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厚此薄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憑著蘭妃那高傲的性子,就算她對那個孩子滿心期望,孩子沒了,她或許會非常地傷心不甘。

  可她也萬萬不會,因為一個還沒成型的胎兒,就走到自縊這一步啊?

  王瑛的面色,極為難看:「奴婢親自去瞧了,蘭妃死得透透的……不像是作假。」

  「陛下得知了,什麼都沒說,只吩咐人準備一副薄棺,將蘭妃抬出去,簡單辦理後事。」

  皇后的心,忍不住急跳了幾下。

  她攥著拳頭,在殿內來來回回地走動。

  「這事不對勁……蘭妃肯定是做了什麼,惹怒了皇上,所以才……才招惹了殺身之禍。」

  王瑛不由得一驚,她看向殿門外,小心翼翼地壓低聲音問:「娘娘的意思是,蘭妃不是自殺,而是被殺?」

  皇后的臉色慘白,她尋了個位置,喘著粗氣落座。

  「依著蘭妃的性子,她決不可能為了一個孩子,而自殺。孩子沒了,還可以再要,怎麼會走到自縊這一步?」

  「再說,就算她自縊而死,那也是為了延綿皇嗣而亡,這是有功之人。可陛下非但沒有厚葬她,反而讓人準備了薄棺,簡單安排她的後事。這是連妃位的規制,都不給她。更別提,能讓她葬入皇陵了。」

  王瑛眼底滿是忐忑,「難不成,蘭妃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惹怒了陛下?」

  皇后說不出自己心裡什麼感覺,她只覺得,前途一片迷茫。她第一次對蕭玄墨產生了,深不可測的感覺。

  她好像,突然就看不懂這位年輕的帝王了。

  他似乎表面看著溫潤如玉……可這如玉的外表下,似乎藏了一顆,旁人無法窺視,無法靠近的心。

  整個後宮,因為蘭妃的死,就這麼平靜下來。

  蕭玄墨只對皇后說:「好好地管理好後宮,其餘的事情,你無須理會。」

  皇后在他那張淡漠無波的面容上,第一次感受到了壓迫氣勢。

  她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敢問,只恭恭敬敬地俯首應允。

  蕭玄墨再沒逗留,轉身離開翊坤宮。

  自此,他更不踏入後宮一步。

  即使前朝臣子,上摺子,勸慰他承擔起延綿皇嗣的重任,他也無動於衷。他們上摺子,說他們的,他只顧著埋頭處理朝政,權當耳邊風,一概不理。

  這些消息,早就有人,傳遞給了蕭廷宴。

  蕭廷宴看著信中的內容,不由得緊緊蹙眉。

  雲鸞這些日子,都在坐月子。

  這些事情,他也不想讓她擔憂,所以他並沒有對雲鸞提及。

  他當即便給蕭玄墨回了信。

  在信中,他叮囑蕭玄墨,不要一心撲在政務上,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適當的時候,還是要在後宮雨露均沾,以安臣民之心。

  蕭玄墨收到了信,自嘲地勾唇笑了笑。

  皇叔這份叮囑,可真是有意思……居然勸他,讓他在後宮雨露均沾。

  如果這個皇位,是皇叔在坐,他能面不改色地,去碰那些他並不喜歡的女人嗎?

  蕭玄墨並不將蕭廷宴的勸說,放在心上。

  於男女之事上,他的心早就死了。

  他也沒有資格,再去禍害那些無辜的女人。

  ——

  一個月後,雲鸞滿了月子。董珂做主,辦了一場盛大的滿月宴。很多人都慕名而來,送來賀禮。

  雲鸞與蕭廷宴分別抱著襁褓里的孩子,招待著前來赴宴的賓客。

  開宴的時候,雲傾與周仝風塵僕僕,終於趕到了鄴城。

  雲傾在滿堂賓客的詫異中,朝著坐在首位上的雲鸞,大喝一聲:「小四,我來了。」

  雲鸞握著茶盞的手,猛然一抖。

  她猛然抬頭看向雲傾。

  而後她的眼睛,便驀然紅了:「三姐。」

  雲傾疾步跑過來,緊緊地抱住了雲鸞:「還好我趕上了……」

  「你這丫頭,都懷孕生子了,也不給我寫封信,不通知我與二哥一聲?在你心裡,也拿不拿我們當家人?」

  雲鸞心裡感動無比,她沒想到,路途遙遠,三姐居然特意為她趕來了鄴城。

  她連忙哽咽著聲音解釋。

  「坐完月子,我就打算返回京都的。到時候,再告訴你與二哥,再補辦一場滿月宴。」

  誰曾想到,三姐不聲不響,就這樣來了。

  雲傾鬆開雲鸞,她眼眶也是閃爍著淚光。

  「我是一刻都等不了……我們小四以前,還是個孩子,誰曾想到,這一轉眼,竟然成為了人母。」

  「孩子們呢,快點抱來,讓我瞧瞧。我特地給他們一人打了一個金鎖。」

  從得知雲鸞懷孕的那日起,她就開始準備了。

  她在京都,真的等不下去,拖著周仝拋下京都事務,緊趕慢趕,終於在滿月宴這天,趕到了鄴城。

  兩個孩子被抱下去了,雲鸞牽著雲傾的手,帶著她去了隔壁廂房。

  雲傾看著長得白白胖胖,猶如粉雕玉琢可愛嬌憨的兩個孩子,她滿心都是歡喜。

  抱了這個,又捨不得鬆開那個。

  她低下頭,在他們的臉蛋親了又親。

  「哎呦,我也成了姨母了。」

  「真可愛,這眼睛可真漂亮,就像是琉璃一樣。」

  「哎呦,臉蛋也好嬌嫩啊,我親著,就像是親豆腐一樣。」

  蕭廷宴在一旁看著,不由得微微蹙眉,他低聲咳嗽一聲,提醒了句:「三姐,小丫頭皮膚嬌嫩,你輕著點。」

  雲傾一怔,她是第一次聽見蕭廷宴喊她三姐。

  她頓時有些受寵若驚……驚詫過後,她又反應過來,低頭看了眼在她懷裡,快要被她親哭的小丫頭。

  她忍不住噗嗤一笑:「這小丫頭,居然還委屈上了?」

  蕭廷宴作勢,趁著雲傾不注意,連忙將女兒抱了過來。

  他輕輕地搖著,柔聲哄著:「絲絲別怕,爹爹抱抱。」

  路神醫不知道從哪裡跑了過來,他擠到了蕭廷宴的面前,關切地問:「這是怎麼了?妮妮怎麼嘴巴翹那麼高?」

  蕭廷宴有些哀怨的,瞥了眼雲傾。

  路神醫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雲傾,他當即便笑著提醒:「三小姐,這小妮的皮膚,特別的嬌嫩,稍微碰了一點,就容易出紅印子。你以後啊,可是要注意點……」

  他這些日子,都不捨得去手指碰小妮的臉蛋。

  誰知道雲傾居然直接用嘴親?

  這嘴裡得有多少的細菌啊?萬一傳染給了小妮,那怎麼得了?

  小丫頭嬌貴的不得了,可別感染了什麼病症。

  路神醫說罷,便讓蕭廷宴抱遠一些,給小丫頭診脈。

  雲傾怔愣在那裡,整個人幾乎都傻了。

  她張了張嘴巴,低頭看了眼懷裡這個無人問津的小子。

  頭一次感受到,重女輕男的殺傷力。

  雲傾特別費解地看向雲鸞:「小四,他們這也太過了吧?這厚此薄彼的太明顯了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