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周衍川,你真捨得打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即便隔著網線,陳桑都能感覺到霍嶢發送這段話時,嘴角一閃而過的戲謔與惡劣。

  她早就預料到,得罪霍嶢沒什麼好下場。

  但她沒想到,霍嶢竟然為了報復她,會故意把跟她有著「血海深仇」的周衍川叫到房間裡來。

  這是完全不打算當人了是吧?

  「陳桑,你個小賤人!這下我看你還怎麼跑?」

  周衍川站在浴室門口,惡狠狠地瞪著陳桑。

  他的頭頂繞著一圈白色的紗布,將腦袋裹得嚴嚴實實,跟個滷蛋似的。

  陳桑暗忖這些金貴的有錢人就是容易大驚小怪。

  她明明記得,那天晚上自己好像也沒用多大的勁兒,頂多給周衍川的額頭破了個口子。

  明明貼個創口貼就能完事兒,用得著包成個木乃伊嗎?

  明擺著是要想訛她!

  陳桑哪兒能受得了這口氣?

  上前對著周衍川就是一頓輸出:「哥,我錯了,有話好好說!」

  唉……

  真不是她慫,主要是她現在身上統共就裹著一條浴巾,稍微一撕扯還容易走光。

  更別說,男人和女人在武力值上天生存在差距。

  之前陳桑弄傷周衍川那次,是占了趁其不備的便宜。

  但要正面動起手來,陳桑就算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徒手將周衍川撂倒。

  周衍川明顯不是個好說話的。

  他理都沒理陳桑舉白旗投降,直接抽了皮帶準備動手。

  「呵,現在知道錯了?晚了!你個賤人,居然敢把老子打成這樣。今天,老子要是不整死你,我他媽直接跟你姓!」

  周衍川這輩子沒經歷過像前天晚上那麼屈辱的時候。

  想他堂堂周家大少爺,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打。

  不管是里子還是面子,被陳桑整得統統都沒了。

  他一心想找陳桑報復,也沒想到,平日裡連鳥都不樂意鳥他一下的霍嶢,這次居然這麼好心,主動提出要把人送到他跟前。

  周衍川承了霍嶢的這份好意,第一反應就是要整死陳桑!

  趕在周衍川動手之前,陳桑連忙握住周衍川抽皮帶的右手,仰著頭直勾勾地看著他:「周衍川,你真捨得打我?」

  𝘴𝘵𝘰55.𝘤𝘰𝘮

  軟糯的聲音中,驀然帶著股嬌嗔。

  那股勁勁兒的感覺,最是讓男人慾罷不能。

  周衍川低頭看了陳桑一眼。

  巴掌大的小臉上,五官精緻到無可挑剔,肌膚水嫩得像剛剝了殼的雞蛋,臉頰兩側泛著剛出浴的微粉。

  尤其是一雙眼睛,眼尾上挑,恣意嫵媚。

  明明身上統共只裹著一條再簡單不過的浴巾,依舊擋不住從骨子裡散發出的慵懶迷人。

  她微栗色的長捲髮披散在身上,濕漉漉的,上頭還沾著沒有完全吹乾的水珠,胸前的一對鼓鼓漲漲,還有那白皙纖細的長腿。

  就連握著他的那隻手,都白白的,軟軟的,像是沒骨頭似的。

  要是用那隻手握著別的地方……

  周衍川光是想想,身體就有了反應。

  早在陳桑前兩年剛入職周氏時,他就聽說過,周宴京身邊多了個特漂亮的秘書。

  只是他平日裡見過的漂亮女人多了去,一開始並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直到幾個月前,他看到陳桑來周家給周宴京送東西,才知道其他人口中的「特漂亮」,究竟是個什麼意思。

  女人最大的魅力,不是袒胸露乳,衣不蔽體,而是全身上下包裹得嚴嚴實實,還能讓男人慾罷不能、痴迷不已。

  陳桑就是這種女人。

  周衍川迄今為止都記得,第一次看到陳桑時,她身上穿的衣服。

  上身是一件白色針織衫,下面搭配一條淺色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米色高跟鞋。

  明明再簡單不過的一身穿搭,偏偏在她身上卻顯得特別勾人。

  要不是顧忌那天是在家裡,周衍川都想直接砸錢睡了她。

  他見過嗲的、魅的、純的各式各樣的女人,卻從沒見過像陳桑這樣的。

  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想睡。

  很少有男人在面對陳桑這張臉時,還捨得下得去手。

  明明上一秒,周衍川還恨不得弄死她。

  下一秒,到嘴邊的話就不由自主地變成了:「想讓我放過你,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先給我爽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