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相思成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雙眼溢滿深情,一曲鳳求凰,被她彈奏得纏綿悱惻。

  蕭玄墨的腳步,不自覺停了下來。

  他眸光沉沉地凝著蘭妃。

  其實,蘭妃的長相,有四五分酷似雲鸞,嬌媚中帶著英氣……英氣里又沾染了幾分純情。

  就好像是另一個雲鸞。

  離他那麼近,卻又那麼的遙遠!

  若說後宮中,哪位妃嬪最得他的心,當屬蘭妃了。

  她的外貌,雖然有些酷似雲鸞,可性格卻與雲鸞相差很大。

  蘭妃性格溫柔內斂,好似一朵柔弱,不能經受任何風吹雨打的嬌花。她必須要被溫柔小心,放在花瓶里嬌養著,才能綻放出屬於她的芬芳。

  蕭玄墨常常能在蘭妃身上,找到一絲片刻的寧靜。

  一個月里,他總是要去蘭妃宮中五六日的。他一個月總共去後宮的次數不多,除了皇后那裡,他去得最多的宮殿,就是蘭芝宮。

  這些日子,政務繁忙,他差不多有十多日都沒到後宮來。

  今天若不是皇后有事,請他去翊坤宮,他也不會踏足後宮的。

  他沒想到,會在御花園這樣湊巧,碰見了蘭妃彈琴。

  要說這其中,沒有人為操控,他是不信的。

  蕭玄墨最不喜歡有人在他身上耍心思,所以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他就這麼冷冷的看著,蘭妃將一曲鳳求凰彈奏完畢。

  蘭妃穿的衣物,極其的單薄。寒風一吹,她的身子就忍不住地打顫……她知道陛下正在不遠處看著她。

  她假裝沒看見,忍著寒冷,繼續彈琴。

  陛下有十多日,沒有臨幸她了,她今晚必須要將陛下勾到她的蘭芝宮去。

  無論如何,她都得趕在皇后前面,懷上皇嗣。

  否則,一旦讓皇后懷上了身孕,她還能落到什麼好處?

  當初她之所以被送入宮中,就是帶著使命來的。

  她努力了那麼久,籠絡皇上的心思,她決不允許自己功虧一簣。

  蘭妃在寒風中,終於將一曲鳳求凰彈奏完畢。

  而後,她從懷中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滑落的淚水。

  「哎,也不知道陛下如今在幹什麼,本宮真的好想陛下啊,相思之苦,最是磨人,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旁邊候著的宮女,揚高聲音回應:「娘娘滿心都掛念著陛下,這份深情,陛下肯定能夠感受到的。娘娘剛剛彈奏鳳求凰,寄予了對陛下的相思,陛下若是聽到,肯定會來找娘娘……」

  早在皇后讓人去御書房的時候,他們蘭芝宮便得了消息……他們的眼線回稟,郭家人找到了路神醫,從路神醫手裡求到了一副生子秘方。

  皇后這幾日,都用這秘方調理身體。

  今晚皇后邀請陛下去翊坤宮,如果不出意外,十有八九肯定會懷上孩子。

  蘭妃心裡焦慮無比,她決不能讓皇后比她先懷上孩子。

  今天這個胡,她是劫定了。

  蘭妃想著,柔弱地捏著帕子,抵住唇角咳嗽了幾聲。

  「本宮雖然想要見陛下,卻也不想打擾了陛下處理政務……陛下什麼時候想本宮了,應該就會來找本宮了吧。」

  「只是,十多日沒見了,本宮實在是想陛下,想得厲害。」

  蘭妃說著說著,眼睛忍不住的泛紅。

  剛剛止住了的眼淚,又一顆顆從眼角滑落。

  宮女立即低聲安慰:「娘娘別哭……陛下那麼寵愛你,肯定忙完手頭的政務,就會來看你的。你若是相思成疾,損壞了身體,陛下肯定會心疼的。」

  蘭妃啜泣了好一會兒,她原以為,蕭玄墨會立即現身安撫她的,可她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他的動靜。

  蘭妃的心,不由得一點點下沉。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啊?

  他難道感受不到,自己對他的相思之苦嗎?

  她沒法子,又啜泣了半刻。

  哭到最後,她的嗓子都啞了,嘴巴都干冒煙了,皇上還是沒現身,沒出聲。

  宮女都無話安慰了。

  兩個人心急如焚,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蕭玄墨站在隱蔽之處,眸光暗沉地凝著她們主僕二人。

  他就是故意保持沉默。

  他倒要看看,一向柔弱,溫柔嫻靜的蘭妃,還能做出什麼,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蘭妃的心裡,不停地在打鼓。

  她忍著心底的忐忑,扶著額頭,晃了晃身體:「啊,本宮怎麼覺得頭有些暈呢。」

  宮女立刻攙扶住了她的胳膊:「娘娘肯定是傷心過度,損傷了身體。娘娘,奴婢扶你回宮休息吧……」

  蘭妃聲音沙啞地緩緩點頭,她弱柳扶風般緩緩地站起身來。

  幾乎半個身體,都依靠在宮女的身上。

  宮女扶著她,一步步地走下涼亭。

  突然,她抬頭看向蕭玄墨所在的方向。

  她的眼底浮上一些驚喜,難以置信的驚呼聲:「陛下?是你嗎?臣妾沒有眼花吧?」

  蕭玄墨這才抬腳,走了過去。

  他蹙眉看著蘭妃泛白的臉色:「你怎麼了……臉色這樣難看?」

  蘭妃的眼睛通紅,眼眶裡蓄滿了晶瑩的淚光。

  「臣妾沒事……不過是風沙迷了眼睛而已。」

  她眼底帶了幾分委屈,偏偏欲言又止,左顧言它。

  蕭玄墨沒工夫,與她在這裡欲擒故縱。

  他直接從她身邊擦身而過:「既然沒事,那就回宮吧。既然你身子不好,大晚上的,別到處亂晃,萬一沾染了風寒,受罪的只會是你自己。」

  他說完這句,便沒有任何猶豫地揚長而去。

  蘭妃幾乎都傻了。

  她怔愣地看著,蕭玄墨快速消失的身影,整個人都是懵的。

  不是,正常情況下,陛下不應該對她關懷備至,親自將她送回蘭芝宮嗎?

  她再使用一些手段,纏著陛下……陛下肯定不會再去翊坤宮。

  可陛下今晚,對她的態度,很是冷漠。

  全然不像之前,對她溫柔呵護,小心翼翼的關懷模樣。

  蘭妃心生惶恐,有些慌亂的抓住了宮女的手:「陛下他……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他就這樣走了?」

  宮女也是不知所措,完全是出乎意料。

  「皇后應該是有要事,請皇上過去。陛下素來尊重皇后,所以,他這才撇下娘娘的。」

  撇下二字,聽在蘭妃的耳朵里,尤為刺耳。

  她再也忍不住,抬手便狠狠給了那個宮女一耳光。

  「閉嘴。」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