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這樣緊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論史上最快翻車事故,陳桑排第二,誰敢排第一?

  陳桑連忙開口:「霍總那個你聽我解釋……」

  霍嶢嘴角似笑非笑:「不用解釋,誰讓我中看不中用呢?」

  陳桑:「不是……」

  霍嶢摸了摸鼻子:「我鼻子雖然挺,但也不耽誤沒把人餵飽。陳秘書只是背著我,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而已,不是嗎?」

  陳桑:「……我沒有。」

  什麼叫百口莫辯?

  什麼叫欲哭無淚?

  陳桑也沒想到,自己不過就是陪著小優上了趟洗手間,隨便口嗨了幾句,就又把這位爺給得罪了。

  她情願自己當個啞巴!

  「桑桑,我好了,這次多虧有你幫我買衛生巾,不然我可就糗大咯。咦,霍總,你怎麼也在?」

  說到最後半句的時候,剛從洗手間出來的小優聲音明顯下降了不少。

  霍嶢淡淡「嗯」了一聲,轉身抬步離開。

  小優看著他的背影,雙眸呈星星眼一臉痴迷。

  小優:「哇哦!霍總剛剛主動跟我說話了哎~」

  陳桑:「嗯?」

  如果,一個「嗯」也算的話。

  陳桑心頭一跳:「小優,你不會喜歡霍總吧?」

  小優面色突變:「不,我不配!跟資本家談戀愛,以後再為他免費打工,我瘋了?」

  陳桑:「……」

  好吧,是她瘋了,才會問出這麼魔怔的問題。

  兩人回到包廂時,飯局已經差不多散了。

  這場名義上的迎新聚餐,實際根本沒多少人在乎陳桑和小優這兩個小蝦米。

  酒足飯飽後,眾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一行人基本都開了車過來,最次也是寶馬奔馳,很快走的七七八八,剩下小優和陳桑兩人在門口等車。

  正是晚高峰的點,處於用車高峰期。

  陳桑下單的網約車供不應求,需要在叫車軟體上排號,光序列就排到了三十名開外。

  看了看小優,發現對方跟她情況差不多。

  兩人乾脆找了餐廳門口的一根圓柱,苦哈哈地在那靠著等。

  才靠沒一會兒,一輛車突然駛到陳桑面前,刺眼的車燈照得她幾乎睜不開眼。

  車窗拉下,陳桑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個人,不是霍嶢還有誰?

  霍嶢:「上車。」

  陳桑之前回飯局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霍嶢,還以為他早就走了,不曾想居然又繞了回來。

  難不成、是為了接她?

  可她不是才剛剛得罪過他嗎?

  陳桑一時間沒想明白。

  小優看到車眼睛一亮:「太好了,有救了!謝謝霍總!」

  沒等陳桑反應過來,小優已經忙不迭拉著她上了車。

  尤其是上車後沒兩分鐘,天空中突然飄起了雨,這讓小優越發覺得這個決定沒有做錯。

  下雨天的打車錢,那可是成倍似的蹭蹭蹭往上漲啊!

  貴得讓人難以想像!

  雖然霍總像極了她看的小說里的男一號,但資本家的羊毛,該薅還是得薅。

  𝚜𝚝𝚘𝟻𝟻.𝚌𝚘𝚖

  陳桑和小優兩人住的地方正好在一個方向,將陳桑送到家後,再開一段路就會到小優的住處。

  陳桑都準備好在中途下車了,回頭就看到霍嶢面不改色地開過她家,然後將小優送到了住處。

  小優下車後,對著霍嶢一頓鞠躬道謝。

  至於陳桑,則是透過車內的後視鏡偷偷打量著霍嶢。

  到了這個時候,要說陳桑還沒看出什麼,那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霍嶢沒優先送她回家,就意味著想跟她單獨相處。

  男人麼,行動永遠比嘴上說的更誠實。

  果不其然。

  小優一走,霍嶢當即開口:「坐前面來。怎麼、還真把我當司機了?」

  陳桑屁顛屁顛地挪到前面,安安靜靜地坐在他身邊。

  車外人流如織,行色匆匆。

  陳桑咬了咬唇,小聲說道:「其實我剛剛在洗手間門口胡說八道,主要是因為不想再多個情敵。不然,我壓力很大的。」

  這是她想了半天的解釋理由,主打的就是一個真誠。

  霍嶢:「沒關係,我不在意,畢竟你說的是事實,我確實該好好努力努力。」

  陳桑一臉驚恐:「不……不用了,真的,你相信我,現在就挺好的。」

  回想之前幾次,陳桑每回都被這個男人折騰得死去活來。

  要是再努力,她第二天還用得著起床嗎?

  霍嶢:「你真的覺得……現在挺好?」

  陳桑:「嗯。」

  該死,這話怎麼越說越不對勁了。

  陳桑當即將話拉回正題:「那個,車子都停這麼久了,你怎麼還不開車?」

  「你安全帶沒系。」霍嶢忽然探過身,手臂越過她胸前,骨節分明的手拉起兩側繩帶,「啪嗒」一聲,金屬扣交疊。

  「這樣緊嗎?」

  他俯身靠近,頃刻間將兩人的距離拉至咫尺之差。

  頓促之間,陳桑甚至能清晰地感覺到男人縈繞的呼吸。

  「砰!砰!砰!」

  是她心跳的聲音。

  如小鹿亂撞,不得章法。

  加上她確實有心勾他,眼看著男人朝著她傾身壓下來,陳桑主動閉上了眼。

  只是,等了半天,卻依舊沒等到有下一步動作。

  直到陳桑的耳邊聽到一陣輕笑聲響起。

  霍嶢:「閉眼乾什麼?以為我要親你?」

  陳桑強撐著不承認:「才沒有。」

  霍嶢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臉頰:「那你這臉,是怎麼紅的?」

  車廂密閉的空間之內,他的聲音輕佻,在昏暗的光線下莫名帶著一股勾人勁兒。

  用個不算恰當的比喻,霍嶢現在的眼神,像餓了好幾天的狼。

  陳桑算是怕了他,將頭撇到一旁不去看他。

  但下一秒,當即又被男人重新撥正,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正對著他。

  霍嶢:「陳桑,閉上眼。」

  陳桑:「幹嘛?」

  霍嶢:「想親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