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絕望吐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蕭玄睿輕勾唇角,眼底掠過幾分輕蔑。記住本站域名sto55.com

  「那個蠢貨,真是沒有讓本王失望啊。本王稍微勾勾手指,她就猶如一隻狗般搖尾乞憐,拜倒在本王的袍下了。」

  「吩咐下去,立即將敵國進犯邊境的事,通報上去。這一次,本王要送父皇一個大禮。」

  侍衛低聲應了,連忙退出辦事。

  蕭玄睿丟了毛筆,負手而立站在窗欞前,凝著那天際的烏雲密布。

  「這一次,本王定能利用將軍府,給父皇立一個大功。雲鸞,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

  「來人,伺候本王更衣,本王要入宮上朝。」

  ——

  這一路上,馬車以最快的速度,在街道疾馳。

  過往的行人,看見是將軍府的馬車,紛紛避讓。

  雲鸞坐在馬車內,緊緊的攥著簾幕,手裡冒出不少的汗水,那汗水幾乎都將帘布給浸濕了。

  她的面色潮紅,剛剛降下去的溫度,又慢慢地灼熱起來。

  馬車顛簸,顛得她整個人昏昏沉沉。

  她依靠在車廂,很想閉眼睡去,可一旦思及父親入宮會請旨賜婚,她又狠狠地用貝齒,咬破了自己的嘴巴。

  頓時,血腥味在口腔里,四處流竄。

  唇上的刺痛,再一次讓她清醒了幾分——

  如春坐在一旁,不敢吭聲,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雲鸞諱莫如深的神色。

  她看著小姐破損流血的嘴角,眼底閃爍得滿是擔憂。

  馬車在距離宮門口四五百步時,雲鸞挑起帘布,看見了父親入宮的背影。

  他穿著武將官服,與其他幾位武將,並肩踏入宮門。

  雲鸞連忙跨出一步,揚聲大喊了聲:「父親,留步……」

  這一聲,可謂是聲嘶力竭。

  幾乎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喊完這句,她便忍不住低聲咳嗽了幾聲。

  喉嚨里頓時傳來,強烈的刺痛感。

  雲鸞的身子一歪,差點跌出馬車,摔在地上。

  如春及時伸手,拉住了雲鸞的胳膊。

  可能因為距離比較遠,雲傅清並沒有聽到雲鸞的吶喊聲。

  他腳步未停,踏入宮門,瞬間便消弭了身形。

  雲鸞滿眼都是焦灼,她攥著粘稠的手掌,讓車夫加快速度衝過去。

  車夫膽小如鼠,有些遲疑:「四小姐,這可是皇宮門口啊。我……我不敢啊。」

  雲鸞穩了穩心神,一把推開了車夫,拽著韁繩,揚起馬鞭朝著馬屁股上一抽。

  「駕……」

  駿馬頓時揚起前蹄,嘶吼一聲,疾馳而去。

  馬車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宮門口沖。

  宮門口的守衛,見此情景,立即豎起長刀,大聲呵斥。

  「皇宮內院,不許駕馬車而入。請速速停車……」

  如春嚇得面色慘白,她緊緊地攥著雲鸞的衣袖:「小姐……」

  雲鸞立即勒緊韁繩,駿馬揚起馬蹄,嘶吼鳴叫。

  馬車車廂,朝著後面倒立,如春嚇得驚呼一聲,身子險些跌出馬車。

  車夫嚇得,摔進車廂內,早已人事不知了。

  雲鸞的眼底沒有半分慌亂,她勒緊韁繩,馴服駿馬的狂躁,順利讓馬車停好。

  宮門口的守衛,看到這一幕,紛紛眼露詫異看著雲鸞。

  這女子可真是大膽,這份膽量,一般的男子都不一定會有。

  雲鸞扔了手中的韁繩,翻身下了馬車。

  在落地的時候,卻因為頭腦暈眩的厲害,她踉蹌了幾步。

  如春立即下車,扶住了雲鸞。

  雲鸞攥著手掌,便要衝入宮門。

  侍衛握著刀柄一橫,擋住了她的去路。

  「沒有令牌,閒雜人等,不得入宮門一步。」

  雲鸞的眼睛泛紅,她一口溫熱,頓時梗在了喉間。

  令牌,她沒有令牌——

  她的心,不由得猛然下沉。

  她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她望著宮內那長長的甬道滿心悽苦。

  難道,即使她重活一次,還是阻止不了前世的悲劇嗎?

  她清楚地記得,她雲家漸漸走向毀滅,就是從這封聖旨開始的。

  這道聖旨,從來不是她幸福生活的開端,而是讓雲家走入地獄深淵的開始。

  雲家滅亡,一個個親人,皆離她而去。

  這樣的痛苦,她不想再經歷一次。

  一陣陣眩暈,猶如浪涌,朝著她席捲而來。

  急血攻心,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再次從她嘴裡吐出來。

  她的身子僵硬地朝後仰倒,如春扶著她的胳膊,哽咽哭道:「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啊。你可千萬別嚇唬奴婢。」

  聞訊趕到的大哥雲慎,看到雲鸞那絕望吐血的模樣,他心疼到了極致。

  他連忙翻身下馬,趨步上前,攙扶住了雲鸞。

  「小四……」

  原本面容呆滯,趨於絕望的雲鸞,當聽到大哥的聲音時,她漸漸回過神來。

  她怔愣地扭頭,看向近在咫尺的大哥。

  蘊藏在眼眶裡的淚水,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從眼角流淌而出。

  大哥當初死的時候,是被人砍斷了雙臂。

  那雙臂膀,曾經抱著她,給予她最大的溫暖。

  她時常淘氣闖禍,大哥總是溫柔地看著她,愛憐地抬手撫摸著她凌亂的髮絲。

  溫文爾雅的大哥,最是在意自己外表的形象。

  可他最後,卻被砍斷了雙臂慘死。

  雲鸞嗚咽哭著,撲入他的懷裡。

  「大哥……對不起……」

  雲慎滿眼都是疼惜地看著雲鸞,他抬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脊背。

  「乖,不哭。我聽母親說,你不想嫁給睿王了,想要阻止父親求旨是吧?」

  雲鸞抽泣著,仰頭看著雲慎。

  「大哥,你信我,我真的不喜歡他了,他不是我的良人。我真的不想嫁給他了。」

  雲慎溫柔地給她擦著眼淚,指腹輕輕地抹掉她嘴角的血跡,他點了點頭。

  「嗯,大哥信你。小四想要什麼,大哥都會應你……乖,別哭了。」

  他當即便從懷裡掏出一個令牌,宮門口的守衛瞥了眼令牌,倒是沒有為難他們,讓他們入了宮門。

  雲慎拉著雲鸞,跨過那道高高的宮門。

  雲鸞心底翻湧著激動,怔怔地感受著,大哥溫熱寬厚的手掌握著她手的溫度。

  她已經有很久,不曾感受過這種溫暖了。

  她在心裡暗暗發誓,這溫暖來之不易,她再也不會將它丟失。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