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找個男人嫁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下午三點。

  明珠項目合作會議正式召開。

  來自海外的著名珠寶公司派遣代表來霍氏參加會議,但等打開會議材料時,看到的卻是一片空白。

  海外公司代表勃然大怒。

  會議室瞬間閃過一片譁然。

  江榆第一時間發難:「陳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交給你的資料,現在全成了白紙?」

  一句話,直接將這件事定了性。

  身為秘書的陳桑弄丟了此次會議最重要的文件,嚴重擾亂項目進程。

  陳桑看著江榆眼角一閃而過的笑意,瞬間瞭然。

  恐怕,材料意外消失是假,江榆想將她趕出公司是真。

  自從上次的502膠水事件過後,江榆確實消停了一陣,沒在明面上繼續針對她。

  她起初以為是霍嶢發了話,才讓江榆不敢有所動作。

  直到現在這一刻,陳桑才明白,原來江榆是在暗中憋個大的。

  明珠項目是目前霍氏集團內部最重要的項目之一,涉及到的金額足足有幾個億。

  一旦陳桑在這個項目上失責,必然會被公司辭退,甚至還有可能在行業內名聲掃地。

  江榆這一出手,就是絕殺!

  陳桑不卑不亢:「對不起,這件事是我的失職。勞煩江主管將文件再給我一份,我現在就去重新複印一份。」

  江榆:「陳桑,我特意提醒過你,明珠項目的方案書可是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只此一份,讓你千萬要記得小心謹慎。你現在把文件弄丟了,我上哪兒給你重新弄一份出來?」

  陳桑眼尾微挑:「你說,弄丟的是明珠項目的方案書?」

  江榆:「是啊。」

  陳桑:「不用資料也可以,我可以直接口述所有的方案內容。」

  項目部同事:「口述?你在開什麼玩笑?原稿可是長達一萬多字的方案書,就算是看著念都不一定能流利地說出口吧?」

  江榆哼笑:「陳桑,公司資料庫里放的文件,只是方案的一小部分介紹內容,你不會是想用那個來敷衍了事吧?」

  小優壓低聲音,緊張地提醒道:「桑桑,我之前給你看的方案內容只展示了一小段,不是最終的定稿。你要是只說那個,是不夠的。」

  而且,那還是江榆當初升職之際,為了讓公司其他同事心服口服,才特意利用特權放出來的一丁點方案內容。

  要不然,這種級別的公司內部文件,一般人根本連看都看不到。

  陳桑:「你放心,我會準確地複述出所有的方案內容。」

  因為那個方案,本身就是她做的。

  周宴京拿這份方案來借花獻佛,能改得了方案的署名權,卻改不了上面所有的文字和內容都出自陳桑之手。

  她對此早已了熟於心。

  陳桑沒跟眾人廢話,逕自看向明珠項目方的代表:「您好,我是霍氏集團的秘書陳桑。針對明珠項目在國內的具體推廣方案,我司主要設立了以下幾個內容……」

  鑑於這是一個海外合作項目,代表方同樣來自海外集團,陳桑的這段話,直接用外語進行描述。

  她表達流暢,發音標準,將方案的內容以簡單易懂的方式娓娓道來。

  代表方聽得連連點頭。

  公司同事聽得瞠目結舌。

  江榆聽得越來越心驚。

  為什麼?

  陳桑竟然會清楚地知道她項目方案里的所有內容?

  難不成、是周宴京之前給她看過方案嗎?

  對,一定是這樣!

  要不然,怎麼能解釋陳桑會對這份方案了如指掌的事?

  可是,當代表方針對這個方案提出一些問題時,陳桑依舊能準確回答時,江榆終於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

  周宴京當初說這份方案出自他之手,可若是今天周宴京在場,也未必能回答的上來這些問題吧?

  𝘴𝘵𝘰55.𝘤𝘰𝘮

  難道說……

  江榆的心裡,不禁生出一個可怕的假設。

  會議上,得益於陳桑駕輕就熟地侃侃而談,明珠項目合作正式簽訂。

  會議結束,一直等江榆看到代表方和陳桑親切握手時,她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準備當個救世主出場的她,最後竟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在海外代表方離開會議室後,陳桑走到江榆面前,出聲解決了她心底的疑惑。

  陳桑:「你猜得沒錯,這個項目的方案書其實是我做的。周宴京騙走了我的方案,將它轉送給你。但留在我腦子裡的東西,是他拿不走的。」

  這會兒會議室里還留有一些公司同事,聽到陳桑的話後,瞬間一個個震驚得瞪大了雙眼。

  「陳桑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明珠項目的方案不是江主管做的?而是她盜用的?」

  「據我所知,江主管除了拿出方案書之外,確實對這個項目還挺陌生的,平日裡有事需要對接都是交給下屬去做。」

  「可她當初不是靠著這份方案,才坐上的公關部主管這個位置嗎?要是方案是偷的,那她……」

  ……

  事情發展到現在。

  江榆盜用方案這一說辭,幾乎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在場幾個男同事將已知的消息一串聯,很快想通了其中的癥結。

  一時間,曾經看著江榆如同看女神的眼神紛紛變了味。

  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他們原先還以為,江榆身為霍家大小姐,年輕又能幹,坐上主管的位置實至名歸。

  但現在這麼一看,才發現一切不過是有錢資本家的小姐玩的一場遊戲罷了。

  利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法子,來給自己鍍金身。

  江榆頂著這些質疑的目光,登時臉色煞白。

  江榆氣急敗壞:「陳桑,你早就知道方案的事,故意選了今天要讓我出醜是不是?」

  陳桑心平氣和:「如果你不主動誣陷我,我甚至連參與這個項目的機會都沒有。」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江榆身世地位都比她高,陳桑要是直接開口說項目方案書是她寫的,根本沒人會相信。

  可這一次,卻是江榆主動將機會遞到了她的面前,讓陳桑成功將屬於自己的東西重新拿了回來。

  陳桑:「江榆,你太操之過急了。以前的你可比現在聰明多了,知道背著我,一筆一筆地偷偷刷走我帳戶上的錢。等我發現時,早已為時已晚。」

  她靠近江榆,輕諷道,「妹妹,七年過去,你真是變得……比以前蠢了不少。」

  江榆僵著不動,目光陡然從驚慌變成鋒利,似淬了毒般想要陳桑的命。

  陳桑毫不在意地衝著她笑笑,抬步走出會議室。

  待走到門口時,她停下腳步,對著站在外頭的男人勾唇問道:「霍總,戲看完了嗎?」

  時隔半個月。

  這是陳桑頭一回跟霍嶢說上話。

  霍嶢頓了片刻:「你當眾給江榆沒臉,她不會放過你。」

  陳桑無所謂地表示:「大不了把我趕出公司,讓我走投無路之下,只能找個男人嫁了。」

  霍嶢嗤笑一聲:「那被你看上的接盤俠還挺可憐。」

  突然手機響,一條簡訊進來,屏幕上顯示內容:

  【寶寶,晚上一起吃飯。】

  語氣親昵,明顯關係不一般。

  霍嶢眉心一凜:「他是誰?」

  陳桑慵懶道:「接盤俠。霍總不是剛剛才提過?這麼快就忘了?」

  說完,陳桑越過霍嶢準備離開。

  霍嶢突然上前一步拽住她的手,用力將她按在牆角:「陳桑,你他媽玩真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