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2章 本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6602章 本體

  道家的儀軌,佛教的法陣,巫覡的祭祀等等,終歸都是從蠻荒到規整,從血腥到文明。

  哪怕是被漢室嘲諷的充滿了血腥和野蠻的羅馬降神儀式,其實相較於真正古老的儀式已經文明了很多。

  然而血腥和野蠻的上古儀式並不代表效果不好,最多是利用率不高,以及看起來不太文明,真要說效果,只要在儀式之中投入的足夠多,並且不在乎辣人眼睛,其實還真無所謂文明不文明。

  而現在展現在人類文明面前的就是真正意義上上古時代剛剛擁有了智慧和意識的生命,以一種癲狂的態度進行的,對於不知名神祇的獻祭。

  「這好像是一種古老的獻祭儀式。」作為封建迷信集大成者的李傕是第一個意識到這些出現在非洲大地上的螢光代表著什麼東西。

  「獻祭儀式?」呂布看向李傕,不由的皺了皺眉,但是沒有反駁,在封建迷信方面,李傕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沒有人可以動搖其地位。

  「很難說清誕生了蝗天的蝗蟲群算不算蘊含有智慧的生命,假設算是蘊含有智慧的話,那問題就很大了。」李傕單膝跪地,將奇蹟化外放感知著大地以及天穹的變化,去感悟這種獻祭。

  「雖說很不想承認,獻祭所奉獻的其實是智慧生命所蘊含的智慧和意識、記憶這些,至於智慧生命本身,從獻祭角度來講的話,其實並不算多麼的珍貴,這一方面我想盧西亞諾應該有很深的認識。」李傕這一刻完美的展現出來了西涼人特有的智慧風範。

  「只有這些才能穿越光陰,不會受到時光的影響,才能在變化之中維持不變。」盧西亞諾也沒在乎李傕點明了自家天賦的根基,反正有些東西就算是知道了,做不到的人還是做不到。

  「所以說,這是一場獻祭儀式?怎麼破解?」呂布毫不客氣的開口說道,其他的時候他懶得和西涼人照面,但這種時候,作為大龍頭,他必須要作為首腦站出來。

  「破解不了,如果是後世那種以小博大的儀軌也就罷了,當前這種獻祭儀式,真要說的話,就是簡單粗暴的往裡面砸入了十幾億,還是幾十億,甚至是上百億的擁有了某種特定意志的生命體,不存在說是挖了哪個地基就塌了的這種事情。」李傕搖了搖頭說道,「沒法投機取巧。」

  「有高能反應在急速降臨,未有形象顯現,但確實是降臨了,可能要進行大規模依憑。」王朗的聲音同樣從天地精氣結晶之中傳遞了出來。

  「不用說了,我們已經觀察到了。」佩倫尼斯半眯著眼睛看著天穹,在被蝗群覆蓋的天穹之中,那個位置出現了一大片的空區,而且因為蝗蟲來回飛行在那片空區的邊緣形成了毛糙的漣漪紋路,毫無疑問那就是被天量的獻祭所牽引下來的玩意兒。

  「雖說不知道是什麼,但就是那個東西是吧。」呂布單手提著方天畫戟指著陡然出現在蝗群中間的那片空區說道,然後自顧自的招呼趙雲道,「子龍,用百鳳朝陽給那個位置來一下。」

  趙雲少有的沒有反駁呂布,提起龍膽亮銀槍迸發出數十倍於正常破界的內氣,在這種無天地精氣的地方爆發出來了堪稱天崩地裂的力量,龍膽槍的高速突刺帶著光焰形成了一隻只鳳凰,而後無數的火鳳帶著尖嘯從四面八方朝著那個空區電射了過去。

  上百隻鳳凰在趙雲驚人的操控力下幾乎同時命中了蝗災之中的那塊空區,極致的暴力在鳳凰的喙尖凝聚,上百道凝聚著極限力量的火鳳尖喙撞在一起,那一瞬間天空之中就像是出現了第二個太陽。

  明明是銀藍色的光焰,在碰撞之後直接放射出來了完全和太陽一樣的光輝,璀璨而又刺眼。

  「解決了。」趙雲冷淡的開口說道,站樁打不動的目標,趙雲那就是神,比輸出呂布都比不過自己。

  「沒有,只是之前降臨的玩意兒被幹掉了,但獻祭依舊沒有停止。」李傕面色深沉的開口說道,而這個時候天空之中的蝗蟲碎渣近乎如雨而落,李傕看著已經在地面上積累起來的蝗蟲殘屍,眉頭皺成一團。

  「蝗蟲在自噬。」蘇看著天空之中不斷墜落的蝗蟲殘屍面色顯得甚是凝重,「之前應該沒有這般劇烈的自噬吧,我記得之前就算是漢室剛搞出來的時候,也不是這樣吧。」

  「沒有了首腦,蝗天也被我們打死了,蝗神也沒了,獻祭降臨的玩意兒也被我們打爆,雖說還在持續性獻祭,但已經沒有我們可以攻擊的大貨了,要不這樣吧,我們各自下手擊殺蝗蟲之中的破界、內氣離體,先解決蝗蟲可能誕生軍團天賦的問題,再想其他辦法。」佩倫尼斯壓下心頭的疑惑開口對著其他人建議道。

  「先這麼辦吧,現在真的看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呂布冷厲的掃過面前的蝗群,確定確實是沒什麼大貨,多少有些奇怪,但找不到原因的前提下,他還是決定先附和佩倫尼斯的建議。

  在三大帝國的骨幹盡皆開始巡獵蝗災之中的強大蝗蟲的時候,奧波里斯等人也坐在觀測台旁進行著討論,蝗天輕易的倒台讓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死得太快了,甚至讓人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蝗天就這麼解決了?」陳哲看著王朗詢問道,「我多少有些如墜夢中的感覺,你確定沒什麼問題嗎?蝗天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是這麼輕易就能解決的東西啊。」

  「但事實上就是消失了,剛剛誕生的集體意志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隱藏能力,如果只是我們羅馬帝國失去了蝗天的痕跡,還有可能是因為技術問題,可現在是我們三大帝國皆是如此。」優西代再次看著光影之中的意志掃描的痕跡,再三確定之後,給出了他的回答。

  「蝗神也死得太快了,完全不像是統御百億,匯聚了百億蝗蟲信念的概念體。」哈吉眉頭擰成一團,對於自身的探測結果異常的懷疑。

  𝖘𝖙𝖔55.𝖈𝖔𝖒

  「你在幹什麼?」陳哲看著已經跪在一旁開始拜著一根血色箭矢的蕭垣有些奇怪的詢問道。

  「技術層面已經完全觀察不到了,但如此輕易的消滅我絕對不相信,所以我打算用其他層面來試一試,這是我們蕭氏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用拜箭術,養出來一根必中的箭,當然這只是理論必中,可拿來做驗證應該是足夠了。」蕭垣很是沉穩的開口說道。

  漢帝國有一種特殊的弓箭天賦,就是拜箭術,將自己的精氣神拜入箭中,箭出而人亡,威力方面完全不用懷疑,非常巨大,但相比於驚人的威力,這東西其實可以拿來驗證某些玩意兒還活著沒有。

  順帶一提,漢室的老哥在意識到他們打得過澤納,但是弄不死澤納之後,專門圍觀了幾次澤納,確定了澤納的長相和神意,然後私底下十幾個老哥一起拜箭,就準備回頭上恆河戰場給澤納安排了。

  打不死?他媽的,還有打不死的?

  你讓蘇宗挨一發,蘇宗都得進入讀秒復活。

  漢室在這邊的研究院也都不是吃素的,在蕭垣開口之後,瞬間就意識到這是什麼東西。

  「這東西還能接續?」王朗看著蕭垣每拜一下,胸口就飛出一縷血色融入到放在小型祭壇上的血色箭矢之上,面色極為的震驚。

  「不能,只是經過修正,可以將一部分的特殊外力附加到上面。」蕭垣一邊拜,一邊回答,九下之後,雙手高舉將箭矢從法壇上拿下,之後搭弓射箭,「這一箭當中蝗災之核心!」

  一道血光從箭矢彈出,跨越了上百里命中了一個蝗蟲,而以拜箭術養出來的箭矢,在射中那個蝗蟲的剎那,居然直接碎掉了。

  按說就當前這種情況,三大帝國的頂級破界要接住這一招都得有防備,否則不說打死,但肯定是要見血的,而區區一個蝗蟲……

  在這一箭命中那個理論上屬於蝗災核心的蝗蟲的時候,哪怕天地精氣結晶之中沒有傳來後方人員的聲音,頂級的破界強者也在瞬間感受到了那個蝗蟲的氣機,僅僅只是那一絲特殊氣息的泄露,對於這種已經清空了天地精氣的大環境而言,也足以作為定位。

  只是幾個呼吸,三大帝國的所有頂級破界都出現在了這個蝗蟲周圍,而一直潛藏著自己,已經真正吸收了妖師智慧金絲的蝗蟲首領,擁有了智慧,甚至靠著自身極低的存在感成功玩弄了三大帝國的蝗天本體,直接暴露在了所有人類強者的面前。

  「嗡嗡嗡!」絕望的振翅,雖說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現,但帶著他心通的特殊效果,因為智慧的存在,在場已經有數人理解了蝗天的意思。

  「抱歉,我們從來不會和畜生談判!」佩倫尼斯當機立斷,他已經意識到對方繼承的是他的智慧,而以他的智慧,在這種絕望之下會幹什麼事情,歷史上已經有了參考——我會以我的方式守護羅馬。

  而完全沒有智慧的蝗蟲,能偶發性出現這種能完整吸收了妖師智慧的特殊存在,那其心智必然完全被妖師的驚世智慧所覆蓋,故而僅僅是看到這一幕,佩倫尼斯就知道,蝗天會做什麼。

  「死!」佩倫尼斯當著所有人的面第一個動手,其速度之快,甚至連呂布都有些詫異,然而蝗天的速度更快,眼見著佩倫尼斯出手,直接選擇了自爆,汲取了幾乎所有蝗蟲一縷氣機,凝聚出了三破界狀態的蝗天,在意識到自己絕對不可能逃亡之後,直接回歸天地。

  「奧波里斯,動用熾天環,準備釋放太陽金芒!」塞維魯也在瞬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當即大聲的下令道。

  在蝗天本體自爆之後,已經完成了祭天,禪地儀式,而立於天地之間的智慧生命選擇道化,將氣機回歸種群之中,一抹恢弘的意志如同火星一般出現在了萬億蝗蟲之中,而後如同彗星一般升起,又如煌煌大日一般迅速登臨天穹,真正的蝗天誕生了。

  而後所剩不多的破界蝗蟲迎著那恢弘的意志飛了過去,在那意志的渲染下,發生了自噬,而且其吸收消化繼承的效率不斷地提升,自噬、修復、繼承、登臨,伴隨著對於集體意志的追逐,幾十隻破界飛蝗在追上那恢弘意志的時候就只剩下了一隻。

  一隻前所未有的強大飛蝗!

  「果然是這樣嗎?」佩倫尼斯看著僅剩的飛蝗,面色無比的難看,這就是他智慧,這就是他守護羅馬的方式,自己可以死,但自己會留下後手,並且會再培養出來一個更為強大的自己,代替自己守護羅馬。

  「繼承了上萬億的氣機,在散落的時候,也將登天之路融入到了上萬億的奇蹟之中,分散回去了。」蘇的面色變得異常的難看,這個蝗天本體的思路,簡直和某個人完全一樣——能活下去最好不過,但如果必死無疑,那麼我一定要將我的機會和希望傳遞給所有人。

  更糟糕的是,蝗天比佩倫尼斯做的更好,佩倫尼斯只能將希望傳遞給公民,而蝗天真正將這些傳遞給了每一個蝗蟲。

  伴隨著恢弘的意志落入到最後那一個破界蝗蟲身上,人類破界強者的最終道路終於顯現,如破界之中感知極為靈敏的強者,已經察覺到新生蝗天體內的那枚天地精氣結晶已然破碎,一種不朽的氣息開始在新生蝗天的肌理上開始成型。

  「金性不朽?」呂布咬牙看著那已經突破了一尺長,黃粉色之中帶著玉質的蝗蟲,一些他只是聽過,但沒有見過的東西在他看到那個蝗蟲的時候陡然浮現在了他的腦袋裡。

  沒有第二句話,呂布直接汲取了趙雲的力量,提著方天畫戟以斬碎一切的覺悟砸了過去。

  這周補番外,沒什麼說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