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身體有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緊緊地抓住了王瑛的胳膊。

  王瑛吃疼,惶恐地回道:「娘娘息怒……蘭妃有孕,千真萬確,陛下不止宣了一位太醫去診脈。」

  皇后的臉色,難看至極。

  她心裡猶如被貓爪般難受:「怎麼會懷孕?蘭妃這個賤人,她怎麼有資格,懷上陛下的孩子。」

  「本宮還沒懷孕呢,她怎能懷了?」

  她之前還懷疑陛下身體有疾,如今蘭妃懷孕,那個猜想,自然是不攻自破。

  陛下的身體若沒有問題,難道是她的身體出了毛病?

  皇后的眼睛,忍不住泛紅起來。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她抬手捂住自己平坦的肚腹:「蘭妃都懷孕了,為何本宮卻一直都沒有消息?」

  王瑛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皇后。

  皇后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她傷心無比,怎麼想都是不甘心。

  但她也知道,她在這裡獨自落淚,是最沒用的事情。

  她抬起衣袖,擦掉了眼淚:「既然蘭妃懷孕,本宮身為皇后,自然是要去看望的。」

  「蘭妃動了胎氣,與那幾巴掌有關,本宮必須要在陛下質問前,主動承認錯誤,祈求陛下的諒解。」

  她不希望,自己失了陛下的心。

  她還指望著,有一天能為陛下生下嫡皇子,她還想讓自己的兒子,成為這南儲的儲君呢。

  皇后當即便收拾了心情一番,讓人擺駕蘭芝宮。

  蘭芝宮裡,蘭妃虛弱無比的靠在床頭,楚楚可憐地看向蕭玄墨。

  「陛下,臣妾素來不會說話,臣妾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居然會惹怒了皇后。」

  「皇后讓王瑛扇打了臣妾好幾巴掌,臣妾的臉,都被打爛了。其實,臣妾毀容不要緊,臣妾最擔心的,是臣妾肚子裡的孩子……」

  蕭玄墨目光平淡地掃了眼她的肚腹,他淡淡地回了句:「孩子沒什麼問題,好好的臥床休養就是。」

  蘭妃撅了噘嘴,有些委屈地向著蕭玄墨撒嬌。

  「陛下,你能抱抱臣妾嗎?」

  「臣妾有些害怕。」

  蕭玄墨極為冷淡的看著蘭妃:「朕覺得,你倒是大膽得很。」

  「你應該不需要朕的安慰吧?蘭妃,你知道的,朕從來都不喜歡,有人在朕面前耍心機。」

  蘭妃的臉色,猛然一陣慘白。

  她連忙搖頭解釋:「沒,臣妾沒有耍心機。陛下,你誤會臣妾了。」

  她以為,自己懷了孕,這個年輕的帝王會高興。可她在他臉上,沒有看到半分初為人父的高興。

  他從始至終,都用一種極為冷漠的目光看著她。

  蘭妃的心裡,慌亂的厲害。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陛下為何是這樣的反應?

  他後繼有人了,他不應該欣喜若狂,不應該抱著自己,也給她天大的恩典,像宴王妃那樣,大赦天下,為她腹中的孩子積福嗎?

  可陛下,他的情緒,沒有半分的起伏。

  好像她肚子裡懷上的孩子,不是他的,而是旁人的。

  蕭玄墨不由得冷笑一聲,他一字一頓的警告:「你究竟幹了什麼,自己心裡最清楚。蘭妃,朕給你時間處理,若是你處理不好,那就別怪朕不留情面。」

  蘭妃眼底滿是驚恐,她再也躺不住,當即下了床榻,跪在地上:「陛下,臣……臣妾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還請陛下明示……」

  蕭玄墨沒想到,蘭妃居然這樣嘴硬。

  他抬手,狠狠地箍住了她的下頜。

  「朕記得,每次事後,都會讓人給你送坐胎藥,看來,這坐胎藥你是沒按命令喝。忤逆欺君,蘭妃,你該當何罪?」

  蘭妃的眼睛,驀然發紅。

  她的氣息,不由得粗重起來,那個坐胎藥……是絕了她皇嗣的毒藥,她在得知真相後,又怎會乖乖地喝?

  她想不明白,陛下為何要這樣做。

  她現在肚子裡有了他的孩子,她就不信,他會無動於衷,會不憐惜她肚子裡的孩子。

  所以,她也有了質問蕭玄墨的資本。

  「臣妾想問你,那真的是坐胎藥嗎?自臣妾入宮起,喝了那麼多你送的坐胎藥,可臣妾的肚子,一點消息都沒有。」

  「自從臣妾偷偷地倒掉坐胎藥,臣妾反而懷了孩子。陛下,你說,這是為什麼?你能解釋解釋嗎?」

  蕭玄墨不由得輕笑一聲,他鬆開蘭妃,眼底漫過幾分酷寒。

  「所以,你是知道坐胎藥的真相了?所以,你瞞著朕,偷偷地停了藥……」

  怪不得,她會突然懷孕。

  原來她早就猜到了這其中的蹊蹺。

  誰說蘭妃純良的?她分明是一個極為聰明,且善於玩弄人心的人。

  蘭妃眼底的淚水,忍不住地撲簌簌往下掉。

  她緊緊地抓住蕭玄墨的衣袍,沙啞著聲音問:「為什麼?陛下,你為什麼要這樣對臣妾?」

  「後宮無子,對你來說是極大的詬病,江山不穩,臣民之心動搖,這於國,都極為不利。你為何,不想讓臣妾給你生孩子?」

  「如果沒有皇嗣,江山何以為繼?」

  她怎麼都沒想到,堂堂帝王,居然不想要孩子。

  她想不通,這是為什麼。

  蕭玄墨的眼底,閃過幾分殺意。

  他目光冰冷地看著蘭妃:「原以為你是個單純的人,所以朕對你有諸多疼愛,沒想到你卻比任何的妃子都聰明。」

  「皇后都沒看破的事情,你居然早就猜到了……留你這樣聰明的人,在朕身邊,朕實在不安。」

  蘭妃的心,猛然提了上來。

  她眼底帶著驚恐,怔愣地看著蕭玄墨。

  蕭玄墨扯住她的衣襟,壓低聲音,一字一頓問:「蘭妃,你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是朕的嗎?」

  蘭妃不由得一怔,她腦袋轟隆一聲,頓時空白一片。

  蕭玄墨冷笑一聲,甩開蘭妃,一步步朝著外面走去:「南儲的江山,何以為繼,不是你小小宮妃,該考慮的問題。機會,朕給過你,可惜你不知道珍惜,既如此,那就這樣吧。」

  他不會再護著她。

  包括她肚子裡的孩子。

  那只是她的骨肉而已,並不是他的……蘭妃可是實實在在的,給他戴了個綠帽子。

  坐胎藥是真的,並不是避子湯。

  後宮妃嬪,之所以都沒懷孕,真正的原因,其實是他身體有礙,這輩子他都不能再讓任何女人懷孕生子。

  所以,蘭妃肚子裡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他的呢?

  本書首發思兔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提供給你無錯章節,無亂序章節的閱讀體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