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偷潛入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有些不自在的低聲咳嗽問:「小四,你找二哥什麼事?」

  雲鸞二話不說,臉色凝重的將信塞入他懷裡。記住本站域名sto55.com

  「二哥,若是你信我,什麼都不要問,立即將此信送到宴王的手裡。宴王府必定守衛森嚴,你不要打草驚蛇,找到宴王的後門,從那裡偷偷潛入府內,才是最穩妥點。這封信,不能交給任何人,你必須要親眼看著宴王看到信里的內容……」

  雲楓滿臉驚訝的看著雲鸞:「小四,你的意思是說,要讓我偷偷進入宴王府?」

  雲鸞點頭,她滿臉都是肅然。

  她一雙眼睛,帶著希翼凝著雲楓,一字一頓問。

  「二哥,這件事,只能成功不許失敗。你能辦到嗎?」

  雲楓看著妹妹嚴肅的模樣,他頓時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他頓時收起了玩弄之心,挺了挺胸膛,鄭重其事的應道。

  「小四你放心,哥哥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雲鸞心底滿是感動,她就知道,她的二哥是疼她的,無論她說什麼,提什麼要求,他都不懷疑,義無反顧沒有任何猶豫地往前沖。

  她的鼻頭一酸,踮起腳尖,給雲楓整理了一下衣衫。

  「二哥,你自己小心些,我等你回來。」

  她說著,便上前抱了抱雲楓。

  雲楓有些尷尬地低聲咳嗽幾聲,這小四好端端的,幹嘛整得這麼矯情?

  他當即便咧嘴一笑,狠狠地捏了她的臉蛋一下,轉身離開。

  雲鸞站在廊道,凝著他消失的背影,她抬手揉了揉被捏疼的臉頰。

  她心裡注入一股暖流,勾唇清淺一笑。

  雲鸞也沒閒著,雲楓離開府邸後,她看了眼時間,細細算著,這個時辰父親也該下朝回府了。

  有些事,在父親走之前,她必須要和他好好談一談。

  不管父親信不信,她都得提前讓他知道一些事情,讓他提早防備。

  至於尹白蓮那裡,她知道蕭玄睿不會善罷甘休,他肯定還會用新的計劃,送尹白蓮入府。

  她倒要看看,蕭玄睿究竟用什麼法子,將尹白蓮送進來。

  沒過多久,雲傅清便下朝回府,一回府他就吩咐劉氏,為他和兒子整理行裝,他們即刻便要出發前往邊境。

  劉氏嘆息一聲,無可奈何地點頭:「這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雲傅清眸眼帶了幾分溫柔,看了眼妻子:「放心,我定會將我們的孩子,平平安安,一個都不少的帶回來。」

  劉氏紅了眼睛,衝著他點頭。

  自嫁給他的那一天起,她便明白,她的夫君從來都不屬於她,他是屬於國家與百姓,是屬於南儲江山的。

  這麼多年,從無數風雨走過來,她早就習慣了這樣的離別。

  而後,她便帶著大嫂收拾行裝。

  雲鸞因為剛剛喝了藥,這會兒她有些犯困,可即使身體再疲累,她都咬牙忍著,不讓自己睡過去。

  時間緊迫,她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剛剛她才收到消息,皇上剛剛下旨,封蕭玄睿為副將,跟隨父親一起去邊境應敵。

  父親忙著準備其他的事,估計這會兒還不知道蕭玄睿的事情。

  雲鸞撐著病體,讓如春扶著,臉色不太好看的,從外面一步步走到廳堂內。

  雲傅清見女兒憔悴蒼白的模樣,他連忙趨步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

  「鸞兒,你身上的病還沒好,不要再到處走動了,趕緊回去休息吧。這邊的事情,你也幫不上忙,乖乖的回去躺著養病。等父親從邊境回來,父親就教你射箭騎馬,我記得,你從前很喜歡這些的。」

  「不過自從你認識了睿王,一顆心撲到他身上後,你怕他會嫌棄你整天打打殺殺……故而再也不肯碰那些東西……」

  他的話說到最後,漸漸的隱沒了聲息。

  雲鸞卻聽得,滿心都是酸澀。

  是啊,曾經她為了能夠討得蕭玄睿的喜歡,她的確做了很多的傻事。

  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歡他!

  喜歡到,可以拋棄一切能拋棄的,包括她曾經的信仰與夢想。

  雲鸞眼底掠過幾分恍惚,她的信仰是什麼來著?

  保家衛國,征戰沙場,立誓要當個巾幗女英雄!

  呵……她好像把那些東西,塵封的太久了。

  久到,她幾乎都快忘了……

  雲鸞的眼眸,漸漸的泛紅起來,她反握住雲傅清的手,目光灼灼的看著父親。

  「好,女兒等著父親凱旋,等著父親親自教女兒騎馬射箭。女兒還要跟著父親一起上戰場打仗呢。」

  雲傅清的眼眸晶亮,很是激動的連忙點頭。

  「嗯,到時候,我們父女倆在戰場上肯定能大殺四方,共同捍衛南儲江山,捍衛我們雲家百年帥府。」

  雲鸞滿含熱淚,跟著點頭頷首。

  她緊緊的握著父親的手掌,這一次,她絕對不會讓雲家任何一個人死無葬身之地。

  他們肯定能,一個都不少地回來。

  書房內,雲鸞親自給雲傅清泡了一杯茶,她將茶盞遞到他的手裡。

  雲傅清眯眼一笑,勾唇道:「鸞兒真是長大了,懂事了。為父還是第一次,喝你泡的茶呢。」

  雲鸞慢慢地蹲下身來,爬在他的膝頭。

  她在心裡漸漸地醞釀著合適的話語,想著到底要以什麼樣的理由將前世的事情講出來,才能讓父親有幾分提防與信服呢?

  她緊緊地攥著雲傅清的衣袍,幾次蠕唇欲言又止。

  正當她想開口時,突然外面傳來副將韓琦的聲音:「將軍……一切整裝待發,我們可以出發了。」

  雲鸞的心,猛然一緊。

  雲傅清放下茶盞,托著雲鸞的胳膊,緩緩地站起身來:「鸞兒,父親要出發了,你不必送了,讓如春扶你回房間休息去。你這場風寒,很是兇猛,可得好好養好身體才行。」

  他說著,便往外走去。

  雲鸞慌亂無比的抬頭,拉住了雲傅清的胳膊。

  「父親……我有話要和你說……」

  雲傅清停止腳步,有些無奈地看著雲鸞笑了笑。

  「有什麼話,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時間真的挺緊的,真的耽擱不得了……」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