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生路死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雲鸞輕笑一聲:「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別多管了。遇到事情,不要喊打喊殺的,要不然旁人會覺得,我們很殘酷冷血。」

  這個女子分明是有人派過來,故意離間她與蕭廷宴感情的。

  如果不查出她背後的人,那麼這樣的事情,只會是個開始。

  既然知道了,有人圖謀不軌,想要對付他們。那麼他們也該順藤摸瓜,查到幕後兇手,徹底地解決掉禍患源頭,以絕後患。

  這個道理蕭廷宴也不是不懂。

  他就是覺得晦氣,氣憤,想要殺雞儆猴,讓旁人知道他的底線是什麼。

  相對來說,面對這樣的事情,雲鸞倒比他冷靜多了。

  蕭廷宴走後,雲鸞緩緩地蹲下身來。

  她抬手捏住女子的下頜,目光凝著她如花似玉的五官:「樣貌倒是挺不錯的,可見你背後之人,是花了心思的。」

  不妖艷,卻也不是庸脂俗粉。

  在她身上,似乎能看出幾分書香之氣。

  這不是一個婢女,應該具備的外貌與氣質。

  「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知道,自己現在的生死,都被掌握在雲鸞身上。她低垂眼帘,老老實實地回道:「奴婢名叫溫凝。之前是在宮中當差,聽聞王爺與王妃要歸京,皇后在後宮挑選了一些宮人,將我們送入王府。讓我們好好伺候王爺與王妃……」

  雲鸞不由得輕笑一聲。

  皇后?又是皇后。

  怪不得她這次回王府,看到了許多陌生的面容。原來這些人,都是從宮中送過來的。

  那照這樣說,這個溫凝也是皇后的人了?

  雲鸞忍不住嗤笑道:「皇后讓你伺候我與王爺,所以你就伺候到床榻上去了?」

  溫凝的身子一抖,她的臉色慘白至極。

  她連忙搖頭,聲音哽咽回道:「奴……奴婢沒想要勾引王爺。奴婢就是……就是入內給王爺奉茶而已。」

  「奴婢也從未見過皇后……皇后又怎會囑咐奴婢做這些事情呢?王妃,你應該是誤會了。要是奴婢與皇后真的達成了什麼約定,奴婢也不會傻到,主動自報家門。」

  雲鸞不置可否地點頭,她也覺得,皇后應該不會那麼明目張胆的與這個溫凝說,讓她專門來勾引蕭廷宴的。

  否則,溫凝也不會就這樣直接說出,他們是皇后派來的人。

  可……也不能保證,這個溫凝為了替皇后洗脫嫌疑,故意這樣說,從而混淆視聽?

  雲鸞也沒和溫凝繼續廢話。

  她直截了當道:「溫凝,現在我給你兩條路走……你沒有拒絕的權利,必須要選一條路。倘若你拒絕,那等待你的,唯有死路。」

  溫凝的身子,微微一顫。

  她有些惶恐地看著雲鸞。

  雲鸞的大名,她之前不是沒有聽說過。

  如今,親眼面對這樣一個聲名赫赫的巾幗女將軍,仿佛她所有的心思,都暴露在雲鸞的面前。

  她根本就不是雲鸞的對手。

  雲鸞一字一頓,繼續說道。

  「第一,你審時度勢,歸順於我們,從此成為我們的人,替我們辦事。待事情了了,你若想離開,我可以放你走。這是你的生路……」

  溫凝的眸光一顫,小心翼翼地問:「第二呢?」

  雲鸞輕笑一聲,「第二,便是死路……王爺要將你杖斃,那你的生命,就終結在今晚。」

  其實,雲鸞給出的哪是兩條路。

  溫凝要是想活著,她必須選擇第一條路。

  她別無選擇。

  雲鸞也不會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

  溫凝的額頭,布滿了汗水。

  她脊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

  「看來,我不得不選第一條路了。」

  雲鸞緩緩地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溫凝:「你也可以不選。」

  「我這人,不喜歡囉嗦……我喊三個數,你告訴我,你的選擇。」

  溫凝抬頭,看向雲鸞:「我選第一條路。沒人會想去死……」

  雲鸞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她倒出一粒藥丸,遞給溫凝。

  「吞下去。」

  溫凝一怔,有些忐忑地問:「這是什麼?」

  「毒藥。」雲鸞也不繞圈子,直截了當道:「你我之間最缺乏的就是信任。用毒藥牽制你,我才能放心。」

  「不過,你儘管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不要和我耍心機,每隔十天,我便會給你解藥,待到事情結束,我定然會信守承諾,將解藥雙手奉上,還你自由。」

  「雲家人,向來坦坦蕩蕩,不搞那些虛的,溫凝,如果你是聰明人,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雲家人三個字,不禁讓溫凝紅了眼眶。

  她忍不住低頭,狠狠地磕了幾個響頭。

  「我信王妃……我也是心甘情願地臣服於您。」

  她當即便將藥丸,塞入自己的嘴裡。

  雲鸞曬然一笑:「好,爽快。」

  「溫凝,我還是挺看好你的。女子這一生,雖然不能像男人般,那樣頂天立地。可我們也要有底線,也要有抱負……你要看清楚,如今這個天下是誰的。」

  溫凝的眸光閃爍,怔愣地抬頭看向雲鸞。

  「抱負?」

  「女子也能成就一番,自己的天地嗎?」

  雲鸞挑眉,語氣無比的堅定:「那是自然……我們雲家的兒女,從來沒有躲在男人背後,一味尋求其他人庇護的。」

  「只要你敢想,只要你想放手去做,總會實現自己的價值,活出不一樣的精彩。」

  「這個世道,雖然人人生來就不平等,可我們能靠著自身的努力,去為自己博取一片寬闊的天地。」

  溫凝眉眼恍惚地看著雲鸞,她的心頭,似乎漸漸地燃起了花火。

  從來沒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

  這一刻,她心裡一直以來的堅守,似乎因為雲鸞的話,徹底的崩塌皸裂。

  溫凝的眼睛漸漸地泛紅起來。

  「王妃……謝謝你誠懇地對我說這些開解的話。以前我心裡,根本就沒這樣的概念,如今我懂了……我如今即使是一介奴婢之身,只要我有想法,我也能實現我自己的價值與抱負。」

  「其實,我也不是生來就是做奴婢的……以前,我也是出身官宦之家。十歲之前,我都是被嬌寵著長大的。可父親犯事,我們溫家被抄家。男的斬首,女的貶為奴籍,充入後宮為奴為婢。」

  「我容貌氣質不俗,無意中被皇后看中,提拔到了她身邊伺候。沒過多久,聽聞宴王要歸京,皇后便將奴婢派到了宴王府……皇后說,只要我完成了她交代的任務,她日後就會幫我平反溫家的罪,幫我恢復良籍身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