍川眼疾手快拽住她:「去哪兒啊?」

  陳桑奮力掙扎著想跑,但周衍川生得人高馬大的,一下子就把她摟到了懷裡。

  周衍川是周宴京的堂哥,京圈富二代里出了名的紈絝。

  他私底下玩得很野,經常在自己的別墅里跟一幫朋友一起開泳裝趴,被他看上的女人沒幾個有好下場。

  曾經有一次,因為跟一個十八線小明星玩得太嗨,還害得人赤身裸體掉下高樓,周家花了好大一番精力才將這件事壓下去。

  陳桑是在幾個月前,在公司年會時表演節目時被周衍川盯上的。

  從那以後,周衍川就經常打著工作的幌子來騷擾她。

  也就是之前看在她頂著一個周宴京秘書的身份上,周衍川才一直不敢對她動真格的。

  可現在陳桑已經離職了,周衍川自然無所顧忌。

  他將陳桑摟到懷裡後,就迫不及待抱著她的腰想親她。

  陳桑拼命躲著,可躲得了上面躲不了下面。

  周衍川空出來的那隻手朝她裙子底下探,陳桑下意識掙扎,躲得很狼狽。

  江榆笑著在一旁看熱鬧:「衍川哥,你喜歡她啊?」

  周衍川:「陳桑妹妹胸這麼大,腰又這麼細,多招人疼,我挺喜歡的。」

  江榆:「那今晚,陳桑就歸你咯。」

  陳桑嫌棄地推開周衍川作亂的手:「周衍川,你信不信我報警!」

  「報警?」周衍川突然笑了,「你不妨問問,這裡誰看見了?」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他朝著包廂里的人一掃,被他掃到的同事紛紛低下頭,跟個鵪鶉似的縮在那裡不敢說話。

  現在這社會,權錢當道。

  一般的升斗小民,哪兒敢跟周衍川這種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二代叫板?

  陳桑繃著一張臉,冷聲看向周宴京:「周宴京,你也瞎了沒看見?」

  周宴京的臉上頓時青一陣白一陣的,好半晌沒說話。

  江榆看不過去,杵了杵他:「宴京,人家問你話呢,你倒是回答呀。」

  當著江榆的面,周宴京漠然地移開視線:「堂哥開心就好。」

  陳桑看著周宴京那張不為所動的臉,自嘲一笑。

  替身果然是替身。

  跟正主兒一丁點都沒法比。

  周宴京占有欲那麼強的一個人,平日裡哪兒容得下旁人碰陳桑一根汗毛?

  偏偏在江榆面前,他卻連個屁都不敢放,就怕被江榆看出他曾經跟陳桑之間的那層特殊關係。

  周宴京不是個好東西,但陳桑並不是個好欺負的。

  眼看著周衍川伸出鹹豬手想來摸她的胸,陳桑直接拎起桌上的酒瓶就往他頭上砸。

  「砰!」

  酒瓶在周衍川的腦門上轟然炸開,玻璃碎片混著酒液跟仙女散花似的,有一部分濺落在陳桑身上。

  陳桑下意識閉上眼睛躲避,等再睜開時,就看到一道鮮血從周衍川的額頭上流下來。

  周圍旁觀的人被這突然的一幕嚇了一跳,驚恐地尖叫著。

  就連陳桑也被嚇到了。

  但她好在還有些理智,趁亂趕緊打開包廂的門跑了出去。

  「還不快追!」

  江榆尖銳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會館門口被人堵住了,陳桑只能悶頭往樓上跑。

  在即將被江榆帶的人追上的那一刻,陳桑突然撞上了一堵人牆。

  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對方伸手拽入了一個隔間。

  「砰」地一聲,房門緊閉。

  陳桑靠在門上氣喘吁吁,卻還得拼命壓低著聲線不敢大聲喘氣。

  她悄悄看了一眼剛剛將她拽進來的霍嶢,又打眼看了一圈這房間,發現這裡跟一般的包廂還不一樣。

  有點像辦公室,看著有點像是霍嶢的私人領地。

  眾所周知,作為京城最有名的銷金窟,城南公館消費門檻不低,少說五位數起步。

  樓下是餐廳,樓上是會所。

  裝修金碧輝煌。

  來來往往的人非富即貴,都是京城上流圈裡有頭有臉的人物。

  最關鍵的是,這裡是霍家的地盤。

  陳桑沒在房間裡看到下午跟霍嶢上車的那個性感嫩模,也沒在霍嶢的脖子上看到激情過後的吻痕。

  這讓她稍稍鬆了一口氣。

  至少,目前為止,她還能勉強算是霍嶢跟前的「唯一」。

  霍嶢:「走哪兒都能碰到你,你還挺粘人?」

  男人一開口,陳桑就知道他誤會了。

  但她故意沒說破,反而抬手勾著霍嶢的脖子,舌尖抵在他耳邊:「就黏二爺一個人。」

  霍嶢低頭掃了一眼陳桑。

  她那被酒液濺到的白色襯衣,幾乎都濕透了。

  裡面的黑色內衣半露不露,誘惑感十足。

  霍嶢身高比她高出不少,從上往下看,一覽無餘。

  見陳桑主動貼上來,霍嶢惡趣味地拍了拍她的屁股,湊近低聲說:「水漫金山了,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