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荒唐夢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本來他們是沒時間整理行囊的,出宮時他都已經打算好,立即出發趕往邊境,豈知皇上突然傳來口諭,讓他回府稍微整理一番,他才按捺住性子,回了一趟府邸。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sto55.com

  一開始,他是不太明白皇上的用意。

  直到聽到雲鸞說道:「父親,你知道皇上已經下旨,封了睿王為副將,讓他也跟隨你去邊境的事嗎?」

  雲傅清一怔,轉而眼底掠過幾分瞭然。

  「如果是這樣,那就怪不得,皇上讓我們回府整理行囊了。皇上這是鐵了心,要讓睿王跟著我們歷練一番。由此也可見,在皇上的心裡,很是寵愛睿王。睿王的前途,似乎不可限量。」

  雲鸞緊緊地凝著雲傅清,一雙眼睛滿是血絲。

  「父親,你知道我為何突然會改變主意,不嫁給睿王了嗎?」

  雲傅清眼底閃過幾分疑惑看著雲鸞——

  雲鸞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唇瓣,她一字一頓沙啞著聲音說道:「我染了風寒陷入昏迷後,其實是做了一個夢。夢中,父親如了我的願,向皇上請了賜婚聖旨。而後,邊境敵國進犯,你與睿王去了邊境迎敵。誰知,十天後傳回噩耗,九萬雲家軍盡數死於黑風峽谷。」

  「人人都說,是父親你急功冒進,想要追殺敵國統帥立功,這才中了敵國的埋伏,慘遭暗算,被敵國斷了退路,導致九萬雲家軍死無葬地之地。」

  雲傅清的身子一顫,他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

  他緊緊地皺著眉頭,臉色鐵青地斥責雲鸞:「你這孩子,怎麼能在這時候,說出這樣不吉利的話來?你這不是觸我軍霉頭嗎?這些話,很是不吉利,你和我說說就算了,千萬不要宣揚出去,以免擾亂了我方軍心,要是讓陛下知道,你這條命還要不要了?」

  雲鸞的鼻頭一酸,當即便哽咽起來。

  撲通一聲,她屈膝跪在了地上。

  她仰著頭,一雙眼睛滿是哀戚與悲痛。

  「父親,我沒有胡說。我真的夢到了那些……我夢到父親你死了,大哥二哥也死了,家中叔伯堂兄弟全都死了。還有跟了父親十多年的雲家軍,全都陣亡了……那黑風峽谷的血,幾乎成了一片血色汪洋。」

  「後來,睿王帶著你和哥哥們的屍骨回京,有人在父親的書房搜出了通敵賣國的信件。皇上震怒,差一點將雲家盡數誅殺……睿王拼死求情,才保下雲家的婦孺……」

  雲傅清的胳膊,忍不住地抖了抖。

  他清清楚楚地看見,雲鸞眼中那無法掩蓋的悲痛與痛恨。

  「後……後來呢?」

  雲鸞忍不住哭泣出聲,一顆顆淚珠,從眼角滑落。

  她跪在地上,緊緊地抱住雲傅清的雙腿,將所有的哭泣聲統統都咽入了喉間。

  她的身體忍不住的發抖戰慄,只要一想到,前世的那些悲慘畫面。

  她都心如刀絞。

  痛,不是身體的傳出來的,而是篆刻在靈魂里的。

  她雖然重生回到了三年前,可曾經所遭受的一切痛苦與絕望,都深深地刻在了她的骨血里靈魂里永生永世。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切全都是睿王的策劃。是他暗中傳陛下口諭,是他借著雲家女婿的身份接近軍中副將,一一策反他們,許他們高官厚祿,許他們聲名赫赫的權柄。韓琦……劉帆,周成,還有韓當。他們都一一背叛了父親……」雲鸞抱著他的雙腿,仰頭眸光猩紅的看著雲傅清:「父親……請你找機會,一定要在軍中除掉韓琦,劉帆周成他們。」

  雲傅清只覺得喉間氣血上涌,他不願相信雲鸞所說的。

  她說的那些,簡直太過荒唐。

  他平生不信任何神佛,更不信那無稽之談的夢。

  他一把推開雲鸞退後幾步,沉著臉龐低聲斥責。

  「鸞兒,僅僅是一個夢而已,難道我就要以此來除掉這些,曾經陪著我走南闖北,出生入死的兄弟嗎?韓琦從十六歲便跟在我身邊,我與他早就情同手足。整整三十多年的兄弟情,我難道就因為一個夢,而將他格殺嗎?」

  「還有劉帆,那年你母親隨我前往邊關,為了保護你身懷六甲的母親,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妻子被歹人姦殺。那時候,你就在你母親的肚子裡……若沒有劉帆,你可能早就胎死腹中,與你母親一屍兩命了。」

  「你知道周成他那一隻眼是為何瞎的嗎?那一年敵國將領,趁我不注意放冷箭,周成二話不說擋在我面前,那一箭直接穿透他的眼睛,險些喪命。你可知,若他不是替我擋了那一箭,那一箭是該射入我胸膛的。」

  「還有韓當……他在戰場上,他救我好幾次。最後一次,他被敵軍砍斷了手臂,從此喪失武功,再也上不了戰場。鸞兒,你所看到的,你父親立下的那些軍功,這些讓我們雲家榮耀顯赫的功勳,它都是我這些不離不棄的兄弟,犧牲了最重要的東西,換回來的。雲家的榮耀,都是他們的血與淚,掙來的。」

  「你說,我怎能因為你的那一場荒唐的夢境,便要將他們盡數格殺呢?他們不是我的血親,卻勝似親人。我也不信,他們會背叛我,陷我於死地……這些年的風風雨雨,我們都彼此攜手走過了,他們要想背叛我,早就與我鬧翻了。」

  雲鸞眼底掠過幾分悲戚,她緩緩的閉上眼睛。

  她就知道,父親不會信她。

  雖然她之前,做了很多的心理準備,可當她聽見父親這些字字泣血的話語,她還是忍不住心底湧現的憤慨與絕望。

  她抬手,狠狠的打落了旁邊案桌上擱放的茶盞。

  「父親女兒真的沒有說謊,若是我剛剛所言,有一句是假話,我就猶如此杯,碎屍萬段……」

  啪嗒一聲脆響,茶盞摔落在地,頓時摔得粉碎。

  一片碎片迸飛起來,劃到了她的側臉。

  刺痛傳來,側臉隱隱有血流淌出來。

  雲傅清擰眉,看著有些執拗幾乎到魔怔的女兒。

  他連忙去查看,她臉頰上被瓦礫劃破的傷口。

  「你這孩子,真是瘋了……」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5.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