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宴王死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親封當時只有六歲的蕭廷宴為宴王,賜予他十萬兵權,越過皇帝執掌南儲北境領地。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sto55.com

  這十萬兵權,不屬皇帝,只認宴王為主,可以說這是先皇留給宴王保命的籌碼與王牌。

  這麼多年過去,十萬的兵權,沒人知道,到底發展成了怎樣恐怖的勢力。

  因此,當今聖上,十分忌憚他這個幼弟。

  每一年,他都會尋找各種理由,將宴王從北地召回,讓他留在京都數月。

  皇上的聖旨,宴王不得不遵從,所以每次回京,他都是經歷九死一生的生死考驗。

  沒成想,這一次宴王到底沒抗住,被身邊的人背叛,身中劇毒而亡。

  宴王死後,第二天那十萬兵權便被皇上收回,自此南儲北地再沒封任何一個王駐守。

  之後,雲鸞才從蕭玄睿那裡,無意間得知,宴王死亡的真相。

  對宴王下毒之人,是他的心腹婢女,這個婢女跟隨宴王數十年,數十年的時間,這婢女數次為宴王擋刀以身試險,因此才漸漸讓宴王對她放下戒備之心。

  所以,當宴王徹底信任她之時,便也是宴王的死期。

  那婢女是蕭玄睿的人。宴王的死,是蕭玄睿的計劃之一,這也是他能坐上儲君之位,最重要的一個王牌。

  雲鸞與宴王並無任何接觸,有一次宮宴,她只遠遠地見過一次。

  當時他穿了一襲月白衣袍,臉色憔悴青白,打眼一看,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短命之人。

  宴王雖然滿臉憔悴,卻依舊遮掩不住,他驚艷光華的外表。

  每個人都紛紛感慨,宴王生了張驚為天人的絕世容顏,說他是南儲第一美人,也毫不為過。

  若他沒有身染惡疾,常年纏綿病榻,這京都中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著要嫁他為妻。

  可惜,他身體不好,得了惡疾,命不久矣。

  沒人願意守活寡,因此宴王如今二十五歲,府內都還沒有任何妻妾。

  皇上表面對他寬和親熱,背地裡很多人都知道,皇上忌憚他手裡的十萬兵權,巴不得他早點死。

  所以,這宴王表面看著風光,暗地裡不知道藏了多少危機。

  這京都城的貴女,再是迷戀他的外表,家裡人也不可能將女兒嫁給宴王。

  雲鸞之所以重視這件事,她就是看中了宴王手裡的十萬兵權。

  若是她能在暗中,幫襯宴王這一把,以後她也能藉助宴王的勢力,以此來對抗蕭玄睿。

  蕭玄睿的能力太強了,十多歲時,趙貴妃便利用母家,為他籌謀前朝勢力。

  如今,數十年這朝中遍布都是蕭玄睿的勢力。

  這幾年,蕭玄睿更是收斂朝臣無數,南儲的大半朝臣,幾乎都被他收入囊中。

  又加之皇上對他寵愛有加,這更加助長他的勢力穩固。

  這樣一個人,她僅憑雲家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撼動他。

  若是能拉攏宴王同盟,很多事情,她有了助力,也就不會如此被動。

  雲鸞蹭得站起身來,她眼底閃爍著灼灼火光。

  如今是晌午時分,距離宴王毒發,起碼還有好幾個時辰。

  若是她提前將此事告知宴王,宴王是不是就能避免此劫,死裡逃生?

  只要宴王不死,那麼她就能多了一個強大的幫手。

  雲鸞越想越覺得,此事可行。

  她急急地朝著書桌那邊走去,剛要研磨寫信。

  如春便端著湯藥入內。

  「小姐,你如今還病著,怎麼不躺在那裡歇著?你趕緊把藥喝了吧,喝了藥小姐再睡一覺,出出汗,風寒也就差不多痊癒了。」

  「我給小姐備了很多的甜棗,小姐不要怕苦……」

  雲鸞的心思根本不在這裡,她不待如春把話說完,當即便端起湯藥,咕咕咕一飲而盡。

  那速度就像是喝水一樣快,眉頭都不帶眨一下的。

  如春幾乎驚訝不已,小姐喝藥什麼時候這麼爽快了?

  她連忙將甜棗遞給雲鸞:「小姐這藥很苦的,你趕緊含個甜棗潤潤……」

  以往雲鸞喝藥,都得有這些東西備著。

  喝一口藥,就得含一顆甜棗才行,否則這藥,雲鸞一口都喝不下去,嬌氣得要命。

  若不是因為嬌氣,以雲鸞的天賦,她的武功造詣,早就超過三姐雲傾了。

  可惜,她性子懶惰,不想吃苦受罪,學什麼東西,都半途而廢,不願意堅持下去。

  所以這就造就了,她文不成武不就的樣子。

  雲鸞推開如春遞過來的甜棗,她將空碗遞給她。

  「我現在用不著那東西……拿走吧。我有事忙,你退下吧……」

  雲鸞沒空理會如春的驚詫,前世的那三年,她經歷了太多悽苦的事情。

  她早就對這些東西麻木了,湯藥的苦怕什麼?失去至親至愛之人,才是這世上最悽苦之事。

  她拿著帕子,擦了擦嘴角,而後便繼續拿起毛筆書寫起來。

  時間緊迫,刻不容緩,她的速度必須要快。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她便寫了一封信出來。

  封好信封,她急匆匆地跑出去,讓如春去找二哥雲楓。

  雲楓的輕功好,在南儲他的輕功幾乎都是數一數二的。

  所以,這封信必須得雲楓去送。

  雲家與宴王素無交集,若想將此信,成功送到宴王手上,唯有雲楓施展輕功,偷偷入宴王府,將此信呈現到宴王面前。

  至於宴王信不信,這封信的內容能夠很明確地給他答案。

  雲鸞在前世,通過蕭玄睿對這件事了解得還算透徹,包括那個對宴王下毒的婢女。

  宴王死後不久,她也還曾在睿王府中見過此女。

  彼時,那個女人已經成了睿王后院的一員。

  什麼事情都不是空穴來風,依照宴王素日的謹慎,雲鸞敢肯定,十有八九,宴王看到這封信,會對那婢女豎起防備。

  這世間的事,無論是誰,都該寧願信其有不願信其無。

  身為皇家子嗣,這樣的道理,想必他更加清楚。

  雲楓很快便趕到,他以為小四出了什麼事呢,跑過來的時候,大汗淋漓額頭是一層汗水。

  雲鸞連忙拿了帕子,給他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雲楓難得享受到小四這樣溫柔的待遇,他的臉龐不由得微微泛紅幾分。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