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生育能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詠荷愛不釋手地抱住了蕭慕昀……她忍不住低頭,在他滑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哎呦,這小世子長得可真是可愛啊。」

  「這小模樣,這眉眼五官,幾乎和王爺一模一樣。」

  蕭廷宴的眉眼溢滿笑意。

  蕭玄墨比雲楓的動作快,當即便將蕭絲灤抱入了懷裡。

  小小軟軟的一團,猶如沒骨頭的樣子,蕭玄墨抱入懷裡後,就徹底不敢動了。

  他手腳僵硬在那裡,像捧著一個易碎的瓷器。

  雲楓急得不行,將自己的兒子塞到了如春的懷裡,開始指導著蕭玄墨怎樣抱孩子。

  「陛下,你的手放在這裡,她可能會比較舒服一些。」

  「你的胳膊別太僵硬了……小心硌著她了。」

  他家是臭小子,哪裡有小姑娘討人喜歡啊。

  特別是這小姑娘的模樣,真是太像雲鸞了,他看著這小丫頭,猶如看到了雲鸞小的時候。

  要不是顧忌蕭玄墨這個皇帝的身份,雲楓恨不得,立刻將小丫頭抱過來,自己摟在懷裡。

  蕭玄墨急得滿頭大汗,他按照雲楓說的,倒是慢慢的適應了,整個人也不再那麼緊繃。

  蕭絲灤睜著琉璃般璀璨的眼睛,衝著蕭玄墨咯咯地笑著……蕭玄墨看著她的笑,他的心,幾乎整個都融化了。

  他忍不住也跟著彎了眼睛。

  「乖。」

  他原本浮躁的內心,因為這個笑,徹底的歸於平靜滿足中。

  雲楓看著這小丫頭的笑,他也忍不住勾唇笑了。

  雲鸞與蕭廷宴相視而笑,這一切都是這樣的美好。

  幾個人圍著兩個孩子轉,不知不覺時

  間便流淌而去。

  天色漸漸地昏暗下來,雲鸞讓人擺了宴席,留蕭玄墨與雲楓陳詠荷用膳。

  兩個孩子累了,喝了奶,便呼呼大睡過去。

  蕭廷宴這才有時間,看向蕭玄墨,詢問他現在關於朝堂的事情。

  蕭玄墨有些慚愧地嘆息一聲:「朕能力有限……有些事情,恐怕處理得不是那麼好。」

  特別是他的後宮,如今亂成一團。

  堂堂皇后,為了一個孩子,猶如瘋了,居然敢對他下藥。

  他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置皇后。

  這事說出去,也是丟人。

  前朝倒是沒事,他的後院卻是頻頻著火。

  蕭廷宴舉起手中的杯盞,衝著蕭玄墨敬了一杯:「朝堂上的許多事情,你都處理得很恰當。如今,百姓們安居樂業,這都是你的功勞,你不必妄自菲薄。」

  這一年來,蕭玄墨辦了幾個利國利民的大事,他極為滿意。

  在治國上,蕭玄墨確實做得很不錯,如今臣民一心,南儲上下欣欣向榮,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只是這後宮,外戚之事,卻是被他管理成了一筆爛帳。

  蕭玄墨沒想到皇叔,居然還誇獎於他,他頓時有些受寵若驚,連忙舉杯一飲而盡杯中酒。

  「皇叔,不知你現在可後悔,讓朕坐這南儲的皇帝?朕自從坐在這個位置,幾乎是如履薄冰,時刻兢兢業業,不敢有半分的鬆懈。唯恐自己走錯一步,會讓皇叔失望,會讓天下臣民受苦受難。

  」

  這一年多,他幾乎都沒怎麼睡過一夜整覺。

  他只覺得自己每一天,都像是在刀尖上行走。

  這種不安,這種惶恐的情緒,無人能懂,他也不知道該和誰傾訴。

  蕭玄墨想著想著,一雙眼睛便漸漸地泛紅起來。

  他放下酒盞,當即便欲要屈膝跪在蕭廷宴面前。

  蕭廷宴嚇了一跳,連忙起身托住了他的胳膊。

  「陛下,你這是幹什麼?」

  蕭玄墨眼眶裡閃爍著淚光,他仰頭看向蕭廷宴:「皇叔,其實有件事,朕也是時候向你坦誠了。」

  雲鸞蹙眉,她目光擔憂地看向蕭玄墨。

  她能夠感受到,蕭玄墨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悲傷與難過。

  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讓已經成為皇帝的蕭玄墨,在他們面前露出這副傷心的模樣?

  蕭廷宴對於這個侄子,是打心裡心疼。

  他拍了拍蕭玄墨的肩膀:「有什麼事情,你直說就是,我們一起承擔,一起面對。」

  蕭玄墨低垂下眼帘,一字一頓回道:「當初趙氏把持後宮,曾經收買了朕身邊的宮人,暗下給朕下慢性藥物。」

  「一開始,朕還以為,只是危害身體的毒物。誰知,路神醫幫朕解了毒,痊癒過後……朕的身體雖然好了,回到健康的狀態。可……到底有些地方還是不同了……」

  雲鸞聽得滿臉迷惘:「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蕭玄墨的臉色,頓時泛紅起來。

  他有些窘迫回道:「似乎是沒了生育能力。這一年多來,後宮妃嬪,沒有一個有

  動靜的。」

  「所以朕懷疑,朕可能受之前的毒物影響,喪失了生育能力。」

  蕭廷宴的眉頭緊皺,他的心情,剎那間沉重起來。

  雲鸞眼底滿是驚愕,難以置信的看著蕭玄墨:「怎麼會?」

  蕭玄墨有些苦澀地笑了:「宮中的太醫早就看過了……」

  路神醫當即便伸手過來:「我再把把脈。」

  剎那間,氣氛變得凝重起來。

  雲楓與陳詠荷滿臉都是不安……如果當朝皇帝,沒了生育能力,這……這相當於江山後繼無人了。

  這可是事關江山社稷的大事。

  誰都沒有想到,蕭玄墨居然會有這樣的隱疾。

  雲鸞極為擔憂地看著蕭玄墨……她的鼻頭忍不住泛酸了幾分。

  這倒霉孩子。

  怎麼所有的倒霉事,都讓他碰上了?

  以前他受趙氏的壓迫,明明是嫡皇子,卻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如今好不容易否極泰來,坐上那至尊高位,他卻又攤上了這樣的事。

  路神醫在把脈的過程中,他的臉色沉了又沉。

  在場人的心情,隨著路神醫的臉色,也跟著變了變。

  等的時間有些久了,雲鸞有些沉不住氣,她連忙問道:「路神醫,到底怎麼樣,你說句話啊。」

  路神醫輕輕地嘆息一聲,他撤回手掌,面色頗為凝重地看向雲鸞:「回天乏術……那些毒素積壓已久,雖然不會影響到陛下的身體健康,可……到底是損害了他的生育功能。」

  「這種損害不可逆,縱然是大羅神仙,也無法改變結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