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熱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客人喝沒喝上水,陳桑不知道。

  她只知道,霍嶢為了這事兒火冒三丈。

  客人剛走,陳桑就被霍嶢拎進了辦公室一頓拷問。

  霍嶢指著粘得密不透風的名貴茶杯:「這怎麼回事?」

  陳桑無奈:「膠水太牢固,我也沒辦法。」

  霍嶢:「我問的是杯子。」

  陳桑淡定:「碎了,江榆摔的。雖然她想嫁禍給我,但我不想背這個鍋。」

  不管霍嶢信不信,至少她得把這事兒給說出來。

  陳桑當夠了周宴京和江榆的綠帽俠,不想再替江榆當背鍋俠。

  霍嶢蹙眉:「公司里哪兒來的502?」

  秘書辦對於膠水這樣東西並不少見,但一般情況下,必不可能出現502。

  陳桑:「這502膠水是江榆放我隱形眼鏡盒裡的,我看到就正好拿來用了。除了這個,還有放在我杯子裡的刀片、鞋子裡的圖釘、外套里的鋼針,你要一起看看嗎?」

  霍嶢眸光一凜:「你這是在向我訴冤?」

  陳桑:「不,我只是想讓你管好你姐姐,別讓她一天到晚像個瘋狗似的咬人。至於她為什麼不咬別人非要咬我?抱歉,我不信受害者有罪論,不想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霍嶢:「證據?」

  陳桑直接打開了剛剛她和江榆對話的手機錄音。

  開頭就是江榆特囂張的一句威脅:陳桑,你別以為進了公司就能爬到我頭上,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一字一句,從陳桑進江榆辦公室開始,到江榆承認這些事都是她做的,最後趾高氣揚地詢問陳桑,看公司里的同事究竟會信她還是自己,完完全全地被手機自帶的錄音設備錄了下來。

  江榆就是想抵賴也不成。

  陳桑不在乎公司里其他同事信不信,她只需要霍嶢一個人信就夠了。

  之所以拿出這份錄音的原因,就是為了告訴霍嶢:看吧,你家裡那位溫柔體貼的好姐姐,可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單純無害哦。

  霍嶢不知將這份錄音究竟聽進去了多少,聽完後,他忽然看了陳桑一眼,問:「你真不知道她為什麼針對你?」

  陳桑頓了頓:「知道。怕我有朝一日真把你勾到了手,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趕我出公司。你看,我說的對嗎?」

  說到最後一句時,她走上前,仰起頭直勾勾地看著霍嶢。

  她的眼神很媚,眼尾微挑時,不自覺地帶著一股勾人勁兒。

  想當初,霍嶢之所以會看上她,多半就是因為這雙眼睛。

  而這,也是陳桑和江榆之間長得最不相似的地方。

  只是,江榆不知道的是,投送簡歷的人雖然是陳桑,但破格錄取她的人,卻是霍嶢。

  這一點,其實就連陳桑本人都沒想明白為什麼。

  但她一向是個給根杆子,就能直接順著往上爬的人。

  霍嶢給了她機會,陳桑沒道理不抓住。

  她踮腳環住他的脖子,下頜抵在他的鎖骨:「霍總,我能吻你嗎?父債子償、姐債弟償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仰起頭的瞬間,一張臉清純又魅惑,像極了勾人魂魄的妖精。

  事實上,她根本沒等到霍嶢點頭,就直接吻了上去。

  溫熱的氣息在兩人之間蔓延,呼吸交纏,鼻尖相碰。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喘息聲很快點燃了整間辦公室,纏綿繾綣,難捨難分。

  霍嶢從最開始的不為所動,到後來像是被突然解除封印一般,用力扣住她的後腦勺,很快反客為主。

  他將陳桑反身壓在辦公桌上,不容置疑地撬開她的牙關……

  「叮鈴鈴……叮鈴鈴……」

  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這一刻的曖昧。

  陳桑無意中按到接聽鍵,下一秒,周衍川的破口大罵瞬間傳遍整間辦公室。

  「陳桑,你個小賤人,他媽的居然敢踹我,還敢給老子灌安眠藥?你活膩歪了是吧?你現在就給我滾到醫院來,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沒一個男人能在這種時候被打斷,還能保持好心情。

  至少,霍嶢不是。

  霍嶢怒意叢生:「周衍川,你他媽的要誰好看?」

  周衍川驚恐:「霍……霍嶢?」

  霍嶢皺著眉頭,一臉不耐煩:「嗯?」

  周衍川立馬認慫:「對不起,打擾了,是我要給自己好看。」

  一通電話結束,原本的旖旎氣氛瞬間蕩然無存。

  陳桑整理了一下衣衫,咬著唇:「我外面還有工作要處理,先走了。」

  「晚上……」霍嶢頓了兩秒,「算了,你先出去吧。」

  「嗯。」

  陳桑點了點頭,乖順地離開辦公室。

  沒多久後,她接到醫院那邊打來的電話。

  「陳小姐,依照你的吩咐,我提前將周先生叫醒了。怎麼樣?他打電話給你的時間,跟你預想的一樣嗎?」

  陳桑:「一樣,謝謝你。承諾給你的錢,我回頭直接打你卡上。」

  電話那頭的小護士歡喜地掛斷了電話。

  沒錯,這一切都是陳桑設計的。

  為的,就是要讓霍嶢對她意亂情迷,順道再幫她解決周衍川這個大麻煩。

  事實證明,結果好像還不錯?

  雖然霍嶢關於「晚上」後面的話,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不過,來日方長,不是嗎?

  打從上次在城南公館三樓,陳桑看到周衍川面對霍嶢那樣兒後,就知道他見了霍嶢跟老鼠見到貓似的,怕他怕得要命。

  陳桑是踹了周衍川那無比金貴的命根子不假。

  可事實前提若是,周衍川先動了霍嶢的女人,那這反擊……可就顯得無比正當且必要了!

  至於霍嶢當初為何會把陳桑送到周衍川的床上?

  不管是霍嶢和陳桑兩個人之間玩的特殊情調也好,還是出現了什麼意外情況,總而言之,只要把這問題交給周衍川就行。

  他的小腦瓜,自然會對此自圓其說。

  轉眼到了下班點。

  辦公室里的職員還沒來得及打卡下班,周宴京已經捧著一大束花來到了霍氏。

  「周少又來接江主管下班了?哇,居然還帶了這麼大一束玫瑰花,江主管這也太幸福了吧!」

  「誰說不是呢?這都多少天了,自打江主管回國來霍氏上班後,不管颳風下雨,周少必定會準時來接她下班,他們倆可真是神仙愛情。」

  「對了,今天有新人入職,按照慣例會有迎新聚餐,不知道江主管和周少會不會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