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蘭妃自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蘭妃看著揚長而去的蕭玄墨,她心裡慌亂的厲害,她從地上爬起來,就要追出去。

  「陛下……」

  誰知,她剛剛跑到殿門口,就被兩個宮人攔住了去路。

  蘭妃如墜冰窟,眼睜睜的看著,蕭玄墨的身影在她視線里消失。

  他知道了?

  皇上是不是什麼都知道了?

  不,不會的。所有事情,她都做得那麼隱蔽,皇上他是怎麼知道的?

  就算他真的知道了,難道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嗎?

  她之所以走到這一步,還不是他的冷漠無情給逼的?

  蘭妃再也顧不得其他,她衝著蕭玄墨的背影,歇斯底里的怒吼:「蕭玄墨……人人都說你溫潤如玉,儒雅靜秀,寬厚無雙,是這世上最不可多得的夫君。能夠成為你的女人,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福氣……呵,如今想來,這些話竟是那樣的可笑。」

  「你哪裡寬厚,哪裡溫潤了?你分明就是一塊,怎麼焐都捂不熱的冰冷石頭。你表面看著溫柔多情,待誰都好,可你骨子裡,流淌著的血,是冷漠,是無情的。」

  「我真的後悔了,當初為什麼要不顧一切,入宮為妃,成為你的女人。這一年來,你若即若離,令人捉摸不透,我真的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你。我陪了你這麼久,難道你對我,就沒有半分感情嗎?如今,你說處置我,就處置我。你真是無情到了極點……」

  蕭玄墨的腳步,不由得猛然一頓。

  他緩緩地扭頭,看向蘭妃。

  他凝著她那張充滿憎恨,怨懟的面容,他突然有些恍惚。

  他真的做錯了嗎?

  他就不該,因為那幾分的相似,從而讓自己淪陷於一場美夢中。無論怎麼像,那都不是她。他怎麼能用這張法子,來緩解自己的相似,來做一場,自欺欺人的夢?

  如今美夢醒了,他才恍然。

  他所有的陰暗念想,是如此的令人噁心。

  蕭玄墨的臉色,漸漸地泛白起來。

  「或許,我是真的錯了。」

  「抱歉,是我將你拉進了這場無妄之災里。」

  蘭妃雙眼猩紅,她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陛下,我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可以捨棄一切,我們重新再來行不行?」

  她其實,是有那麼幾分喜歡蕭玄墨的。

  明明最初,他對她是那麼的溫柔。

  她的心,早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遺落在他身上了。

  可他有時很溫柔,有時候又很冷漠……她總是抓不住他的心。他可以一連十多天,半個月不來看她,她總是忐忑不安,總是在思慮,自己是不是失寵了,是不是不討他喜歡了。

  她在這樣的日子裡,一天天地折磨自己。

  她不想再這樣下去,她想要懷上他的孩子,徹底地籠絡著他的心。可無論她如何努力,她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

  伺候的心腹宮女猜測,會不會是那坐胎藥有問題。

  她沒敢請太醫查驗,擅作主張地偷偷倒掉坐胎藥,不再服用。然後,她等啊等,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外面給她傳信,用她生母的性命逼她,若是在三個月內,再沒有身孕,他們就把她娘親給殺了。

  蘭妃沒法子,只能急病亂投醫,想了個愚蠢的法子,借種生子。不過就一次而已,她怎麼都沒想到,她居然就懷孕了。

  她以為,自己能夠瞞天過海。

  誰知道,這一切都早就被蕭玄墨給識破。

  她徹底的完了……

  她在這條不歸路上,沒了任何的回頭路。

  蘭妃哭得絕望至極,她苦苦地哀求蕭玄墨,再給她一個機會。

  蕭玄墨仰頭,深深的嘆息一聲。

  「做錯事,總要付出代價的。」

  「皇室尊嚴,不容任何人挑釁。」

  他說罷,便沒有任何猶豫離開。

  蘭妃就那樣怔愣地看著,蕭玄墨離去的背影……她眼底滿是悔恨。

  皇后趕到的時候,蕭玄墨早就離去。

  她聽到蘭妃歇斯底里的哭喊,頓時一愣。

  她跨入殿門,看著跌坐在地,猶如丟了魂的蘭妃,她佯裝關切地問:「蘭妃,你這是怎麼了?」

  不是動了胎氣,需要臥床靜養嗎?

  她怎麼會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哭?

  蘭妃淚眼朦朧地看著靠近她的皇后,她絕望而痛苦地笑了笑。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哈哈……全都是假的。皇后,不只是我,還有你,我們都永遠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所有的恩寵,榮華富貴,統統都會化成一場虛無……總有一天,美夢會醒的。」

  「哈哈哈……」

  皇后眼底滿是驚詫,她聽著蘭妃的瘋言瘋語,只覺得這個女人是瘋了。

  之後她再詢問什麼,蘭妃卻什麼都不說。

  她從地上爬起來,躺在了床上,再也沒了任何的動靜。

  蘭妃埋在被褥里,默默地流著眼淚。

  她完了,徹底的完了。

  她才不會告訴皇后真相。她與皇后鬥了這麼久,她怎麼可能會讓她看笑話?怎麼可能,會給她機會避免那場災禍呢?

  等著吧,總有一天,皇后也會走她的老路。

  她不好過,自然也不想皇后落個好下場。

  她就在這裡等著,等著皇后也倒霉,也與陛下決裂,也被陛下捨棄,厭惡,憎恨。

  皇后心裡很是驚愕,怎麼都沒明白,蘭妃與陛下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懷著滿心的疑惑,離開了蘭芝宮。

  沒過多久,蘭芝宮居然傳出消息,說蘭妃流產了,腹中的孩子沒保住。

  蘭妃傷心欲絕,當即便吐了血昏死過去。

  皇后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蘭妃這樣的下場,其實她是高興的……可她就是笑不起來。

  這件事,處處透著蹊蹺,令她極為不安。

  她讓王瑛去打聽,給父親送信。

  整整一夜,她幾乎都沒怎麼合眼。

  臨到天亮時分,王瑛盯著憔悴的眉眼,從外面走進來:「娘娘,蘭芝宮又傳出消息,蘭妃娘娘因傷心過度,在蘭芝宮自縊了。」

  皇后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王瑛。

  她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什麼?」

  「蘭妃自縊了?」

  「這怎麼可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