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故意做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了。我……我做夢都想,還做回曾經的那個溫家姑娘。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了。我的父親,我的兄長,我們家所有的男丁,全都死了。即使我恢復良籍,即使我完成了皇后交代我的任務,我也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雲鸞早就猜到這溫凝的身份,肯定不是普通的百姓家。

  她那身與眾不同的氣度,不是一個丫鬟能夠擁有的。

  她眸光閃爍,比誰都清楚,現在她已經突破了溫凝的心理防線,讓她徹底的歸順於自己。

  與其剷除這個溫凝,打草驚蛇,驚動皇后。還不如,將計就計,引蛇出洞,從而將其一網打盡的好。

  雲鸞掏出帕子,遞給溫凝。

  「你能明白這一點就好……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人吶,總要往前看的。」

  溫凝眼底帶著感激,接過了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奴婢多謝王妃開解……奴婢已經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奴婢也多謝王妃的救命之恩,若不是王妃,恐怕王爺現在,早就將奴婢給杖斃了。」

  雲鸞將她攙扶起來。

  溫凝受寵若驚,不待雲鸞問,她站起來後就主動說道:「王妃,皇后她不但要讓奴婢藉機勾引王爺,從而離間你們的夫妻之情,她還讓奴婢,偷偷地對王爺下毒。」

  「皇后說,這南儲的天下,未來必定是他們郭家的。王爺的存在,就是他們掌控江山的絆腳石,她絕不允許,王爺繼續活著。」

  雲鸞眼底掠過幾分冷意。

  這個皇后,可真是野心極大啊。她不但明目張胆地,收買江湖殺手,刺殺她的兩個孩子。如今,還要讓人,對阿宴下毒?

  雲鸞的周身,都散發著凜冽的氣息。

  溫凝滿心都是恐慌,當即便要跪下請罪。

  雲鸞斂回思緒,托住她的胳膊,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好好的休息,明日一早,我就需要你配合我來演戲。」

  溫凝這才放下心來,緩緩地點頭應了。

  雲鸞招來奴僕,讓人為溫凝安排住處。

  她回到寢室時,蕭廷宴已經洗好澡,在裡面等著。

  「怎麼樣了?那溫凝可是招了?」

  雲鸞便將溫凝所說的,統統都敘述了一遍。

  蕭廷宴惱恨的,摔了手中的茶盞。

  「這個郭氏,可真是膽大包天。」

  「我蕭家的江山,何時成了他們郭家的了?」

  雲鸞握住蕭廷宴的手掌,低聲安撫:「別生氣……氣多了傷身,不值得。」

  「既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郭家與郭皇后的打算,那我們不如就將計就計……待我們將郭家的犯罪證據,統統都整理出來,到那時,也該是他們郭家、郭皇后付出代價的時候。」

  「倒是不知道……陛下他與郭皇后的情分如何。」

  若是蕭玄墨與郭皇后的夫妻感情好,那他們還不能貿然出手呢。

  雲鸞有些不確定地看著蕭廷宴:「我們要不要,先向陛下透個底。他到現在都還被蒙在鼓裡……到底是他的妻子,真到了那時候,他能狠下心來嗎?」

  蕭玄墨是個好的……可他也是最容易心軟的。

  郭皇后是他的髮妻,到底是不一樣的關係。

  雲鸞不想,他們動了郭皇后,反而影響了與蕭玄墨的感情。

  蕭廷宴輕聲笑了一下:「這個你不必有顧慮,對於陛下,本王還是有幾分了解的。他倘若真的滿意郭皇后,那他不育的事情,他早就告知郭皇后了。」

  「郭皇后不知情,還想著要除掉我們的孩子,為她的孩子鋪路,以此滿足她的野心。這些事情,陛下怎麼可能沒有任何的察覺?」

  「本王可聽說,就在今天早上,陛下可是禁了郭皇后的足,拿走了她的鳳印。她必定是做了什麼事情,惹惱了陛下……」

  雲鸞頗為感慨地嘆息一聲:「真不知道,這郭氏是怎麼想的,怎麼就敢有膽子,對我們下手?」

  「好好的榮華富貴,不安安分分地享受,偏要來招惹我們。」

  蕭廷宴眼底滿是嘲弄的笑意:「還能因為什麼,無非是想要得到更高的權位與榮華罷了。」

  「郭家的野心,大著呢。」

  其實,不止是郭家人的野心大,但凡那些入宮的妃嬪,他們所屬的家族,哪個野心不大?

  他們將女兒送入皇宮,不都想要讓自己的女兒,誕下皇嗣,生出未來儲君嗎?

  可惜,這些人的如意算盤,終究是落空了。

  他們怎麼能想到,蕭玄墨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子嗣了呢。

  第二天,雲鸞便與蕭廷宴做戲,兩個人大吵了一架。

  溫凝衣衫凌亂地跪在院子裡。

  雲鸞扇了蕭廷宴一巴掌,當即便抱著兩個孩子離開了宴王府,回了雲家居住。

  蕭廷宴不服氣,雲鸞前腳走,他後腳便收了溫凝做姨娘。

  消息傳到郭皇后的耳朵里,她眼底滿是喜色。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高興,她的臉色猛然一沉,這一刻,她整個人猶如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你說什麼?雲鸞抱著兩個孩子回了雲府?」

  「那兩個孩子還活著?不是說,我們那次的刺殺任務成功了嗎?」

  郭皇后緊緊地攥著王瑛的手,臉色泛白地看著她:「父親那邊是怎麼說的?」

  王瑛眼裡閃著惶恐,她顫聲回道:「郭閣老說……那次派去的殺手,統統都死了。他一直都沒收到消息……後來,他收到的那個刺殺成功的消息,也不過是宴王那邊傳遞出來的假消息。」

  郭皇后的腦袋,忍不住轟隆隆作響。

  她渾身脫力地跌坐在地。

  「怎麼會這樣?宴王他該不會將消息,告知陛下了嗎?」

  王瑛立即搖頭:「這個倒是沒有……如果皇上知道了此事,郭家還能像現在這樣平靜嗎?恐怕這抄家的聖旨,早就頒布下來了。」

  「閣老說,他猜測,那些殺手任務失敗後,統統都自殺身亡了。並沒有招供出幕後兇手,所以宴王即使查到,此事與郭家有關,他也沒有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一切都是郭家做的。」

  「無憑無據的,宴王不會那麼傻,貿然對皇上說這些事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