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離開鄴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董珂眼底滿是詫異:「好幾日不曾回府了?那你們將軍沒派人,去找櫻兒嗎?」

  下人剛要回應,周盛卻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董珂連忙將事情,給周盛說了說。

  「你知道櫻兒跟著一個陌生男子走了嗎?」

  周盛緩緩地點了點頭:「知道……」

  董珂看著他那副淡漠的樣子,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就沒半點表示?櫻兒可是你的未婚妻,你就任由她這樣胡鬧?」

  周盛目光複雜地看著董珂:「我與趙櫻兒,其實並沒有什麼關係。」

  「當初,她想靠著我走出那個村子……所以我為了報答救命之恩,就與她做了約定。現在,她翅膀硬了,也是時候飛出去了。」

  趙櫻兒開的鋪子,生意火紅。

  她能說會道,這幾日又開始籌備開第二家茶鋪。一來二去,便去城中同樣是商戶的林家公子相識。

  兩個人算是看對眼了,這幾日只等著趙櫻兒接了她父親過來,就要商量訂婚的事宜了。

  董珂怔愣地聽著周盛的解釋。

  她眼底滿是驚愕,久久都沒反應過來。

  她一直以為,周盛與趙櫻兒要好事將近了……為此,她還為他們準備了賀禮,沒想到他們之間居然是假的,趙櫻兒尋了旁人訂婚了。

  董珂不知怎的,居然有些同情周盛。

  「是不是櫻兒嫌棄你的面容有損?」

  他的臉上戴著面具,那一半的臉是醜陋的疤痕,那疤痕蜿蜒扭曲,甚是可怖。

  一般人,還真接受不了。

  周盛目光閃爍,緩緩地頷首,自嘲一笑:「我這幅面容,恐怕凡是女子,都會介意吧。」

  董珂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她又擔心,櫻兒找的男人,到底靠不靠譜。

  周盛柔聲回道:「我已經調查了,那人的人品不錯,且潔身自好。如今與櫻兒好事將近,倒是一段很不錯的良緣。」

  兩個人都是從商,志同道合,他們的路,應該能走得又遠又長。

  董珂嘆息一聲,終是沒再追問其他的事情。

  櫻兒訂婚當日,她準備了一份賀禮過去。

  櫻兒看著那貴重的禮品,她感動得紅了眼睛,一言不發地抱住了董珂。

  「謝謝……姐姐是為數不多,真心對我好的人。」

  董珂拍了拍她的肩膀:「記得要幸福,如果你的夫君,給你委屈受,儘管來找我。我會替你撐腰,替你出頭……」

  櫻兒連忙點頭。

  她極為真誠地看著董珂:「姐姐,餘生漫長,其實櫻兒也希望,你能找到有情人,終成眷屬。」

  她說罷,狀似無意地看了眼不遠處站著的周盛。

  董珂抿唇,淡淡地笑著:「我已經過了情竇初開的這個年紀,人這一輩子,不一定非要成婚生子的。」

  櫻兒無奈地嘆息一聲:「反正,希望姐姐能夠多多關注身邊人……」

  董珂笑而不語,摸了摸櫻兒的臉蛋,讓她忙去。

  她走出了廳堂,周盛沒有跟上去,他站在廊檐下,灼熱的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移動。

  櫻兒走到周盛的身邊:「周大哥,既然喜歡,那就勇敢地爭取啊。你這樣悶葫蘆,什麼都不說,怎麼能追求到幸福?」

  周盛低垂下眼帘,遮掩住落寞的神色。

  「我之前,對她表達過情意。可她很是反感,我倘若逼得太緊,我們到最後,恐怕連朋友都做不成。」

  董珂的性子太倔,她一旦認定的事情,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扭轉。

  或許這輩子,他都無法名正言順地站在她身邊。

  其實周盛也想開了……只要能留在她身邊,偶爾與她說幾句話,他就滿足了。

  她既然不想再進一步,那他就停留在朋友的位置,默默地守護她。

  愛情,不一定非要擁有。

  有時候,能夠放手也是一種愛。

  雲鸞與蕭廷宴在鄴城,並沒有逗留太久。

  他們擔心蕭玄墨那裡可能出了問題,所以沒過多久,他們便踏上了回京的路。

  雲傾與周仝也跟隨他們回京。

  這一日,大雨傾盆。

  董珂與雲淮站在城門口,不舍地送雲鸞他們離開。

  雲淮紅著眼睛,抱了抱雲傾,最後又抱著雲鸞,不捨得撒手。

  「四姐,我真的不捨得你們離開。」

  「這一別,又不知道什麼事情才能相見。」

  雲鸞的眼睛,亦是通紅無比。

  她哽咽著,輕輕地拍了拍雲淮的肩膀:「別哭,你已經是個小男子漢了,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的。」

  雲淮吸了吸鼻子,抬起衣袖,將眼角的淚痕擦乾淨。

  雲傾嘆息一聲,摸了摸他的頭髮:「等我們有空了,我們會來鄴城看你的……你也有時常送信回去。你乖乖聽大嫂的話……好好地習武,爭取將來做一個威震四方的大將軍王。」

  雲淮重重的點了點頭。

  董珂攬著他的肩膀,笑著看向雲鸞雲傾。

  「你們放心吧,我定然會將雲淮培養成,南儲未來的大將軍王。讓他的風采,絕對不輸我們的父親。」

  雲傾粲然一笑。

  她俯身抱住了董珂:「大嫂,你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董珂笑著頷首。

  她讓人準備了很多的東西,搬上了後面的馬車。

  除了黑羽衛,她又撥了十多個武功高強的侍衛,護送他們一行回京。

  「你們快點走吧,太晚趕路,會不安全。」

  周仝衝著董珂俯身行了一禮,而後攙扶著哭得猶如淚人的雲傾上了馬車。

  雲鸞緊緊地抱著董珂,不捨得撒手。

  「大嫂……」

  她頗為依賴的姿態,讓董珂的心裡暖烘烘的。

  「走吧,小心照顧兩個孩子。」

  「有什麼事情,記得時常給我寫信。」

  雲鸞忍不住哽咽哭出聲來,董珂連忙安撫:「快別哭了,你剛剛出了月子,別傷了眼睛。」

  她將雲鸞交給了蕭廷宴。

  蕭廷宴攬著雲鸞,上了馬車。

  馬車緩緩的啟動,雲鸞掀開車簾,怔愣地看著身影漸漸模糊的董珂與雲淮。

  突然,她的目光一轉,陡然看見站在城牆角落矗立的修長身影。

  她不由得一怔。

  蕭廷宴湊過來,疑惑地詢問:「怎麼了?」

  雲鸞抬手,指向站在牆角陰影處的人影:「那人是誰?」

  「我怎麼看著,那麼熟悉?」

  蕭廷宴眯眸望去,「周盛?」

  「他怎麼來了?」

  本書首發思兔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提供給你無錯章節,無亂序章節的閱讀體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