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發個朋友圈而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961章 發個朋友圈而已

  實驗室現在很忙,大家都忙於對實驗計劃的改進,楊平只要有空一定會往實驗室跑。

  做醫生做到一定的程度,搞科研是必須的,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頂級醫生必須選擇臨床與科研並重,醫學需要發展,原有的技術需要改進,甚至需要創造全新的技術,這些工作必須由科研來完成,單純依靠臨床的經驗積累不可能推動醫學的進步。

  實驗室主任唐順現在又增加一項秘密任務,如果這事壓在別人身上還真的分身無術,實驗室的科研工作本來就這麼忙,怎麼可能應付這麼多事情,可是他是唐順,完全可以應付過來,時間管理大師不是浪得虛名,而是有真才實學的。

  這事梁胖子是知道的,據說看到唐順同時跟16個微信好友在聊天,而且手不忙腳不亂,順帶還可以看看論文,聊天的同時在知識的海洋吸取營養,什麼事都不耽誤,這年頭同時交往這麼的女友也大有人在,但是在公開狀態下交往,16個女友相互知情還能和睦相處心甘情願,很難找出第二個。

  聽說唐順要施展絕技的時候,梁胖子很想去看看導師的實操,以前只是聽理論,現在想看看導師從頭到尾的經典案例演示,但是很可惜,手術室太忙,根本抽不出時間,白白浪費這種千載難逢的學習機會。

  梁胖子一直弄不明白,為什麼唐順這麼忙,也沒有多少時間去陪女友,而這些女人不埋怨他,不找他麻煩,一個個還生怕自己被甩掉,竭盡所能討他開心。那個空姐現在總是埋怨梁胖子沒時間陪他逛街買包包。

  人比人有時候氣死人,老天爺賞飯吃,而且賞了一碗軟飯給唐順,這傢伙要不是讀博士搞科研,如果去那些什麼會所,絕對是萬人迷,而且靠的不是皮囊,而是某種內在的其它魅力。

  聽說楊平要去實驗室兜風,梁胖子趁機跟在楊平的後面,可是剛剛來到實驗室沒多久,手術室那邊就來電話說有事讓他去處理,梁胖子雖然目前現在手底下只有兩個醫生,但好歹也是麻醉科主任,哎,現在這麼忙,再也沒有時間跟在導師左右接受耳提面命。

  實驗室的人才隊伍越來越強壯,科研員和在讀的博士碩士加起來有幾十個,在編的科研員都是已經畢業的博士,這些都是唐順精挑細選出來的頂尖人才。

  在讀的博士、碩士也是實驗室一支重要的力量,這個群體的生活是比較苦逼的,他們領著微博的隨時可能被拖欠的補貼,過著996的生活。

  好在三博醫院的實驗室不缺錢,有楊平這個大佬撐著,各種社會資助源源不斷,這些在讀的博士和碩士的補貼是全國最高的,不僅補貼豐厚還不用996,這些年輕人可以憑藉補貼去談談戀愛。

  正兒八經的研究員就更不用說了,工資完全不按學校和醫院的標準來,他們都是領雙份工資,既可以享受醫院和學校的編制工資,又可以拿科研基金這邊發放的高薪水,一般的科研員都是年薪四十萬以上,更別說頂尖科研員,動不動就是幾百萬的年薪。

  所以三博醫院的實驗室和外科研究所是醫學生做夢都想去理想之地,很多在國外讀書和工作的頂尖人才得知這邊的情況後,紛紛有回國的打算,關鍵這邊不是僅僅錢多,工作氛圍特好,不需要什麼請客吃飯敬酒溜須拍馬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說實話真正的頂尖人才最怕也最不屑於搞這些,只想安安靜靜踏踏實實搞研究。

  來到實驗室的辦公區,辦公區和實驗區是分開的,隔著一面玻璃牆,辦公區沒什麼特殊要求,非常隨便。而實驗區因為醫學生物實驗的特殊性,不管是硬體環境還是管理制度都有嚴格的要求。

  辦公區的角落裡,一個傢伙正在玩電腦遊戲,而且玩得十分投入,楊平已經習以為常,一點也不在乎。

  唐順說這個傢伙別看一天無所事事,現在整個實驗室的軟體都是他開發的,他不僅精通醫學和生物學,而精通電腦編程,所以非常適合開發各種醫學實驗室的軟體。

  在某些大型實驗室,工作軟體都是自己開發,因為一般的程式設計師或軟體開發公司沒辦法深入掌握醫學和生物學知識,即使客戶告訴開發者軟體的需求,開發者也沒辦法開發出來。

  這個傢伙自從被唐順招聘回來後,天天研究這方面的軟體,他現在在網上拉到一個團隊,別看他一個人在搗鼓,其實有一個團隊給他打工,他編寫的第一個軟體已經投入使用,效果非常好,比較以前花費巨額資金購買的軟體,效果更好,功能更全面,運行更快更穩定。

  各行各業專業程度極高的大型軟體其實是我們的薄弱環節,別看網際網路行業幹得熱火朝天,大公司動不動就是市值上千億。但是一些基礎性的軟體比如各種大型工業軟體,全都被歐美掌握,因為這種軟體開發的難度極大,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財力和時間,沒有公司願意去這種長期基礎性的投資。

  這個玩遊戲的傢伙是個怪人,平時工作沒什麼規律性,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休息,有時候會打遊戲,不過他不會影響別人,他一個人在角落裡調成靜音,自己玩自己的,一些天才人物具有自己的個性不足為奇,所以管理這種隊伍其實需要寬鬆自由的環境。

  「有什麼困難沒?有困難就提出來。」

  楊平逛一圈實驗室,在辦公室坐下來。

  「我們想建立一個科研軟體開發團隊,這個團隊需要獨立出來,為我們的實驗提供應用軟體保障。」

  唐順提出自己的困難,他知道玩遊戲的傢伙有網上團隊,但是需要增加經費。

  「你自己寫個報告給基金會申請就是。」楊平點點頭。

  「好呢!」

  唐順是有這個權限的,楊平給了他足夠的權限,不過為了表示尊重,唐順還是會及時將一些重要事情匯報。

  「還有其它的困難沒?」楊平問道。

  唐順搖搖頭。

  其實楊平問的是關於李穎彤的事情,李穎彤已經回國報到,不久後就開始上班,楊平需要李穎彤踏踏實實上班,人在這,心也在這。

  「李穎彤工作生活上沒什麼困難吧?」

  「沒有!」

  楊平低聲說:「好,我需要她人在這,心也在這,她是一個不可多的人才。」

  「明白,教授!」唐順很是自信。

  ''沒有困難吧?」

  「沒有!」

  笑話,說有困難不是蔑視我最擅長專業嗎?要是說有困難,這才是自己最大的笑話。

  在實驗室轉一圈了解最近的進度,雖然實驗遇上瓶頸,現在艱難前行,這不過是相對於自己以前最順的時候而已,要是跟別的實驗室比較,那進展速度仍然是一騎絕塵。

  從皮膚擴增技術的研究中,獲得了大量關於皮膚細胞複製分裂的成果,將這些成果應用於肝臟的擴增,目前已經取得一點小小的進展。

  肝臟與皮膚一樣,本身具備很強的再生能力,如果能夠將肝臟從人體內取出一小部分,然後像皮膚擴增這樣放在實驗室進行擴增,擴增到一定的程度再移植到患者的體內。

  這樣,有些患者只要自己肝臟還有少量的正常細胞,就可以使用這種技術做到自體移植,而如果患者已經沒有正常的肝細胞,一定需要異體肝移植,這對供肝的患者也是非常有利,只需要取出一點點肝臟組織,可以實現異體肝移植。

  𝓼𝓽𝓸55.𝓬𝓸𝓶

  對於供肝患者來說,可能連手術都不需要做,只需要進行肝穿刺取出一些肝臟組織用於實驗室擴增培育。

  而使用細胞凋亡治療腫瘤的研究現在困在K因子的體內表現上,K因子已經修改很多次,還是不能在體內發揮太大的作用,能夠想到的K因子的類似結構蛋白幾乎全部試驗一遍,沒有一種是合格的。

  如果要去突破,必須另避蹊蹺,比如對K因子進行偽裝,讓它躲開人體的攻擊,或者為它尋找一個合格的運載工具,讓它在運載工具的保護下達到目的地。

  空間導向基因的實驗目前取得一些新的突破,一些疑似基因片段目前正在進行功能驗證,這個過程比較繁瑣,不過科研就是這樣,越是深入難度越高。

  整個實驗的推進還算平穩,遇上困難是正常的,畢竟這些實驗已經取得非常大的成果,要再往上突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楊平在實驗室跟唐順聊了很久,也給了一些意見給唐順,然後去華僑樓看看小蘇,小蘇這幾天預產期到了,她在華僑樓待產,在華僑樓待產是三博醫院給小蘇的特殊待遇。

  正走在去華僑樓的路上,曼因斯坦發來幾條微信。

  曼因斯坦現在漢語說的不錯,其實這種天才人物學什麼都快,就看他是否願意學。

  比如讀中學時,有些同學遊戲玩得好,總是覺得學霸讀死書,除了讀書什麼讀不會,連遊戲也玩不好。

  這些人是沒明白一個道理,這些學霸不是玩不好遊戲,而是他不想玩遊戲,因為他的目標是高考,如果有一天高考將遊戲列為科目之一,相信這些所謂遊戲玩的好的同學會被學霸虐成渣渣,除了體育那種需要先天身體素質的特殊領域,學霸的學習能力、學習習慣與學習欲望放到任何一個領域,都比常人更容易獲得成功。

  曼因斯坦發微信其實是要求楊平合作,這不是第一次,他已經幾次提出要和楊平建立科研上的合作關係,他的神經損傷修復研究已經遇上不可逾越的障礙,他的偉大事業換頭手術要獲得成功,必須攻克脊髓和周圍神經損傷這個難題,他提出的原細胞修復是一個宏偉的課題,可是現在連門都沒摸著,楊平的空間導向基因讓他看到了門在哪裡,門就在楊平那裡,如果將空間導向基因應用於脊髓和周圍神經損傷修復,說不定可以實現脊髓與周圍神經的原細胞修復。

  對於曼因斯坦的合作,楊平暫時沒有同意,諾貝爾獎暫時沒有著落之前,他是不會同意德國佬的合作,合作,總得有點誠意吧。

  當然曼因斯坦的誠意非常大,幫助楊平參評諾貝爾獎是他的投名狀,論成果,楊平的成果價值完全是諾獎級別的,剩下的就是必須得到評委們的認同,這需要得力的人去遊說,因為過於先進的東西往往是難以展示的,不是每個人都懂。

  楊平邊走邊跟曼因斯坦微信聊天,路上碰到很多同事,大家都尊敬地叫一聲楊教授,在大家心裡,楊平可是神人。

  半路還碰到夏院長,夏院長告訴楊平歐連峰的事情遠遠沒有完,此事在當地引發一場大地震,一連串單位很多人受到嚴厲的處罰,有些違法的還受到法律的制裁,涉事工廠被勒令停產,很多工人跟著拿到了賠償。

  楊平豎起大拇指:「我們夏院長出馬,不法分子一網打盡。」

  夏院長一愣:「這可不是我的功勞,我派去的人被人亂棍打出來,這是你的功勞!」

  「我的?」楊平覺得自己對這件事可是沒出什麼力。

  夏院長說:「你自己不知道,你當時發個朋友圈表達對此事的不滿,對歐連峰的同情。」

  朋友圈?

  楊平想起來,自己當時確實隨手發了一個朋友圈。

  「發個朋友圈這麼大威力?現在這網際網路真是好。」楊平感嘆。

  夏院長瞪了楊平一眼,丟下一句然後急匆匆地離開:「你也不看看你的微信朋友都是些什麼人!」

  留下楊平站在原地思考,難道自己的朋友圈威力這麼大,自己怎麼從來沒有想過呢。

  ——

  此時的美國,里高揚已經變得形容憔悴。

  這位北美豪強家族的掌門人最近倒霉透頂,病情越來越嚴重,但是手術的問題還沒有落實,他正在絞盡腦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現在新的問題已經到來,而且十分緊迫。

  在家族負責情報工作的羅爾夫將一份極為重要和緊急的情報擺在里高揚的面前,所有的情報概括起來其實只有一件事:有人想秘密除掉里高揚,原因也很簡單,他已經對楊平構成嚴重的人身威脅,間接威脅到很多巨頭的生命健康。有幹掉他意願的不是一個家族,而是幾個,據說包括歐洲的幾大家族,還有北美本土的家族。

  「這些混蛋-——」

  里高揚罵道,玩鷹的現在被鷹琢眼,心裡確實很惱火。

  「非十分緊迫必要,你現在不要外出,我們正在想辦法解除這種威脅,這不是開玩笑,這是已經要真刀實槍地解決你。」

  羅爾夫認真地警告。

  「為什麼?」

  「因為楊平教授是他們的保障,沒有哪個老爺會不重視這種神一樣的醫生,你犯了眾怒,說實話,如果是我,很可能也會針對你,你知道這些人最怕什麼嗎?他們最怕的就是你現在最怕的,你現在為什麼絞盡腦汁去找他做手術?為什麼如此渴望,試著想一想,現在如果楊教授可以給你做手術,而有人要針對楊教授,你會怎麼做,你會掃除這個障礙,因為你要活下來,而只有他可以讓你活下來,事情就這麼簡單。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的打打殺殺,大多都是為了利與名,那麼為了命的打打殺殺可能會更加果決而激烈。」

  里高揚長吁一口氣:「可是我已經放棄了原來的計劃。」

  「但是他們不認為,首先他們不確定你是否真的放棄,其次就算你真的放棄了計劃,在他們看來,你頭腦里一旦有過這種想法,即使暫時放棄,那麼可能隨時啟動這個想法,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讓你消失,消滅肉體是最簡單粗暴的辦法,也是最可靠的。」羅爾夫冷靜地告訴里高揚。

  「!」

  里高揚罵了一句粗話。

  「他們不怕我報復嗎?」

  「笑話,你得罪的不是一個人,不一個家族,而是眾多家族,你怎麼報復?你要以一己之力對抗世界?何況我們自己的那些長老們也一直反對你的計劃,只是你想偷偷地執行。」

  羅爾夫不得不告訴這位老友現在的處境。

  里高揚立刻沉默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被一個醫生按下去,而且這個醫生自己居然還不知情,其他人給他出頭,把自己按下去,好歹自己也是北美的豪強,習慣了霸道,現在怎麼適應這種事情。

  「反正現在即使他們不出手,我這種情況也活不了多久,我的神經外科醫生約翰內森說,病情已經越來越嚴重,必儘快手術,就這樣吧。」里高揚很是無奈。

  「還有一線希望,去找銳行醫療的黃佳才,與他們達成和解,這事就能夠迎來轉機。我們做過試探,對方的要價很高。」

  「都答應吧。」

  PS:這段時間太忙,總是更新跟不上,請大家原諒,我會儘量讓更新穩定下來,謝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