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立為太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蕭玄墨的神色,倒是還挺平靜的。

  他早就知道結果了,所以也沒什麼好難過,好傷心的。

  雲鸞卻是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該死的趙婉兒……當初就不該讓她死得那麼容易。」

  「她這是害了陛下的一輩子。」

  好好的一個人,就這樣被毀了。

  蕭玄墨雖然坐擁南儲江山,可卻無法擁有一個,流淌著自己血脈的孩子。這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

  雲鸞眼底滿是怒意,恨不得將趙婉兒的屍體給找出來鞭屍千萬遍。

  蕭玄墨悄無聲息地掃了眼雲鸞,他看著她為自己著急憤怒的模樣,他原本黯淡死寂的心,漸漸地復甦過來。

  他這輩子就這樣了,其實他早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他倒是無所謂的……可看到雲鸞為他擔心,為他著急,他心裡是高興的。

  能被她這樣在乎,他別無所求,也真的很滿足了。

  「或許是命中注定吧……這就是朕的命。朕已經非常坦然地接受了,沒什麼的……以後,慕慕與絲絲就是朕的孩子。」

  蕭玄墨站起身來,朝著蕭廷宴鞠躬:「皇叔……不如就將朕的情況昭告天下吧。這樣也省得那些不安分的人,想要靠朕得到什麼……」

  蘭妃的事情,給了他警鐘。

  他不想再看到蘭妃那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他這些日子,一直都想著,尋個合適的機會,將自己的身體狀況昭告出去。

  蕭廷宴皺眉,有些不贊同道:「如果這件事傳了出去,恐怕對你的帝位,會有影響。一個不能繁衍皇嗣的帝王……」

  恐怕前朝那些臣子,會上摺子,讓蕭玄墨禪位。

  帝位不穩,南儲的江山便不穩,這是一件大事。

  可不能這樣草率昭告天下。

  蕭玄墨

  自然明白蕭廷宴的意思,他勾唇淡淡一笑。

  「朕想下一道聖旨,立慕慕為南儲儲君,朕就要明明白白地告訴那些野心膨脹的人,這南儲的江山,將來非慕慕莫屬。」

  「這樣也解決了,朕無法繁衍皇嗣,無人繼任南儲江山的問題了……那些臣子應該也就說不出什麼反對之語了。」

  雲鸞眼底滿是驚愕:「慕慕,他才不過兩個多月,怎麼能做南儲的儲君?」

  「立太子的事情,有些早了吧?或許陛下你的身體,經過幾年的休養,能痊癒了呢?」

  「當初,我因為受了重傷,也是損害了子宮胞,路神醫也說,我以後懷孕艱難。可我現在,不也是幸運地懷了孩子,還生了一對龍鳳胎嗎?」

  她說罷,帶了幾分希翼看向路神醫。

  「路神醫……你覺得我說得對嗎?」

  路神醫忍不住嘆息一聲,他眼底滿是惋惜之色。

  「王妃的情況,與陛下不同。你身體的損傷,可以用藥物修復,可陛下的情況,是中了毒。那些毒素,常年積累在體內,已經嚴重破壞了他的五臟六腑。他能壽終就寢,已然是老天的恩賜了,其餘的……實在是回天乏術。」

  雲鸞的心,忍不住緩緩下沉。

  蕭玄墨卻一派輕鬆:「朕早就能坦然接受這一切了。早日立下儲君,無論對朝堂還是南儲,都是一件好事。」

  「再說,這皇位這江山,本來就屬於皇叔。是皇叔不想登基為帝,才讓朕坐上了這個位置。幾十年後,朕再將皇位傳給慕慕,這一切都不過是順從天意,順從皇祖父的意願而已。朕相信,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估計反對的人,應該不會太多。」

  其實朝堂中,有很多宴王派系。

  他們也是希望,這南儲江山,是歸屬於宴王的。畢竟,宴王是先皇屬意的帝王人選,當初要不是蕭崇山謀朝篡位,這一切都是皇叔與慕慕的。他所做的,也不過是讓一切,回到原點而已。

  蕭廷宴眸光沉沉,看向蕭玄墨。

  「你考慮清楚了?」

  蕭玄墨目光灼灼,眼底帶著堅韌緩緩頷首。

  「朕早就考慮清楚了……這段時間,朕只等著皇叔歸來,與你商議此事。」

  蕭廷宴沉吟半晌,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說道:「這件事先暫時壓著吧。本王手裡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待本王理清了事情,我們就按照你說的,昭告天下吧。」

  郭家蠢蠢欲動……他需要時間,去調查郭家的事情。

  他不可能會留著郭家這個毒瘤,繼續野心勃勃,危害到雲鸞與孩子們的安全。

  所以,郭家必須剷除。

  這一切都要在剷除郭家後,才能立慕慕為太子。

  他不打算,現在就將郭家的情況告知蕭玄墨。待他查到郭家所有的犯罪證據,他會連通整個郭家,連根拔起,徹底的剷除這個禍患。

  蕭玄墨見皇叔鬆了口,他如釋重負的也跟著鬆了口氣。

  「好,那就按照皇叔說的,三個月後再昭告,再立儲。」

  蕭廷宴點頭,正事談完了,蕭玄墨看著天色已晚,他也不好意思再繼續打擾他們。

  他依依不捨地起身,提出了告辭。

  蕭廷宴親自送他出去。

  蕭玄墨上馬車前,扭頭看向蕭廷宴,小心翼翼地問:「皇叔……朕以後能經常來看慕慕與絲絲嗎?」

  他唯恐怕蕭廷宴不同意,一顆心都忍不住的提起來,眼睛都不眨地凝著蕭廷宴的

  面色。

  蕭廷宴無奈地勾唇一笑。

  他拍了拍蕭玄墨的肩膀:「想來就來,有什麼不能的?」

  「你是他們的哥哥,以後……他們還要你多多照拂呢。」

  蕭玄墨勾唇,猶如個孩子般,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皇叔這句話,那朕就放心了。」

  「明日,朕就派人來給慕慕絲絲送禮物。身為他們的哥哥,朕可不能太小氣。」

  蕭廷宴笑著點頭:「好,我們等著。」

  「回去吧。注意照顧自己的身體,別處理政務太晚。」

  面對蕭廷宴對自己的關心,蕭玄墨心裡溫暖至極,他的鼻頭一酸,忍不住伸手緊緊抱住了蕭廷宴。

  「皇叔,你們能回來,朕真的很高興。」

  他說完這句話,便害羞地上了馬車離開。

  蕭廷宴眉眼帶著溫暖的笑意,凝著漸漸遠去的馬車。

  雲鸞從府內走出來,站在了蕭廷宴的身旁。

  「哎,這可憐的孩子。」

  「年紀輕輕身為帝王,卻再也沒繁衍後嗣的機會……」

  真是作孽。

  她心裡挺難受的,挺心疼蕭玄墨的。

  她雖然與蕭玄墨同歲,可在她心裡,她是把他當做弟弟看待的。

  她真的希望,他能得到一個好的結局。

  可造化弄人,老天爺似乎不是那麼厚待蕭玄墨。

  蕭廷宴攬著雲鸞的肩膀:「以後就讓慕慕做他的兒子,他若是老了,就讓慕慕給他養老送終。」

  雲鸞忍不住噗嗤一笑:「你捨得?」

  蕭廷宴挑眉,嗤笑一聲:「一個臭小子而已,有什麼捨不得的?只要絲絲還在,那就行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