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原來我不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霍嶢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陳桑這分明是踩到了他的逆鱗。

  江榆哼笑,雙手抱胸作壁上觀,在一旁等著看好戲。

  周宴京也同樣如此。

  迫切想看到陳桑承受霍嶢的雷霆之怒。

  他不是沒提醒過霍嶢這人不好惹,怪只怪陳桑沒將這當一回事。

  既然如此,就該讓她好好吃個教訓。

  所有人都覺得陳桑這下是要完了。

  得罪了大老闆,日後哪兒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陳桑不慌不忙,單手托臉,笑著看向霍嶢:「要是膽子不夠大,怎麼能當上霍總的秘書呢?」

  她那張臉本就生得惹眼,一笑起來更是顛倒眾生。

  都說這次集團招聘,招了個最漂亮的進來,這話還真是一點沒說錯。

  霍嶢:「我的秘書,可不是那麼好當的。陳小姐知道秘書的主要工作職責嗎?」

  陳桑聽著這話,冷不丁就想到了霍嶢曾經提過的一句: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

  陳桑:「……當然知道。而且,我的前任老闆對我昔日的秘書工作也十分滿意,甚至還曾讓我獨立撰寫過重要項目的方案,周總,你說是嗎?」

  過去兩年的秘書生涯中,陳桑統共就寫過一份方案,那份方案後來還被江榆拿走,成為拿下明珠項目最重要的一環。

  周宴京只要不是記憶短缺,一聽就知道陳桑在說什麼。

  果不其然,陳桑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周宴京的面色瞬間變了。

  畢竟他當初拿那份方案給江榆看的時候,騙她說是自己做的,中間壓根沒提陳桑的事兒。

  明珠項目推進至今,還差最後一環節才能正式敲定。

  周宴京擔心事情敗露,只好當著眾人的面,硬著頭皮承認:「陳桑之前的秘書工作,確實做得很不錯。」

  江榆不知其中癥結,氣周宴京公開幫陳桑說話,直接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他一腳。

  江榆冷著聲:「阿嶢身邊的人,可個個都是人中龍鳳,要求也比周氏高得多。陳桑,你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勝任?」

  陳桑:「大概,是靠我黏杯子的本事吧。」

  江榆面色一白。

  氣勢突然就短了。

  她本以為自己針對人的事兒做的隱蔽,誰知陳桑回頭就去找了霍嶢告狀。

  下午霍嶢找上門來的時候,江榆當即否認,卻沒想到霍嶢的手上居然還有錄音,讓她壓根連狡辯的機會都沒有。

  江榆頭一回跌這麼狠一跤。

  果然,就像她媽媽說的那樣,陳桑跟她那個生父一樣沒一個好東西。

  就是不知道,之前一直垂涎陳桑的周衍川那邊怎麼了?

  連著幾天以來,居然連個動靜都沒有?

  要不然,江榆也犯不著親自動手。

  倒是霍嶢饒有興致地看著陳桑:「看來陳小姐本事不小,那我拭目以待。」

  陳桑:「放心,我一定不會讓霍總失望。」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

  唯獨江榆的眼神時不時在陳桑和霍嶢之間來回打轉,烏溜溜地轉悠個不停,總覺得兩人有曖昧。

  期間還因為看得太入神,江榆不小心喝了周宴京桌前的那杯酒,嚇得她趕緊吐了出來。

  周宴京一臉緊張:「寶寶,你沒事吧?」

  𝑠𝑡𝑜55.𝑐𝑜𝑚

  陳桑聽到這膩歪的稱呼噁心的想吐,抬頭看見江榆誤喝酒的反應居然比她還大,忍不住心生疑惑。

  不就是一杯酒嗎?

  就算是腸胃炎,不小心喝了幾口酒,也不至於有這麼大的應激反應。

  江榆該不會是真懷孕了吧?

  陳桑一臉狐疑地看著江榆,甚至都沒時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異樣。

  等反應過來時,霍嶢的手已經從她的衣擺處探了進來。

  他的手捏著她的腰肢,骨節分明的手指細細婆娑著她腰間的軟肉。

  酥酥麻麻的,痒痒的感覺好似一股電流涌過。

  得虧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江榆身上,才沒人發覺他們這邊的旖旎。

  陳桑壓著聲音,睨了霍嶢一眼:「霍總,咱們倆之間,究竟是誰膽子大?」

  霍嶢挑眉:「我膽子大,難道不是為了讓你爽?」

  他身上的那股清爽的薄荷味,混著淡淡的菸草氣息近在咫尺。

  嗓音低沉喑啞,像施了咒似的往人的耳朵深處鑽。

  剛剛陳桑生怕霍嶢被江榆的挑撥離間影響,明明就坐在他旁邊,還是往他手機上偷偷發了兩張性感照片。

  霍嶢以為她發騷,心情不錯想成全她。

  誰知到了真槍實彈的時候,陳桑反倒虛了。

  眼看著霍嶢的手即將要往下探去,陳桑連忙按住他:「別……」

  霍嶢嘴角勾笑:「怕了?」

  陳桑小聲道:「這裡人太多……」

  霍嶢「嗯」了一聲:「車上還是你家?」

  陳桑:「……」

  她倒也不是這個意思。

  話正說著,陳桑手機上突然收到一條信息。

  小優:【桑桑,我那個好像來了,你能不能陪我去趟洗手間?】

  陳桑看完信息一抬頭,就看到對面小優那一臉求助的眼神。

  陳桑沖她點了點頭,然後默默移開了霍嶢搭在她腰間的手:「我去趟洗手間。」

  不是她不想給,而是男人對太容易得到的東西未必會珍惜。

  更別說霍嶢身邊的女人不少,陳桑想要他正牌女友的位置,必須得動點腦筋。

  小優說是讓陳桑陪,其實是想讓陳桑幫忙去餐廳附近的便利店買衛生巾。

  陳桑將東西買回來後交給小優,就在洗手間門口等她。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在旁邊看了她好幾眼,最終鼓起勇氣上前問:「請問你是闌珊閣里的客人嗎?我能不能問問十分鐘前進去的那個帥哥……」

  得,又是一個來打聽霍嶢的迷妹。

  之前的小嫩模還沒個後文,現在又來一個新的,陳桑深感危機。

  為了她那點不足與外人道的私心,陳桑張嘴就開始胡謅:

  「你別看他鼻子挺,其實他不行。」

  「真的,有些人就屬於這種中看不中用的類型。」

  「而且他夜夜酒吧蹦迪,嗯?你懂的……」

  再默默暗示一波職業,終於成功將人勸退。

  陳桑正沾沾自喜,冷不丁轉過頭,突然對上霍嶢那張無可挑剔的俊臉。

  霍嶢眼尾微挑,臉上還帶著不達眼底的笑意:「哦,原來我不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