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二爺,想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洗手間外的通風窗開著,晚風吹進來,把霍嶢口中的煙霧送到陳桑面前。

  陳桑一時不察,煙霧吸進喉腔里,冷不丁嗆了一下,越發顯得面色如同剛做過似的一片酡紅。

  她驀然間感覺到身體有些發熱,剛才在車裡的荒唐畫面快速在眼前回溯。

  跟放幻燈片似的,一幀幀閃過。

  被按在方向盤上的,跪在后座上的,還有背對霍嶢趴著,胸口差點被車窗擠變形的……

  別看霍嶢生得人模狗樣的,實際上辦那事兒的時候壓根不是人。

  最激烈的時候,連防震效果一流的黑色加長賓利都在止不住晃動。

  得虧剛才車停的地方足夠僻靜。

  要不然,光是陳桑那又痛苦又歡愉的嬌喘和呻吟聲,都能引來一連串的人圍觀。

  陳桑頓了片刻,面不改色地說道:「不多不少,剛好三次。霍二爺威猛異常,的確讓人難以割捨。」

  話音落下的那一瞬。

  周宴京面白如紙。

  就連剛到場不久的江榆,臉色同樣好看不到哪兒去。

  「阿嶢、宴京,包廂那邊馬上要準備切蛋糕了。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們不如先回去吃蛋糕?」她不悅地覷了陳桑一眼,像是大發慈悲般開口,「陳桑,你也一起來吧。」

  陳桑粲然一笑:「好啊!」

  在膈應江榆這事兒上,她一向屢試不爽。

  江榆冷冷盯著陳桑,最終到底沒說什麼,拉著周宴京一塊回包廂。

  一開始再次看到陳桑的意外,此時也早已被心中的憤懣所替代。

  陳桑抬步就要跟上,突然就被霍嶢拽過手腕,將她狠狠一把壓在了洗手台上。

  風吹不進的角落裡,空氣變得沉悶而粘稠。

  陳桑的後背抵在冷冰冰的大理石瓷磚上,面前霍嶢高大的身軀壓著陳桑,膈得她後背生疼。

  要說起霍嶢的年紀,實際還比陳桑小上兩歲。

  偏偏他氣勢迫人,為人又狠又戾,陳桑在他跟前,往往連腰都直不起來。

  不管是物理上的,還是精神上的。

  陳桑瞧著他這聲氣兒,難得有些腿軟:「你幹嘛……」

  霍嶢:「干你。」

  不等陳桑再開口,就被霍嶢捏住下巴,嘴對嘴渡了口煙進來。

  「咳咳咳……」

  不似剛剛只是吸進了些許煙霧,現在是完完全全地被霍嶢在強制性吸食二手菸。

  𝘴𝘵𝘰55.𝘤𝘰𝘮

  「霍……」

  陳桑難得有些氣急敗壞,但好在還有點僅存的理智,「嶢」字到了嘴邊,還是硬生生換了稱呼,強扯出一絲笑意問道,「二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炙熱的氣息呼在她的臉上,燙得灼人。

  霍嶢冷哼道:「想用我報復周宴京?陳桑,我長這麼大,敢這麼玩我的,你是第一個。」

  危險的眸光落在她身上,泛著嗜血而病態的光芒。

  陳桑心想自己怕是要瘋了。

  因為在聽到霍嶢這番話的第一感覺,竟然是——

  哦,原來霍嶢還記住了她的名字?

  還以為剛剛一口一個寶貝,是忘了她叫什麼呢。

  看來這一個月來,她的蓄意接近也沒想像中那麼糟糕。

  陳桑拉著霍嶢的手,往自己身前聳起的那一處探去,嘴上溫言軟語地撒著嬌。

  「我和周宴京是有過一段沒錯,但我們早在一個月前就分手了。再說,報復周宴京哪兒用得著我用第一次獻身,我是真心愛慕二爺。」

  不得不說,陳桑這張臉是真好看。

  就連平日裡見慣美人的霍嶢也承認。

  陳桑和江榆是倆姐妹,要說江榆溫柔文靜,臉占了個「純」字,換陳桑身上那就是「純欲」。

  讓男人看到就忍不住想上。

  男人底下的兄弟遠比男人本人更誠實。

  即便此刻,霍嶢早就看出陳桑滿口謊言,說著試圖戲弄他的胡話。

  只是,霍嶢一貫不收斂自己的欲望。

  尤其是這會兒,當陳桑嫣紅的唇珠上咬著他松松垮垮的領帶,眼神又清純又懵懂地看著他:

  「二爺,想要。」

  霍嶢哼笑:「想要二爺還是想要老二?」

  這話問得色氣十足。

  也就陳桑這一個月來跟霍嶢玩得放浪,這會兒才能面不改色地跟他調著情。

  陳桑的聲音嬌得能滴出水:「都想要。」

  霍嶢低頭,看了眼時間:「江榆那邊還等著切蛋糕。」

  「那就……」陳桑連「等吃完蛋糕」這幾個字都還沒說出口,就被霍嶢按著後頸壓在了洗手台上。

  陳桑觸電般地彈起,就聽到霍嶢說了句:

  「背對我,趴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