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求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時至如今,擺在陳桑面前一共有三個難題:

  周宴京、江榆、周衍川。

  為了解決這些難題,相對應的也有三個辦法:

  霍嶢、霍嶢、霍嶢。

  一個霍嶢單拎出來,就能把這三個人給直接壓死。

  不得不說,這條捷徑擺在陳桑面前,要說她一點兒都不動心是不可能的。

  她掂量片刻,決定走這條捷徑試試。

  雙手緊抱,做拜託狀抵在下巴處,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陳桑:「求求……」

  霍嶢作高冷狀:「不必,拒絕。」

  陳桑:「……」

  陳桑深吸了一口氣,還想再試試:「對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錯,希望霍二爺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一次。」

  霍嶢悶哼:「道歉多沒意思,我就喜歡看你滿心算計、想勾引我又得不到我的樣子。」

  陳桑:「……」

  事實證明,這捷徑不是誰都能走的。

  做人還是得腳踏實地。

  霍嶢明擺著是在玩她。

  陳桑要是還沒反應過來,純純是給霍嶢當狗遛。

  她熄了討好的心思,心想著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周衍川的病房,看看他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陳桑:「勞駕讓讓,我要過去。」

  霍嶢:「不打算再努力努力?」

  陳桑呵呵一笑:「要是努力有用的話,你還怎麼戲弄我呢?」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男人輕易得罪不起。

  想哄好他,比登天還難。

  周衍川術中麻醉還沒過去,現在正躺在病床上昏睡不止。

  護士以為陳桑是周衍川女朋友,催她去護士台繳費。

  還用一種特意味深長的眼神,悄悄打量著她,像是在腹誹: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會玩,大白天的,都能鬧這麼大動靜折騰進醫院。

  陳桑被這目光看得渾身不是滋味。

  偏偏對方只是時不時拿異樣的眼神看她,並沒直接說什麼,導致她連開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陳桑繳完費回來,才發現霍嶢居然還沒走。

  他站在周衍川病房門口,一群年輕漂亮的小護士圍在他身邊,嘰嘰喳喳地想問他聯繫方式。

  他一向是人群中的焦點,陳桑早已見慣不怪。

  但霍嶢要是這個點還沒走,就說明裡頭的原因不簡單。

  陳桑沒聽說他跟周衍川之間有什麼交集,沒走,只能是因為她。

  陳桑心裡平添了不少底氣,擠進一群鶯鶯燕燕中:「霍二爺,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她生得惹眼,是漂亮到令人側目的那種。

  別看一群小護士剛剛從衛校中畢業出來沒多久,正值青春洋溢的時候,臉上別提有多水嫩了。

  但論起長相和身材,還真沒一個能比得上陳桑。

  霍嶢看了她一眼,遲疑一會兒,拉她進了周衍川的病房。

  𝒔𝒕𝒐55.𝒄𝒐𝒎

  進去的時候,順道將房門帶上,隔絕了屋外一幫望眼欲穿的小護士。

  霍嶢以為陳桑回心轉意:「又想回頭來求我了?」

  陳桑:「你能暫時對外封鎖周衍川受傷的消息嗎?」

  周衍川的傷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其實養個幾天就能養好。

  可事關男人尊嚴和子孫後代,萬一事情鬧大,讓周衍川的父母摻和到這件事中來,陳桑定然落不得什麼好下場。

  只要能不讓這件事外泄,陳桑有辦法在周衍川醒過來後,不再計較這事兒。

  霍嶢:「你想踩著我上位,還想讓我幫你?陳桑,這世上哪兒有那麼好的事兒?」

  陳桑對著霍嶢晃了晃自個兒的手機郵箱界面。

  「我剛剛收到了霍氏集團的錄取通知,從明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專屬秘書。霍總,你也不想自己的秘書,一天到晚跟別的男人糾纏在一起吧?」

  「輕則這件事傳出去不太好聽,重則,還有可能會影響霍氏集團的聲譽。」

  「霍總,為了公司,作為老闆的你,包庇一下未來下屬,不過分吧?」

  陳桑仰頭看著他,眼尾微挑,透著媚意,實打實地將勾引演繹得淋漓盡致。

  奈何霍嶢就是不上鉤。

  他哼笑一聲,搶過陳桑的手機,當著她的面開始翻郵箱內容。

  「是嗎?我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錄取了你?回頭就讓人事部撤回通知。」

  陳桑這下是真急了:「霍嶢,你真不打算救我?男人氣量太小,小雞雞容易變短!」

  霍嶢挑眉,停下翻郵件的動作:「你之前不是一直抱怨太深?短點不是正合你意?」

  呵!

  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就是!

  周宴京早就提醒過她,霍嶢不是一般人。

  但當時的陳桑被仇恨沖昏了頭腦,根本沒放在心上。

  直到眼下真把人得罪狠了,才發現這事兒沒那麼容易過去。

  陳桑踮起腳,摟住他的脖子試圖想去親他,卻被霍嶢偏過頭去。

  她的吻落在他臉頰上,跟著又想退而求其次去吻他下巴,誰知霍嶢根本無動於衷。

  霍嶢低頭,冷冷地看著她:「陳桑,你就這點招數?硬的不行,又想來軟的?」

  陳桑嘴上辯駁:「不管硬的軟的,管用不就行了嗎?」

  霍嶢不讓她親,她手上也沒閒著。

  很快,她就意識到,男人有變化了。

  只是他面色冷得可怕,像是能結冰。

  陳桑想霸王硬上弓,愣是被霍嶢一把推開。

  霍嶢抬步就要走,陳桑不甘心地叫住他:「這都能忍?霍嶢,你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

  「我是不是,你不是最清楚?」霍嶢腳步停頓,薄唇勾著嘲諷,「為達目的就能跟男人上床,陳桑,該說不說,你還真挺賤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