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酒店paly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對於現在的陳桑而言,這條信息的威力無異於催命符。

  因為發送信息的不是別人。

  正是剛才在面試中,詢問她個人情況的那位面試官!

  陳桑記得他,身高一米七,體重兩百一,肚子圓滾滾,低頭看不見雞。

  他在面試結束後,就加了陳桑的微信。

  陳桑念及他的職位沒拒絕,誰知他竟然會發這樣一條信息過來。

  酒店房號加上「等你」,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意味著什麼。

  霍嶢諷刺一笑:「看來你目標挺多,不差我一個。」

  陳桑解釋:「我之前跟他從未有過任何聯繫。」

  「等你去了,不就有了嗎?像你這樣的撈女,勾引男人的方式不都是先上床再補票嗎?」霍嶢意味深長地看了她幾秒,「廣撒網什麼的,很正常。」

  他這話說得只差沒把「難聽」兩個字寫在腦門上。

  就算陳桑脾氣再好,這會兒也忍不住心生不悅。

  她扯了下唇:「看來霍總是認為自己被當了我魚塘里的魚,所以覺得不滿?」

  霍嶢哼笑道:「陳桑,你別太看得起自己!」

  陳桑故意嗆聲:「是嗎?我倒是覺得自己還挺漂亮的,有男人追很正常。而且,就算魚塘里的魚多了也不要緊,區區幾根,何足掛齒?」

  最後那句話說出來,不可謂不驚世駭俗。

  霍嶢臉一沉:「陳桑,你他媽要不要臉?」

  陳桑笑了:「嘖,這話從霍總口中說出來,多冒昧啊。」

  霍嶢現在算是明白了。

  從前的陳桑溫柔又體貼,說話嬌聲細語。

  哦,她裝的。

  從前的陳桑純情又柔弱,連個瓶蓋都擰不開。

  哦,她演的。

  實際上的陳桑不但說話嗆人,還能徒手把周宴京打趴下之餘,再拉著江榆鑽糞坑。

  霍嶢要不是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那個戰鬥值爆表的人會是她?

  這畫面,就跟親眼目睹林黛玉倒拔垂楊柳沒什麼區別。

  明明前一天晚上,這個女人還溫言軟語地在自己身下喊著「受不了」,怎麼突然就變了?

  到底是哪兒出了差錯?

  霍嶢想了兩天沒想明白,直到剛才在會議室里看到陳桑流著口水的模樣,才恍然意識到,其實這才是真實的她。

  只是,他才剛剛開始見識到而已。

  霍嶢一向是個驕傲到能翻天的人物,向來只有他玩別人,還沒碰到過別人玩他。

  如今,他卻被陳桑這樣一個女人玩得團團轉。

  但陳桑不是全無命脈。

  霍嶢嗤笑道:「你不是想利用我報復周宴京和江榆,還想當我秘書,這就是你對待金主和老闆的態度?」

  陳桑:「……」

  一句話,瞬間將她打回原形。

  陳桑在心裡暗罵自己這張嘴啊,怎麼沒經過腦子,就直接把想說的話說出了口?

  她認慫的速度比犟嘴還快,恭恭敬敬地朝著霍嶢鞠了個躬。

  「霍總我錯了,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這認錯態度,可謂要多虔誠就有多虔誠。

  霍嶢看著她這模樣,心裡總算舒坦多了。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他重新坐回老闆椅上,長腿交疊,翹著二郎腿:「現在知道錯了?錯哪兒了?」

  話里話外,分明是要陳桑一條條細數名目。

  陳桑咬了咬牙,強忍怒意。

  憋著一張臉老實認錯:「第一錯,錯在不該跟霍總頂嘴,萬事要以霍總為先。第二錯,錯在不該利用霍總,應該……」

  霍嶢笑了,嘴角一勾,心裡頭越聽越舒暢。

  可憐陳桑絞盡腦汁叭叭了半天,到最後實在沒詞兒了,偏偏霍嶢那還在等著她說下文。

  就在她腦袋空空之際,辦公室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霍總,老爺子到了。」

  這聲提醒,對陳桑而言無異於天籟之音。

  她急忙說道:「既然霍總現在有事要忙,那我就先走了。至於入職的事,勞煩霍總多費心,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等!」霍嶢突然叫住她。

  陳桑腳步一頓,回頭聽到霍嶢對著她問:「真想當我秘書?」

  陳桑毫不猶豫點頭:「嗯。」

  「去把606房間裡那個男人踢了,然後洗乾淨在那等我。」霍嶢衝著她惡劣一笑,眼底閃爍著戲謔,「記住,我只給你二十分鐘。」

  陳桑眼皮一掀,一臉錯愕地看向霍嶢。

  二十分鐘?

  這男人是狗吧?

  別看這家希爾頓酒店就在霍氏集團對面,但陳桑跑到六樓,再把裡頭的人揪出來,這個過程中少不了要扯皮。

  更別說,一旦這個面試官沒有因此下台,以後陳桑就算入職了,還要不要在公司裡頭混了?

  霍嶢這個大好人,還真是給她出了個難題!

  霍嶢擺明了要整她,陳桑沒時間耽誤,撒腿往酒店趕去。

  臨走之前,還不忘順走了霍嶢茶几上用來招待客人的兩塊小餅乾。

  她早上沒來得及吃早飯,現在還餓著呢。

  霍嶢想把她當驢遛,可不得出點草料費?

  陳桑到酒店六樓後,沒第一時間進去。

  因為她等到了才發現,原來那位面試官發的,居然還是一條群發消息。

  陳桑走廊邊上等了兩分鐘,看到來來回回進去好幾個人。

  全是美女,而且全是上午剛參加完面試的應聘者。

  那些沒關係的、沒資源的,基本上都進了那間房,而且進去後就再也沒出來。

  陳桑忍不住咋舌。

  不愧是城裡人,真會玩。

  連她見了,都忍不住甘拜下風。

  就是不知霍嶢清不清楚,原來他的預備役後宮團在面見他之前,還經歷了這些彎彎道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桑眼睜睜地看著進去的人越來越多,儼然有種人滿為患的架勢。

  她咬了咬唇,開始想著,自個兒要不要「誤觸」個火警按鈕,又或是做點別的什麼,來將這幫人趕出去?

  霍嶢給她的時間不多,統共只有二十分鐘。

  而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半時間,陳桑卻連那間房的門都沒進去。

  思索之際,陳桑竟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進了房間。

  定睛一看,發現那個人,好像是江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