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無所謂,她自會出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嘿呀!」

  當謝元棠從龍案底下鑽出來的時候,眾人都傻眼了。

  小姑奶奶誒!

  你到底啥時候鑽進去的?

  冷雲朝扭頭看向自己旁邊。

  小外甥女不是一直在他跟前站著嗎?

  連虞龍都愣了一瞬。

  一瞬就夠了!

  謝元棠張開雙臂,青蛙似的往前一跳一撲,清脆的嗓音響徹整個大殿:

  「我撲!」

  隨著這道略顯滑稽的聲音,謝元棠抱緊虞龍的雙腿。

  雙手飛快一拍,帶著麻藥的銀針飛快刺入虞龍的膕窩和……屁股!

  「唔!」

  下一瞬,虞龍面色猙獰地倒在了地上(沒法不猙獰,屁股針的疼痛,懂的都懂)!

  飛奔而來的司徒冉和侍衛等人立刻上前制服了他。

  謝元棠拍拍小手,站起身來,對司徒冉道:「不客氣,不用謝!」

  司徒冉:「……」

  說完,謝元棠背過身,一副深藏功與名的高人之姿,走到司徒擎面前。

  就在司徒擎以為她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見她身子一低,沒影了!

  眾目睽睽之下。

  謝元棠撅著小屁股,掀開布簾,又鑽回了桌子底下!

  眾人:「……」

  不是,你怎麼還爬回去了?

  那裡是你家啊?

  司徒硯內心:娘子真可愛!

  司徒擎皺眉看著桌子,剛才不知道她藏在那裡。

  現在……

  總感覺腳底下有隻小老鼠,窸窸窣窣的!

  曲培好奇地鑽下去瞅了眼,小聲在司徒擎耳邊道:

  「皇上,桌子底下有一碟吃了一半的豆沙糕……」

  「估計是小皇妃餓了,正啃著的……」

  司徒擎:「……」

  他一天之內被人「弒君」兩次都沒被嚇死,這會兒卻差點被謝元棠給氣死!

  「謝元棠!」

  「給朕滾出來!」

  司徒擎大怒,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整個桌面都在抖!

  下一秒,布簾一抖,桌子底下拱出一顆小腦袋來!

  小腦袋嘴裡還叼著半塊豆沙糕!

  謝元棠口齒不清地問:「護皇?腫麼啦?找我&*%(有事咩)?」

  司徒擎臉都氣黑了:「好好說話!」

  謝元棠站好,咽下嘴裡的豆沙糕,歪了歪頭:「父皇找我有事?」

  司徒擎看著她嘴邊那些豆沙糕碎屑,眉頭皺得死緊:「你就這麼餓嗎?這是什麼地方,也由得你胡鬧!」

  謝元棠點點頭:「餓啊!父皇,我才九歲哇!餓得本來就快,還被人推下井再爬上來……肚子裡吃的那點早消化完了!」

  她這一提,眾人才想起今晚所有事的起因,都是因為虞貴妃派人將謝元棠扔到了井裡。

  也不怪他們,主要是後面事情發生得太出乎意料了,又是虞貴妃害死言意瀾,又是虞家搜出龍袍的。

  以至於,大家都快忘了謝元棠和司徒硯這兩個小倒霉蛋了!

  聽她這麼一說,司徒擎也微微怔了下,怒氣消了點,卻還是沉聲道:「就算如此,也不能鑽桌底下偷吃。」

  謝元棠眨眨眼,嘟囔了句:「那我還護駕有功呢!」

  司徒擎:「……」

  謝元棠嘻嘻一笑,乖巧地道:「父皇,這裡跟我們沒什麼關係了吧?」

  「看在我護駕有功的份上,我和夫君可以先離開嗎?夫君衣服還濕著呢,再不換衣裳會生病的。」

  司徒硯怔怔地望向謝元棠。

  sᴛᴏ𝟻𝟻.ᴄᴏᴍ

  連他都忘了他還穿著濕衣,可是卻有人,一直替他記得。

  司徒擎看著一聲不吭跪在那兒的兒子,今晚……

  其實他最對不住的,就是這個兒子。

  想到這裡,司徒擎嘆了口氣,一擺手道:「你們倆下去吧。」

  「曲培,讓御膳房重新做些熱食,再宣御醫給他倆看看。」

  「是。」

  曲培連忙下去吩咐宮人。

  謝元棠開心地跑到司徒硯身邊,朝他伸出小手:「夫君,走啦!」

  司徒硯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此刻盯著那小小的掌心,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終於微微勾起一絲笑。

  只是他還是搖了搖頭。

  他不能走。

  他不知道司徒擎會做出什麼決定,但言關清是為了他母親才跪在這裡請命,他幫不到什麼忙,至少不能提前退場。

  謝元棠知道他的心意,嘆了口氣,走上前執著地拉住他,小聲道:「夫君放心啦,我們一走,事情就好辦啦。」

  司徒硯迷茫地眨了眨桃花眼。

  他們走了事情才好辦?

  想不通,但娘子不會騙他。

  司徒硯乖乖跟著她起身,兩人也沒看旁人,手拉著手往外走。

  冷雲朝立刻道:「皇上,臣也餓了!」

  這裡這些破事兒跟他又沒關係,他要跟著外甥女,省得人再掉井裡去!

  司徒擎無語地揮揮手,冷雲朝馬上轉身往外走。

  殿門口,那一大一小的身影並肩而行,將所有人撇在身後。

  司徒擎心中一動,忽然出聲:「等一等!」

  謝元棠和司徒硯同時站住,本來就慢他們半步的冷雲朝也轉過頭來。

  司徒擎抿了抿唇,問道:「謝元棠,司徒硯,你們就這樣走了?」

  「不想讓朕幫你們主持公道了嗎?」

  「不想看著……舊案重審嗎?」

  司徒硯背影微微一僵。

  謝元棠安撫地捏了捏他的拇指,轉過頭,白皙的小臉上燦笑如花:「無所謂。」

  司徒擎蹙眉。

  這叫什麼回答?

  他卻不知,謝元棠拉著司徒硯大步走出殿門後,還低聲補了一句:

  「無所謂,我自會出手!」

  她從沒想過要將所有的籌碼放在司徒擎身上。

  司徒擎能公事公辦最好,如果不能,那她就親自動手!

  至於言意瀾的事……

  謝元棠抬頭看了眼沉默的傻夫君,想起方才在大殿上時,他要站出去之前,對她說「別站出來」。

  他知道她可以幫他,冷家也可以幫他。

  但他從未開過口,只是念著她的安危,生怕她涉險。

  謝元棠笑了下,握緊他的大手:「夫君不要擔心,我會幫你的。」

  司徒硯低頭看著她,卻沒有點頭。

  跟在兩人身後的冷雲朝聽見這話,撇了撇嘴大步走上前,硬是擠進兩人中間,拉走謝元棠:「走了走了,吃飯了!」

  幫什麼幫!

  他們冷家這麼好一棵小白菜,才不交給姓司徒的傢伙呢!

  司徒硯看著走在前面的兩人,低喃道:「我要變得更強大才可以……」

  他不想讓娘子為了他這麼辛苦,不想再發生娘子被人扔井裡這種事,不想看著舅舅跪在大殿上孤身一人的樣子……

  這一切,都只因為他是傻子,他太弱小!

  那一雙始終澄澈的桃花眼,自此刻起,漸漸生出晦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