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求婚聖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劉氏嚇了一跳,連忙用帕子捂住她的嘴角:「怎麼吐血了啊?來人,快點抬四小姐回去,快點請大夫。Google搜索sto55.com思兔閱讀」

  小五急得亂跺腳,他急著要背雲鸞出去。

  可惜,他身板太小,完全承擔不住雲鸞的重量。

  大嫂體格比較健碩,平日最愛舞刀弄槍,所以她二話不說跑過來,讓二嫂扶起雲鸞搭在她背上。

  劉氏哭著在一旁幫忙,幾個人扶著雲鸞,急匆匆地往鸞鳳閣而去。

  婢女如春看到這幅架勢,嚇得紅了眼睛哭著喊著小姐。

  沒一會兒,大哥二哥,還有父親便急匆匆地趕來。

  三姐拽著氣喘吁吁的大夫入內,在眾人焦急的目光下,大夫忐忑不安地把脈查看病情。

  雲鸞目光恍惚的,看著眼前這一個個熟悉的至親。

  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還有三姐。

  父親母親他們都沒死,他們都還活著……

  她的眼睛,漸漸地模糊。

  她想去伸手,抱一抱他們,但她整個身體都非常虛弱,眼皮沉重的,更是睜不開。

  劉氏的手,一直都緊緊的握著雲鸞的手,不曾鬆開半分。

  在劉氏溫暖的懷裡,雲鸞的意識不受控制地漸漸模糊,不知不覺地沉睡了過去。

  半刻鐘後,大夫診脈結束,他說四小姐感染了風寒,又因為情緒激動,急血攻心所以才吐了血。

  他開了藥簡單交代了一些情況。

  大嫂去送周大夫離開,一家人不敢打擾雲鸞休養,紛紛悄悄地離開了內室,全都聚集在了廳堂。

  二嫂讓下人上了茶點。

  劉氏愁眉深鎖,沉著臉看向雲傅清:「我都說了,不能將她關這麼久,偏你要狠心關她。現在好了,她感染了重風寒,剛剛又吐了血,我的鸞兒啊,這次是丟了半條命啊。」

  雲傅清板著臉,一言不發。

  劉氏看著,越發來氣。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今天我就把這話撂在這裡了,鸞兒喜歡睿王,那就讓她喜歡去。我們家誰都不許再反對……若是我們再反對,鸞兒的這條命還要不要了?這可是我拼了命,十月懷胎生下的寶貝肉疙瘩,你們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三姐雲傾捏了捏劉氏的肩膀,她抬頭看向雲傅清,附和著說道:「父親,母親說得沒錯,既然四妹這麼痴心睿王,我們就不要棒打鴛鴦了。」

  「是啊父親,小四從小便是一根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那種。再這樣拖下去,說不定她真的要想不開了。」二哥雲楓素來性子急,沉不住氣,率先嚷嚷起來。

  他年紀與雲鸞就相差兩歲,兩人平日裡總是打打鬧鬧,他是第一次見到雲鸞這樣死氣沉沉,病入膏肓的模樣。

  看著平日活潑愛闖禍的妹妹成了這個鬼樣子,他心裡比誰都要難受。

  二嫂看著雲楓的焦灼模樣,她也跟著勸了幾句。

  小五雲淮從小便依賴雲鸞,其他幾個兄姐時常要上戰場,唯有雲鸞陪他玩的時間更多,所以他對雲鸞也更親近。

  他紅著眼睛,直接跑到了雲傅清那裡,屈膝跪在了地上,撒嬌似的扯著他的衣袍。

  「爹,求你可憐可憐四姐吧。看她那麼痛苦,我也跟著難受……」

  大嫂扭頭,看著自家夫君眼底那擔憂的神色,她嘆了口氣看向雲傅清也跟著勸道。

  「公爹,四妹的性子我們都了解,如果我們不鬆口,恐怕她是要抗爭到底了……怕就怕她嫁不成睿王,要為睿王殉情。」

  雲傅清嘆息一聲,眼底掠過幾分無奈。

  在這屋裡的人,全都是他的血肉至親,他們疼惜寵愛鸞兒,他又何嘗不是?

  他對鸞兒的一顆慈父之心,從來都不比他們少半分。

  只是睿王這人,根本就不是鸞兒的良配。

  可,他說破了天,終究還是無法扭轉鸞兒的心。

  雲傅清閉了閉眼,滿臉的疲憊。

  「當今聖上,有五個兒子,且並未立太子。這五個兒子皆已成年,個個出類拔萃。這皇位有的爭了……原本我們雲家不涉入黨爭,只看那些王爺爭個你死我活就是,我們獨善其身就好。」

  「如今鬧出了三日前的那件事,哎,我們雲府註定是要與睿王府脫不開了。這局勢已定,我們雲家勢必要捲入這朝堂奪嫡的風雨詭譎中了。」

  雲慎素日做事考慮周全,到了此刻,他也不得不說道:「父親,就算小四沒和睿王有牽扯,我們雲府想要獨善其身,那也是不太可能。奪嫡愈演愈烈,誰都無法擺脫這樣混亂的局面……」

  雲楓難得靜下心來,開始思索將軍府與皇室中人摻雜的暗涌:「我們屢屢與那些皇子撇清關係,哪位皇子都不選,他們個個都會視我們為眼中釘。他們會覺得,如果一件武器不能為己用,寧願毀了也不會讓給別人。」

  「到時,我們將軍府處在水深火熱當中,恐怕聖上還沒抉擇出儲君人選,我們將軍府率先成了他們奪嫡的犧牲品。」雲慎憂慮重重地嘆息道。

  兩個兒子的這一番話,徹底點醒了雲傅清。

  他猛然站起身來。

  是啊,將軍府雖然不參與黨爭,可他們手握兵權,再獨善其身,卻也無法脫離這場政治漩渦。

  其他人跟著起身,一雙雙眼睛帶著殷切,目光灼灼的看著雲傅清。

  「父親……」

  「公爹……」

  雲傅清回望著他們,一字一頓回道。

  「明日上朝,我就在金鑾殿上,親自向皇上請旨,讓他為鸞兒睿王賜婚。」

  ——

  雲鸞在睡夢中,似乎又回到了臨死前的那一幕。

  她痛苦地看著睿王蕭玄睿擁著身懷六甲的尹白蓮向她走來。

  忠心的婢女如春憤恨地一頭撞向尹白蓮的肚子,蕭玄睿一腳將她踢飛。

  如春當場血濺身亡,蕭玄睿蹲在雲鸞面前,一一向她敘述,雲家人都是如何慘死的。

  他眼底閃爍的皆是得意,雲家人的死,就像是他的軍功章一樣,他滿臉都是炫耀。

  他說,是他設計污衊雲家人密謀造反,是他親自下令,坑殺九萬雲家軍。

  他更是設計三姐,為了救他而死。

  他故意命令那些軍士,為難雲家婦孺,大嫂為了保住她弟弟,一頭撞在了侍衛的刀口上也死了。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