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開枝散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都是你這賤婢,給本宮出的餿主意。陛下他肯定猜到了本宮的小心思,所以他才對本宮起了防備之心。」

  「他最是不喜旁人算計他,和他耍心眼。本宮也是慌亂之下,犯了糊塗,怎麼就聽了你這賤婢的教唆,用這種幼稚的法子截胡呢?」

  皇上一連多日不入後宮,她真的是急了。

  沒想到,急中出亂,她踏錯一步,就毀了她平日在皇上心目中的印象。

  她入宮前,就有人對她說,她的長相,是她爭寵的最大武器。只要她別耍小聰明,只要別暴露自己的心機,她的恩寵,絕對會長久不衰的。

  蘭妃氣得幾乎快要嘔血了。

  她咬牙切齒地又給了宮女一巴掌。

  宮女跪在地上,她的臉頰被打得出了血。

  「娘娘息怒……都是奴婢的錯,還請娘娘再給奴婢一個將功抵過的機會。」

  蘭妃眼底滿是猙獰與狠意地瞪著宮女:「本宮不管你使用什麼法子,一定要阻止陛下在翊坤宮留宿。要不然,本宮就摘了你的腦袋……」

  說到最後,蘭妃又踹了她一腳。

  宮女歪倒在地,眼底滿是惶恐,連忙點頭應了。

  她怎麼都沒想到,一向溫柔嫻靜的蘭妃,私底下竟然會是這樣狠辣的性子?

  溫柔嫻靜,不過是她的偽裝罷了。

  蕭玄墨心情極為低沉的,去了翊坤宮。

  想到蘭妃,他心裡一陣膈應。

  沒想到柔弱良善的她,竟然全都是裝的。

  他差點就被她給蒙蔽住了。

  後宮的這些女子,手段越來越拙劣,卑鄙。

  他實在是厭煩了這樣的爭鬥。

  但是,他剛剛登基,根基本就不穩。他努力穩定朝綱,培養自己的親信力量,除了納妃,擴大後宮,他實在想不出,還有其他更加方便籠絡各方勢力的法子。

  到了翊坤宮,皇后郭氏面容憔悴的,正等在宮門口。

  她遠遠地看到,走過來的皇上,她連忙迎上,恭敬地行禮。

  「陛下……」

  蕭玄墨托住她的手臂:「你剛剛病癒,怎麼站在風口等著?」

  皇后滿臉都是羞澀地看了眼蕭玄墨:「臣妾好幾日都沒見到陛下了……實在是有些想念了。」

  蕭玄墨看著她極為真誠的神色,他原本沉鬱的心,漸漸地疏散幾分。

  皇后對他的心,應該是好的吧?

  不似蘭妃,是帶了一層面具。

  他不自覺地握住了皇后的手,帶著她入了內殿。

  皇后連忙讓人,將晚膳擺上桌子。

  她親自給蕭玄墨布菜,盛湯:「這個湯,是臣妾親手做的,陛下一定要多喝幾口。」

  蕭玄墨的一顆心,稍微有了一些暖意。

  他看著皇后,遮掩住滿是燙傷的手指,他不由得一怔。

  「皇后辛苦了……這樣的事情,你吩咐宮人去做就是,哪能親自動手。」

  皇后眼底溢滿情絲:「即使會辛苦,臣妾也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蕭玄墨的心中滿是感動。

  喝下那些湯,他都覺得心裡暖烘烘的。

  用過晚膳,他又陪著皇后下了一會兒棋子,很快便到了就寢的時候。

  皇后欲言又止地握住了蕭玄墨的手:「陛下,太醫說,臣妾的身子今晚適合受孕。」

  「聽聞宴王妃生下了一對龍鳳胎,陛下很是開心。臣妾知道,陛下是喜歡孩子的。臣妾想要為陛下,生下嫡子,為皇室開枝散葉。」

  蕭玄墨目光複雜地看著皇后,他欲言又止:「皇嗣的事情不急……皇后你先養好身體再說。」

  皇后的心,猛然一沉。

  她下意識地緊緊握住了蕭玄墨的手:「陛下……事關皇家子嗣的大事,怎能不急?」

  「說起來,陛下擴充後宮,臣妾入宮,也已有一年左右。可這後宮的妃子,與臣妾一樣,都沒有任何的消息。陛下,這其中肯定另有蹊蹺。」

  「你說,會不會有人暗中,給陛下下藥讓你不育,無法延綿皇嗣?」

  蕭玄墨的眉頭,猛然一皺。

  「皇后多想了,這都是沒有的事。」

  「朕還有政務處理,你早些歇息,朕明日再來看你。」

  他說罷,便要轉身離去。

  皇后如何甘心,她當即便攔住了他去路,跪在了地上。

  她雙眼通紅,眼底滿是委屈與惱怒:「陛下……臣妾所思所想,都是為了陛下,為了皇家。臣妾真的想生下陛下的孩子……可,這麼久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很明顯,這其中是有問題的。」

  「陛下,臣妾利用郭家的力量,派人找了路神醫,買了一副坐胎方子。臣妾已經喝了好幾日的湯藥,今晚是最佳的受孕時間,還請陛下可憐可憐臣妾,就給臣妾一個孩子吧。」

  她說著,便摟住了蕭玄墨的雙腿,丟了身為皇后的尊貴,卑微至極地懇求蕭玄墨賜給她一個孩子。

  蕭玄墨看著皇后哀求的目光,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他眉眼閃躲,掰開皇后的雙手,幾乎是落荒而逃。

  「朕真的有事,皇后你不要胡思亂想。看來,你的身體還是沒養好,你再多養幾日吧。」

  皇后跌坐在地,怔愣地看著倉促離去的蕭玄墨。

  她氣得,整個身子都在發抖。

  「為什麼,為什麼本宮都這樣卑鄙地求著陛下了,他為何還要拒絕本宮?」

  自入宮起,陛下碰她的次數,就屈指可數。

  她幾乎都記不清,她上次與陛下同房,是什麼時候了。

  他就這麼討厭她嗎?

  她自認,自己身為皇后,已經做得夠好,夠賢惠了。

  可他為何,全都看不到?

  她不過是想一個孩子罷了,她拋下了所有的驕傲與自尊,苦苦地哀求他,他全都視而不見。

  皇后的一雙眼睛猩紅。

  她傷心至極,痛苦到崩潰。

  王瑛走過來,將皇后攙扶起身:「娘娘,你別這樣。」

  「或許皇上今日,確實是有要緊的政務要處理。」

  「今日不行,那就明日。陛下總歸不會,每次都拒絕娘娘你的。」

  皇后哭得累了,靠在床榻上閉上眼睛。

  「派人打聽陛下,是不是真的回了御書房處理政務。」

  王瑛連忙應了。

  半刻鐘後,她從外面走了進來。

  「娘娘,陛下哪裡都沒去,確實是回了御書房。」

  皇后忍不住輕輕地鬆口氣。

  她揉了揉酸痛的眉眼:「本宮剛剛在陛下面前,是不是有些過於激動了?該不會是嚇到了陛下吧?」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