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 拈酸吃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鄴城,他們與周盛並沒有見幾面。

  與他並不熟悉。

  雲鸞沒想到,周盛居然也來送他們了。

  可他既然來了,為何要躲在暗處看著?

  很快孩子們的哭聲,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他們一人一個,將孩子抱在懷裡,低聲哄著。

  突然蕭廷宴感覺到胳膊肘處,一陣溫熱。

  他的身體不由得一僵,頓時哭笑不得。

  這才剛上路,閨女就尿了。

  雲鸞抿著唇角,看向蕭廷宴:「尿了?」

  蕭廷宴眼底滿是寵溺,他抬手戳了戳女兒嬌嫩的臉頰:「小丫頭片子,可真會挑時候。」

  他也不喊奶娘,自己動作嫻熟的,給女兒換了尿布。

  自從雲鸞開始坐月子,兩個孩子大多都是蕭廷宴照顧著。夜裡孩子鬧的時候,他也會立刻醒來,不讓雲鸞動一根手指頭,無論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

  他由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了現在動作嫻熟,這其中的付出,可想而知。

  雲鸞抱著兒子,眉眼帶笑地看著蕭廷宴。

  她是第一次體會到,年紀大的男人,懂得疼人這一點。整個月子,她是舒舒服服地度過,非但沒瘦,反而還胖了幾斤。

  而蕭廷宴呢,不過一個月而已,足足瘦了十斤。

  雲鸞有些心疼地看著他比以前更加鋒利的五官輪廓:「以後孩子大了,還是交給奶娘嬤嬤照顧吧。你不但親力親為照顧孩子他們,還要抽空處理其他的事務……你瞧瞧,你這臉上都掐不出肉來了。」

  蕭廷宴雖然瘦了,可他的眼睛卻比以前更亮。

  他喜滋滋地笑著:「我不累……雖然有些辛苦,可我心裡是甜的。雲鸞,我以前幾乎想不到,有了孩子,會是什麼樣的。現在,每天將他們抱在懷裡,我真的覺得特別的滿足。」

  「我現在沒有其他的祈求,能夠將他們平平安安地照顧長大,就是我最大的期望與願望。」

  雲鸞無奈地嘆息一聲。

  蕭廷宴換好尿布,將兒子也攬入了自己的懷裡。

  他眸光溫潤地看著雲鸞:「你剛剛出月子,還是不能太勞累,你好好歇著吧。」

  「一切有我呢。」

  雲鸞的心裡,暗暗地流淌著暖意。

  她撅了噘嘴,難得對蕭廷宴撒了撒嬌:「阿宴,你變了。從前你的心裡,只有我,我才是最重要的。可現在,你心裡又多了這兩個小傢伙……好像,他們現在比我還要重要了。」

  蕭廷宴沒想到,雲鸞還會因為這個拈酸吃醋。

  他不由得搖頭失笑:「你居然吃孩子的醋?」

  雲鸞為了能讓蕭廷宴好好休息,她自然是撒了一些善意的謊言。

  「反正我不管,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抽出半天的時間陪我。」

  「你要是再為了孩子而冷落我,晚上你就別和我睡一處了。」

  蕭廷宴一聽,這還得了。

  在他心裡,自然是雲鸞才是最重要的。

  可照顧孩子,就顧不得雲鸞了。

  蕭廷宴不由得,開始反思,他這段時日,是不是真的只知道照顧孩子,而忽略了雲鸞?

  他當即便喊了如春過來,將兩個孩子交給她與奶娘,做小伏低地去哄雲鸞。

  「阿鸞,彆氣惱,你當然是最重要的。孩子們怎麼能與你相比?」

  雲鸞不理他,只依靠在軟塌上,閉眼休憩。

  蕭廷宴以為她真的生氣了,柔聲哄了好半晌。

  雲鸞昏昏欲睡,她拍了拍身旁的軟塌:「好了,陪我睡一會兒,怪累的。」

  蕭廷宴一怔,他當即便忍不住輕笑出聲。

  雲鸞睜開眼睛,瞥了他一眼:「怎麼,不願意?」

  蕭廷宴連忙搖頭,他動作極快地依偎過去,伸手將雲鸞攬入了懷中。

  他低頭,薄唇貼在她的額頭:「你實話說,是不是想我了?」

  雲鸞的臉頰,忍不住泛紅起來。

  她假意咳嗽幾聲:「咳咳……才不是。」

  「你別廢話了,我困得很……」

  蕭廷宴緊緊地抱著雲鸞,他頗為感慨地說道:「想起來我們好久沒這樣相擁而眠了,抱歉啊阿鸞,這段時日,我確實因為孩子冷落了你。」

  女人生孩子後,其實才最需要關懷呵護的。

  他差點本末倒置,忽略了雲鸞。

  他心中很是愧疚,當即便決定,接下來的日子,他不會再那樣日夜不休地照顧孩子。

  不知不覺,他抱著雲鸞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雲鸞其實不困,等到蕭廷宴徹底的睡沉了,她緩緩的睜開眼睛,很是心疼的看著蕭廷宴。

  她動作輕柔地撫摸著他的臉龐:「傻子,最該休息的人,是你才對。」

  「睡吧,好好地睡,爭取將少的那些肉,統統都養回來。」

  這一覺,蕭廷宴睡得很是香甜。

  直到天色昏暗,馬車停在了驛站門口,他才恍然睜開眼睛。

  雲鸞巧笑嫣然地看著,醒過來的蕭廷宴,連忙拉他下了馬車,入了驛站洗漱用膳。

  蕭廷宴全程都很懵,直到一碗雞湯下肚,他方才醒過神來。

  「我睡了多久?」

  路神醫抱著小郡主走進來,淡淡地瞥了蕭廷宴一眼:「從晌午到黃昏,你說多久了?」

  蕭廷宴當即便要起身,去看女兒。

  雲鸞的眼睛,往他身上一掃。

  蕭廷宴頓時不敢動了。

  雲鸞淡淡的說了句:「吃飯……」

  路神醫幸災樂禍地笑著,抱著小郡主晃悠悠的,去了自己的房間。

  蕭廷宴暗暗咬牙,到底還是不敢起身,乖乖地陪著雲鸞用膳。

  雲鸞給他夾了不少的菜,又給他盛了兩碗湯。

  蕭廷宴撐得不行,連忙衝著雲鸞擺手:「吃不下去了,再吃的話,我要吐了。」

  雲鸞這才罷手。

  她看了眼浩瀚,繁星閃爍的夜空,「那陪我去散散步吧。」

  蕭廷宴張了張嘴,看了眼路神醫的房間。

  雲鸞的眼神又掃過來:「怎麼,不想陪我?」

  蕭廷宴摸摸鼻子,他哪裡敢說不,如果得罪了雲鸞,他以後都得獨守空房。

  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蕭廷宴站起身,極為殷勤地挽著雲鸞的手,陪著她出了驛站,沿著河邊溪流散步。

  之後的半個月,基本都是這樣過。

  蕭廷宴唯有上午的一個時辰,才能被允許抱一抱兩個小傢伙。

  其餘的事情,不是陪雲鸞,就是處理政務。

  漸漸地,他臉上開始長肉,精神也漸漸地好了起來。

  雲鸞這才鬆口氣,放下心來。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