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再客氣就不禮貌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染放在桌下的手緊緊抓著衣角,指骨泛白,面上卻揚起一抹善解人意的笑容。

  「乾媽,剛才的茶那麼燙,多多少少肯定燙著了,我去拿個燙傷膏送上去吧,人是在咱們傅家受傷的,要是我們沒點表示,還不知道她回去之後怎麼抹黑我們呢。」

  這話不是沒道理,傅夫人有些不高興,但也點了點頭。

  「你去送吧,真是麻煩,南祁要是沒帶她回來,什麼事情都沒有。」

  「乾媽,你別生氣了,我送完就下來。」

  茶水被潑在肚子的位置,還好徐寧歡今天穿的厚,茶水都被衣服布料吸收了,沒燙到皮膚。

  傅南祁檢查完,確認她沒有受傷才鬆了一口氣,他從衣櫃裡拿出兩件衣服讓徐寧歡先套上,等人把衣服送來。

  女人嬌小的身子包裹在寬大的衣服里,露出一顆腦袋,一截白皙脆弱的脖頸,柔順的一頭長髮垂泄而下,面色紅潤,看得人心軟軟的。

  傅南祁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她看,朝她勾了勾手:「過來。」

  徐寧歡赤腳踩著地毯走過去,握住他的手,有些不高興地稍稍用力捏了一下。

  「什麼語氣?跟叫貓一樣,把我當你寵物呢?」

  大手一用力,徐寧歡便被傅南祁拉進懷裡,被迫坐在他大腿上。

  傅南祁大手捏了捏她腰上的軟肉,語氣低啞:「你不知道你現在多像一隻貓。」

  只不過徐寧歡那種格外傲嬌的,一旦受了委屈就會立馬用鋒利的爪子撓傷別人的野貓。

  男人低頭趴在徐寧歡脖頸間深深呼吸著,連帶著放在她腰上的手也跟著不老實起來。

  徐寧歡連忙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別鬧,待會還要下去!」

  她又不是不知道傅南祁,一旦動真格起來,沒幾個小時肯定收不了場。

  樓下那群人對她本就有諸多不滿,要是真在老宅跟傅南祁發生點什麼,他們不得把她釘死在貞潔樁上往死里侮辱。

  男人動作一頓,嘆了口氣:「那你親我。」

  徐寧歡沒遂了他的願,輕輕推了他一下,靜默了兩秒後才開口道。

  「下回沒什麼重要的事情,我還是不來了。」

  她沒有受虐傾向,不想每回來這裡都得看人臉色。

  之前是傅南祁的秘書,她沒有權力拒絕,現在他們是男女朋友,她不想再委屈自己。

  傅南祁抬頭,深深看了她一眼:「好,你不想來就不來,今天就是想把你正式介紹給他們,後面給他們髮結婚請柬,才不會覺得突然。」

  怎麼又扯到結婚的事情?

  徐寧歡抿著唇:「我還沒答應你,你現在說這些太早了。」

  男人抓著她纖細的手指,愛不釋手地把玩著,漫不經心道:「遲早會答應的,不是嗎?」

  語氣十分勢在必得,他篤定了徐寧歡非他不可。

  徐寧歡反駁道:「那可不一定。」

  「那你還想嫁給誰?」男人語氣一沉,有些不高興地看著她。

  徐寧歡對上他的視線,挑釁道:「哪天我覺得你對我不好了,我隨便找個人結婚也不是沒可能。」

  𝑠𝑡𝑜55.𝑐𝑜𝑚

  其實如果那個人不是傅南祁,她這輩子大概率也不會結婚了。

  「你敢!」傅南祁低頭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男人威脅完,便用猛烈的吻堵住徐寧歡的嘴,讓她毫無還嘴的能力。

  門外,林染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猶如石化了一般,手裡的燙傷膏,連帶著包裝已經被捏得不成樣子。

  結婚?他們才在一起多久,傅南祁居然連結婚的事情都想到了。

  有她在一天,這個婚就絕對結不成!

  送衣服的人正好上來,林染瞪了一眼門框,轉身離開。

  徐寧歡換好衣服,跟傅南祁重新回到了餐桌上,她的嘴唇有些紅腫,口紅也沒了,一看就知道兩人剛才在房間幹了什麼。

  林染時不時盯著她的嘴唇,心裡的嫉妒瘋狂生長蔓延。

  吃完飯,一群人在客廳虛與委蛇,徐寧歡找藉口去了洗手間,待了一小會才出來。

  剛打開門,林染就堵在門口,冷哼一聲,譏諷道。

  「怎麼你不當秘書之後,一點眼力見都沒了?沒看出來我們傅家的人都不歡迎你嗎?都吃完飯了還死賴在這裡不走!」

  徐寧歡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還好吧,我只是賴一天,某些人可是賴了二十幾年。」

  論不要臉,誰又能贏得了林染?

  林染被戳中痛點,畢竟她從小是靠傅家才能過上那麼好的日子,她最恨別人拿這點當談資。

  她惱羞成怒地瞪了徐寧歡一眼:「還沒過門呢,就敢對我這個小姑子這麼橫,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傅家太太了!」

  說完,林染抬手就往徐寧歡臉上招呼過去。

  徐寧歡往後退了一步,讓她扇了個空,林染氣急敗壞地往前兩步:「你還敢躲?」

  本來徐寧歡懶得跟林染計較,可是她那麼咄咄逼人,簡直就是在挑戰她的耐心。

  她再次抬手時,徐寧歡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後一扭,抓住她的頭髮往水龍頭底下一按,打開水龍頭。

  真當她不知道剛才傭人的茶水怎麼潑到她身上的嗎?林染就坐她旁邊,除了她還能有誰?

  既然林染自己送上門來,再客氣就不禮貌了。

  林染還沒反應過來,腦袋上一陣冰涼刺骨的水嘩嘩往下,凍得她一激靈,失聲尖叫起來。

  忘了水龍頭還在流水,她一張嘴,直接嗆了一大口水,差點沒呼吸上來。

  林染一叫,徐寧歡就鬆了手,轉身離開。

  傭人聽見叫聲急急忙忙趕過來,林染頭髮凌亂,濕噠噠的水往下滴,沾濕了衣服不說,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瘋狂咳嗽,狼狽到了極點。

  管家也跑了過來,見狀都驚了,但反應極快地讓人把林染扶起來,拿了毛巾給她擦頭髮,帶她回去換衣服。

  林染從嗆水中緩過來,一把甩開傭人的手,怒氣沖沖地下了樓,管家急忙跟了上去。

  「干小姐,你頭髮還沒擦乾呢,小心感冒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