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爽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突如其來的窒息感,讓陳桑瞬間憋紅了臉。

  周宴京的手像是一條鋼筋鐵鎖般,緊緊勒住她的喉嚨,讓她根本沒法呼吸。

  陳桑喘不上氣,窒息得幾欲暈倒。

  所以,並不是眼淚沒有用。

  而是周宴京根本不在乎她,所以無論她在這個男人跟前哭多少次,都比不過江榆的一滴淚。

  不,江榆掉的哪兒是淚啊?

  分明是珍珠。

  求生的本能讓陳桑高仰起頭,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趁著周宴京的注意力都在手上,她猛地一抬腿,直直地踹向周宴京的命根子。

  「嗷嗚!」

  劇烈的疼痛感,瞬間讓剛才還恃強凌弱的男人叫苦不迭。

  他鬆開鉗制住陳桑的手,身體弓成了一個蝦米。

  而陳桑也得以短暫地俘獲一絲生機,靠在牆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一旁裝哭的江榆嫌棄地看了周宴京一眼,暗罵了一句「廢物」。

  趁著陳桑現在還沒什麼力氣,江榆乾脆親自動手,上去狠狠甩了她兩個巴掌。

  嘴上還嬌滴滴地喊著:「我要為宴京報仇!」

  實際上,在靠近陳桑時,江榆絲毫不掩飾臉上的惡劣。

  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陳桑,你個賤貨,我早就知道你之前跟宴京有過一段,可那又怎麼樣?剛剛看到曾經深愛的男人為了我,差點把你掐死,你心裡什麼感覺?論搶男人,你永遠比不過我!」

  她手上的巴掌一刻沒停,盡朝著要給陳桑的臉打破相的方式打。

  尤其是她尖銳的美甲上還鑲著鑽,一巴掌落到臉上的疼痛感,可想而知。

  陳桑的臉上瞬間多了幾道紅色的抓痕。

  一時之間,新仇舊恨湧上心頭。

  早在今晚,江榆設立鴻門宴的時候,陳桑的心裡就憋著一股氣。

  如今江榆借著周宴京的名義打人,還這樣來諷刺她。

  陳桑沒打算慣著,直接衝過去,揪住江榆的頭髮,一把將她拖進旁邊的公共廁所。

  𝓼𝓽𝓸55.𝓬𝓸𝓶

  在江榆悽厲的慘叫聲中,陳桑直接將她的頭狠狠壓向坑裡。

  「張口閉口就是賤貨,沒人教過你什麼是『教養』嗎?你媽不教,要不要我來教教你?」

  「摔卡打臉,還用周宴京這個死渣男的事來諷刺我?」

  「江榆,你好大的威風啊!」

  江榆拼了命掙扎,可她當了這麼多年的千金小姐,一副養尊處優的身子又怎麼比得過這麼多年靠著打工為生、一身狠勁兒的陳桑?

  她一張臉在坑裡上上下下,剛強撐著上來一會兒,下一秒又被陳桑重新摁回去。

  江榆失聲尖叫:「陳桑你放開我,咕嚕……嘔……」

  ……

  等陳桑徹底發泄完,才將將放過江榆。

  江榆趴在地上瘋狂摳著嗓子吐渾水,面色蒼白虛弱,嘴上卻還不肯停。

  「陳桑,你真可憐,看周宴京不要你,就把怒火轉嫁到我身上。」

  「可你再這麼做,也掩飾不了你給我當了這麼久替身的事實!」

  陳桑冷笑一聲:「你跟周宴京卿卿我我的時候,我跟周宴京還沒正式分手。我就算是個替身,難道你不是個小三?」

  「不被愛的才是小三!」江榆面露不屑,「更何況,你把周宴京當個寶,在我這他就是一條狗!」

  「這麼囂張,我好怕怕呀~」陳桑故作害怕地拍了拍胸口,衝著江榆展顏一笑,「那不如看看,等我把你最親愛的弟弟阿嶢釣到手,你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囂張?」

  江榆咬牙:「我猜的果然沒錯,你一開始故意接近阿嶢,就是為了報復我!」

  陳桑下意識道:「是又如何?」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周遭空氣驟然下降好幾度。

  在江榆莫名扯著嘴角、得意而詭異的笑容中,陳桑轉過頭,看到站在門口的高大身影。

  她的心臟倏地漏了一拍。

  「不如何?」霍嶢單手插兜站在那,雙眸似寒星閃爍,辨不清喜怒,「好得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