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霸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桑看江榆這模樣,像極了孕吐。

  一點葷腥都沾不得,沾上就要命。

  可明明,周宴京不是連碰都沒碰過她嗎?

  她怎麼懷的孕?

  陳桑正覺得疑惑,小優突然來到她身邊,看著不遠處的江榆說道:「江主管這是腸胃炎又犯了吧?為了工作折騰成這樣,真是敬業。」

  陳桑疑惑:「你說江榆得的是腸胃炎?」

  小優點頭:「是啊,當初江主管為了拿到明珠項目,沒日沒夜地做方案,這才得了腸胃炎。你別看她年紀雖輕,但她能坐上公關部主管這個位置,靠的可是真本事。」

  這在霍氏集團內部,可是一段無比勵志的佳話。

  沒看江榆身為霍家大小姐,工作還這麼努力這麼拼嗎?

  明珠項目的利潤少說好幾個億,業內為了搶這個項目可以說是搶破了頭。

  可最後,江榆硬是靠著自己親手設計的方案,成功拿下了這個項目,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甚至還得到了霍老爺子的嘉獎,提拔她為公關部主管。

  小優翻出江榆拿下明珠項目時所做的方案,遞到陳桑面前。

  陳桑越看越心驚。

  這不是當初,她熬了幾個大夜,專程為周宴京做的方案嗎?

  怎麼搖身一變,變成了江榆的署名?

  「怎麼樣?看傻了吧?當初,江主管就是靠著這份方案,在業內一戰成名,直接被霍總欽點為公關部主管。」小優雙手合十,一臉祈禱地表示,「唉,什麼時候我也能變得這麼厲害就好了。」

  陳桑沒仔細聽小優接下來說了什麼,注意力全在那份方案上。

  一個多月前,周宴京突然讓她做一份涉外的項目方案,還要求她必須在一周內完成。

  陳桑本想推脫:「我最近覺得有些累,這份方案要不還是讓別人做吧。而且,一周的時間未免太短了,這根本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周宴京:「桑桑,整個公司里就屬你的外語水平最高,你要是做不了,公司里就更沒人能做了。你就當為了我,努力努力加加油好不好?大不了,你先專注做這份方案,其他的工作先放一放,交給別人來做怎麼樣?」

  陳桑:「那怎麼能行?秘書辦的工作本就是提前分配好的,而且這個月芳姐請產假,人手本來就不夠。要是把我的工作分出去,那其他幾個人這禮拜都不用下班了。」

  在周宴京的再三懇求下,陳桑只好利用下班時間幫忙做方案。

  由於涉及到的資料內容格外生僻,加上又是涉外項目,她熬了幾個通宵,才做出了一份完整的方案。

  之後,她就因勞累過度被送進了醫院,肚子裡的孩子也因此流產。

  陳桑寫方案用的電腦和U盤都被周宴京拿走了,她當時並未在意這些,只是無數次地後悔自己不該接下這個任務。

  要不然,她或許就不會失去這個孩子。

  以至於後來,傷心欲絕下的她,再也沒向周宴京詢問過任何跟項目方案有關的事。

  直到現在,當陳桑看到江榆憑著這份方案順利拿下明珠項目,並成功躋身公關部主管的位置時……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她才發現,原來,那份方案是周宴京為了江榆跟她要的。

  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們倆早在江榆回國之前就勾搭上了?

  周宴京拿著自己辛苦做出來的成果向江榆投誠,踩著她肚裡孩子的屍體當他和江榆絕美愛情的墊腳石,讓江榆一回國,就能憑著這份方案拿下明珠這麼大的項目。

  可是,在陳桑因為這個項目方案而累得流產時,周宴京甚至連看都沒看她一眼,轉頭奔向了江榆的懷抱。

  周宴京,他怎麼敢?

  陳桑恨得渾身都在顫抖。

  要是此刻她的手裡有一把刀,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捅進周宴京的胸口!

  然而,周宴京是京圈太子爺,陳桑卻只是個普通人。

  想要讓他付出代價,談何容易?

  更別說,江榆在公司里針對陳桑的「照顧」,才剛剛開始。

  陳桑用來喝水的保溫杯里被人藏了刀片,平時穿的鞋子被撒了生鏽的圖釘,披在身上的外套被插了鋼針,就連她用的隱形眼鏡盒裡,都被換成了502膠水。

  要不是被刺鼻的氣味提醒,她真不敢想像會有什麼後果。

  在陳桑氣勢洶洶地找到江榆質問時,江榆毫不避諱這些事都是她做的。

  甚至趾高氣揚地看著陳桑:「是我做的又如何?你有證據嗎?陳桑,我可是堂堂霍家大小姐,而你只是個還沒轉正的實習生。你猜,公司里的那些同事究竟會信你,還是信我?」

  江榆笑得無比猖狂。

  緊跟著,她當著陳桑的面,直接打碎了一套名貴的杯子。

  她狀似驚恐地捂住了嘴,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陳桑:「糟糕,這可是阿嶢最喜歡的一套杯子,陳桑,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居然把它給打碎了?」

  這不是江榆第一次向陳桑展示出這麼惡劣的一幕。

  七年前,在陳桑發現江榆跟一個男老師視頻裸聊時,江榆就利用她那張純白無害的臉,屢次在陳振山的眼皮子底下針對陳桑。

  陳振山打心眼裡覺得,江榆作為私生女養在外頭多年,受了很多委屈,一直以來都對她心懷愧疚,所以每次都會故意縱著她。

  那個時候的陳振山,恐怕也不會想到——

  當初正是被他縱得無法無天的江榆,竟然會偷走陳桑卡里所有的錢,讓陳桑連給自己買個棺材的錢都拿不出來,最後倒落了個臨死都不能入土為安的下場。

  陳桑看著地上被摔碎的茶杯,忍不住笑了:「江榆,原來你就這點手段?該說不說,還真挺幼稚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沒成年,這才將學校里霸凌人的手段,全給帶到職場上來了。

  陳桑的嘲諷毫不掩飾。

  江榆氣得火冒三丈。

  還想開口再說兩句,陳桑已經拿著摔碎的茶杯碎片離開,不見蹤影。

  陳桑回到工位後,用她眼鏡盒裡未乾的502膠水給霍嶢黏杯蓋,結果沒等干就蓋回去了,膠水黏到了杯沿上。

  回頭霍嶢用這套茶杯招待客人的時候,提起杯蓋拿都拿不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