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草莓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鏡子裡照出霍嶢英俊的臉龐,戲謔恣肆的深邃眼眸,閃爍著難以掩飾的欲望。

  霍嶢長得好她是知道的,幾分貴氣,幾分邪性,骨子裡又帶了幾分制不住的野。

  只是他太過危險,在那方面的放浪形骸,更是讓陳桑難以招架。

  陳桑企圖垂死掙扎:「還來得及嗎?」

  「那就先弄個十分鐘,吃個快餐。」

  ……

  事實證明,霍嶢的十分鐘同樣能磨死人。

  天花板下的水晶吊燈似是在晃,晃得人眼花。

  陳桑閉著眼,感受男人落在脖頸處的呼吸,酥酥麻麻,甚至還帶點若有似無的癢。

  有那麼一瞬間,陳桑感覺自己像是被他釘在砧板上的魚肉,任由其宰割。

  那雙本就「不堪重負」的絲襪,在這一次被徹底撕碎。

  等陳桑後腳跟著霍嶢回到包廂時,江榆看到的就是光著腿、走路顫顫巍巍的陳桑。

  當然,後者是陳桑有意裝給江榆看的。

  女人一向對這方面的敏感度極高。

  江榆一看就知道陳桑和霍嶢背地裡幹了什麼。

  她這次終於沒忍住,背著霍嶢找上了陳桑,言辭惡毒地諷刺道:「姐姐真是努力,晝夜不停,令人敬佩。」

  陳桑抬眸,衝著她挑釁地笑了笑:「沒有家的女孩,總是要努力些的。」

  江榆面色一白。

  就算陳桑話沒說開,也知道她在說從前。

  七年前,陳家突逢巨變。

  陳桑的父親被逼跳樓,唯一知道真相的繼母江珍蓮,帶著江榆另嫁他人。

  sᴛᴏ𝟻𝟻.ᴄᴏᴍ

  走之前,她不光變賣了家裡所有的房產,還以陳桑父親的名義欠下巨額債務,並將所有的欠款轉嫁到當時尚未成年、年僅十七歲的陳桑身上。

  一夜之間,陳桑家破人亡。

  她被迫在高三最緊張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兼職打工還錢。

  陳桑不是沒想找過江珍蓮問清真相,但偌大的京城,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更別說,江珍蓮分明是有意在躲她。

  也是在那一年,江榆憑著母親江珍蓮攀上霍家的關係,得以轉學到京城門檻最高的貴族高中,認識周宴京,成為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所有人都說,等到江榆回來,周宴京就會把她丟掉。

  事實證明,白月光的魔力就是這麼神奇。

  陳桑跟了周宴京兩年,江榆甚至都沒開口說什麼,周宴京就主動丟下剛流產的陳桑,屁顛屁顛地去接她回國。

  江榆玩周宴京就跟玩狗似的,溜得他團團轉。

  放眼從前,陳桑又何嘗不是周宴京手底下的一條狗?

  不過,她這條狗急了還會咬人。

  至少現在,她憑著剛剛在霍嶢脖子上咬的草莓印,就讓江榆挺不舒服的。

  江榆冷著聲警告她:「陳桑,之前的事既然已經過去了,沒必要再翻出來重提,挺沒意思的。日後,我只希望你離周宴京和阿嶢都遠一點。要不然,就別怪我不顧昔日的那點姐妹情。」

  陳桑突然間笑了:「姐妹情?用你媽當年小三上位,逼死我媽的那點姐妹情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