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攔截父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的價值被利用殆盡後,蕭玄睿將她丟入冷院,任她自生自滅,再也沒有看過她一眼。記住本站域名sto55.com

  她被困在這四方院裡,不知年月幾何——

  疼她的二嫂,偷偷跑到王府想要接濟她,被王府的侍衛發現,一腳踢到了肚子。

  二嫂那時已經快要臨盆,那一腳下去一屍兩命。

  之後,他又讓人撩撥離間她與母親的關係,母親與她斷絕母女情分。

  最後母親抱著小五,絕望地跳井自殺。

  一樁樁一件件,全都是蕭玄睿在謀劃,在布局,為的便是將雲家所有人,殘忍的推入地獄。

  嗡的一聲,腦袋猶如針扎般的刺痛。

  雲鸞大汗淋漓地睜開眼睛,猛然坐起身來。

  她有些恍惚地望向四周,這才驚覺,剛剛那一切皆是夢境,她真的重生了,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想起夢中那一幕幕,她的氣息紊亂至極,滔天的恨意在心中翻湧。

  她恨不能活撕了蕭玄睿和尹白蓮那兩個畜生。

  突然,幾道竊竊私語聲,從外面傳入她的耳畔。

  「娘,父親今天能求來賜婚聖旨嗎?」

  「應該可以,這些年,你們父親從未求過皇上什麼。」

  求婚聖旨?父親已經上朝入宮了嗎?

  雲鸞呼吸紊亂,手指緊握成拳,眼眸猩紅一片。

  她連忙掀開了被褥,赤腳下了床榻。

  誰知,剛剛站起身來,她的腦袋便傳來一陣暈眩。

  她呻吟一聲,身子一歪又跌倒在了床上。

  內室的動靜,驚擾了外面的人。

  劉氏帶著三姐雲傾,連忙奔入內室。

  她們將雲鸞攙扶起來。

  劉氏滿眼都是擔憂地看著雲鸞:「鸞兒,你這是幹什麼?你身體還很虛弱,趕緊趟回床上繼續養著。昨夜你發了一夜的高燒,這到了天亮才好不容易好轉。」

  雲鸞一陣恍惚,她緊緊地攥著劉氏的衣袖。

  「母親,帶我去見父親,我不想嫁給睿王了……」

  劉氏蹙眉,滿眼不解地看著雲鸞:「鸞兒,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滿心期許,能夠嫁給睿王嗎?你父親好不容易鬆口……他剛剛出發入宮。」

  雲鸞有些氣息不穩,紅著眼睛,鄭重其事地看著劉氏。

  「母親,我想過了,父親說的沒錯,睿王不是我的良人,從前我年紀小不懂事,看不懂這一點,如今大病一場,我全都想明白了。」

  劉氏一怔,她眼底滿是詫異。

  「鸞兒你怎麼胡言亂語呢?莫不是病糊塗了?」

  她說著,便伸手摸了摸雲鸞的額頭。

  溫度正常啊,熱度已經退下去了。

  雲傾滿臉擔憂地看著雲鸞:「小四,你沒事吧?」

  雲鸞搖了搖頭,她現在根本沒時間,向她們多做解釋,不理她們異樣的目光。

  她朝著外面大聲喊如春。

  如春疾步跑了進來:「小姐。」

  「趕緊讓人備馬,我要去宮門口,攔截父親……」雲鸞撐著頭部的暈眩,慢慢地站起身來。

  如春有些遲疑,雲鸞低斥一聲:「怎麼?還不去辦?」

  如春的身子一抖,很少見小姐這麼凌厲的樣子。

  她連忙低聲應了,頭也不回地朝著外面跑去。

  雲鸞扯了一件外衫,裹在身上,步履不穩地朝著外面走去。

  劉氏怎麼都想不明白,這個女兒怎麼就突然轉了性,突然就不願嫁給睿王了。

  她走過去,抓住了雲鸞的胳膊。

  「鸞兒……你又要鬧什麼?」

  她聲音裡帶著的滿是疲憊。

  雲鸞紅著眼睛扭頭看向劉氏:「母親,從今往後,女兒再也不會胡鬧了。三姐,你看著母親,我的事,由我自己解決。」

  雲傾眼眸複雜地看著雲鸞,這一刻,她居然覺得小四是如此的陌生。

  好像,她突然間就長大了。

  雲鸞推開劉氏,疾步朝著外面走去。

  這一路,她走得極為艱難。

  腦袋眩暈得厲害,胸膛里的心臟,好似將要跳出喉嚨般。

  雙眼所看到的東西,全都天旋地轉——

  她伸手,捂住難受的心口,靠在廊道的一個柱子旁歇了幾口氣。

  雲傾從後面追上來,攙扶住了她的胳膊:「小四,你怎麼樣?你的臉色很難看,你想要做什麼,我替你去做,你回去躺著好嗎?」

  雲鸞緊緊的抓著雲傾的衣袖,她眼眶微紅,怔怔地凝著自己的三姐。

  想起前世,三姐死時的慘烈畫面,她喉嚨間忍不住翻湧著一股股腥甜。

  三姐素來知道,她喜歡睿王,所以在蕭玄睿遭遇伏擊時,她沒有半分猶豫,擋在了蕭玄睿的面前。

  那一把彎刀,直接穿胸而過。

  三姐當場斷氣死亡,死前還喊著雲鸞的名字,讓她一定要幸福。

  想到前世那一幕,雲鸞氣息紊亂地閉上眼睛。

  再睜開眼時,她已經調整好了自己怒恨的情緒。

  她一臉孤勇,就像是一隻從地獄爬出來的鬼,即使飛蛾撲火,粉身碎骨,她也要拼勁全力去彌補,去保護好她的每個至親至愛之人。

  雲鸞推開雲傾,哽咽著聲音說了句:「三姐,我今年十六歲了,我已經長大成人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去解決。雲家兒女,向來坦坦蕩蕩,無所畏懼的。」

  她扭頭,衝著雲傾勾唇一笑。

  而後,她便挺直脊背,撐著一口氣,一步步朝著大門口走去。

  這一路,她脊背的衣服,漸漸地被汗水浸濕——

  這條路即使再長,再難,她就算是跪著,也要繼續走下去。

  走到大門口時,雲鸞腦袋暈眩得更加厲害,她伸手扶著門框,緩了緩神。

  一張臉頰慘白如紙,額頭不斷地冒出冷汗。

  整個身體,都控制不住的戰慄發抖。

  她狠狠地咬破了唇角,鐵鏽般的甜腥味道,頓時流竄在口腔內。

  嘴角的疼意,當即讓她清醒了幾分。

  如春備好了馬車,連忙跑過來,攙扶住了雲鸞。

  「小姐……」

  「扶我上馬車……」雲鸞咬牙吩咐了句。

  如春低聲應了,扶著雲鸞上了馬車。

  這一路上,雲鸞不停地催促車夫,讓他快一點,再快一點。

  ——

  睿王府的書房,蕭玄睿身穿一襲絳紫色的錦衣華服,正拿著毛筆寫字。

  突然外面走進來一個侍衛。

  「王爺,鎮國將軍這會兒,已經到了宮門口。據屬下打聽得知,雲四小姐感染了風寒,病情挺嚴重的。應該是以病情,逼著鎮國將軍讓他入宮請旨,讓聖上為王爺和她賜婚。」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