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考慮求求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桑緊扣住周宴京的手,雙腿緊閉:「周宴京,你這是強姦!」

  周宴京哼笑道:「我跟我前女友舊情復燃,算哪門子強姦?」

  平日裡不管裝得多斯文的一個人,真到了精腦上頭的時候,根本沒幾個會當人。

  霍嶢是這樣。

  周宴京也同樣如此。

  在周宴京抵住陳桑腿根的前一刻,她紅著眼,眼尾泛著冷意。

  惡狠狠地威脅:「周宴京,你他媽的命根子是不是不想要了?我能踢得周衍川進醫院,對你照樣能。別看手術室就在隔壁,你要真想當個太監,我直接當場成全你!」

  這個世道多的是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

  陳桑今兒個是真跟周宴京槓上了。

  周宴京看出她眼底的冷意不似作假,渾然間如同一盆冷水澆到他頭上。

  他恨得咬牙:「陳桑,你他媽別後悔!這是我給你回到我身邊的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還想裝腔作勢,不好好抓住機會,以後,我不會再管你。」

  周宴京多了解陳桑啊。

  從前只要他一生氣,就會放棄所有原則來哄他的人。

  要說陳桑不愛了,真對他沒感覺,打死他都不相信。

  在周宴京看來,陳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在無理取鬧,想要博得他更多的關注和憐惜罷了。

  只是,一開始陳桑一次兩次地鬧著,周宴京還能寬宏大量地陪她玩玩,不跟她計較。

  次數多了,沒一個男人會不厭煩。

  更別說,周宴京本就是在眾星捧月中長大,身邊所有人都哄著他的一個人。

  陳桑嘴角一扯,周宴京以為她要求和。

  誰知下一秒,聽到陳桑冷淡的聲音一字一句響起:「謝天謝地,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她眼底的決絕和冷意不似作假,看得周宴京心口一滯。

  冥冥之中,周宴京意識到,有什麼東西似乎變了。

  他一時間沒看透,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兜里的手機突然響起。

  是江榆打來的電話。

  周宴京不假思索,立刻按下了接聽。

  江榆:「宴京,你去哪兒了?我一個人待在病房裡好害怕。」

  周宴京立刻回應:「稍等,我馬上就回來。」

  他沒有耽擱,立刻整理好自己的衣褲,沒再看陳桑一眼就直接走了。

  仿佛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只是一場鬧劇而已。

  這一幕,和當初周宴京在醫院裡丟下剛做完流產手術的陳桑何其相似。

  只要江榆一通電話,不管周宴京在哪裡,都會在第一時間趕到她的身邊。

  陳桑要不是曾經身為周宴京的女朋友,都差點忍不住要為兩人絕美的愛情故事鼓掌。

  𝓼𝓽𝓸55.𝓬𝓸𝓶

  可惜她不是看客,而是局中人。

  陳桑整理了一番思緒和衣衫,想去病房看看周衍川的情況。

  誰知一推開樓梯間的門,就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門口。

  是霍嶢。

  他怎麼會在這裡?

  看這樣子,似乎在門口已經待了一段時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周宴京走的時候太急,居然都沒發現他。

  霍嶢斜斜靠在牆邊,醫院走廊的照明燈打在他身上,碎光恍若銀箔,傾灑在他眉睫。

  黑色碎發落在眉骨上方,鼻樑高挺,深邃戲謔的眼,盛滿疏離卻勾人的流光,猶如電影般的質感。

  西裝褲包裹的長腿交疊,姿態恣肆囂張。

  無論何時何地,霍嶢永遠都是那麼耀眼。

  同樣的,也是該死的惡劣。

  陳桑這會兒懶得應付這位祖宗,越過他想走,卻被他伸手攔住去路。

  「我以為你會趁機跟你前男友舊情復燃。」霍嶢挑眉,拖著腔調,語氣有些欠,「外界傳聞,你愛他如命。」

  周宴京雖曾嚴密封鎖了他跟陳桑的戀愛關係,但對於像霍嶢這等身份地位的人,說一句「手眼通天」也不為過。

  該知道的一切,還是會知道。

  甚至於不用他們費心去查,就有大批人主動送到他們手上。

  陳桑夾槍帶棍地說:「看來,對於我沒複合這事兒,讓霍二爺失望了?真是對不住。」

  霍嶢:「你前頭剛開罪完周宴京和江榆,現在又把周衍川打進醫院,陳桑,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對於雷區蹦迪這事兒還挺擅長的?」

  陳桑:「多謝誇獎。」

  霍嶢:「不說別的,就說周衍川這一關,他要是不扒你一層皮,這事兒能善了?」

  確實不能善了。

  雖說現在手術成功,可那地方事關男人的尊嚴問題。

  周衍川要是事後在時間、尺寸上不滿意,指不定都要把這筆帳算到她頭上。

  更別說,她剛剛還跟對她「舊情難忘」的周宴京鬧翻了。

  霍嶢的一字一句,直指陳桑目前所陷入的困境。

  而這,不正是他想看到的嗎?

  陳桑自嘲一笑:「霍嶢,事到如今你滿意了嗎?先是在面試的時候故意玩我,然後設計將我送到周衍川的床上,你成功地讓我對玩你這件事付出了代價。」

  而且,是很沉重的代價。

  霍嶢哼笑:「不打算求求我?畢竟我們也算是一夜夫妻百日恩。」

  他故意借用陳桑曾經說過的話。

  陳桑仰頭:「求你有用嗎?」

  霍嶢眉心一頓:「你可以試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