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 狗急跳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們走了半個月的路程,差不多快要到達京都。

  傍晚時分,他們照例找了個家驛館留宿。

  誰知,剛一進去,路神醫就發現了可疑之處。

  他合攏上房門,小聲對雲鸞蕭廷宴說:「我剛剛去後廚的時候,好像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懷疑,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蕭廷宴當即便吩咐黑翼去查。

  半刻鐘後,黑翼回來:「屬下並沒有查到什麼可疑之處……至於路神醫說的血腥之氣,屬下倒是在他們後廚的庫房,發現了被宰殺的牛羊。」

  「這些牛羊,應該是剛剛才殺的,所以這血腥之氣,沒那麼快散出去。」

  路神醫有些猶豫:「或許,是我多想了?」

  蕭廷宴敲了敲桌面:「還是小心為上,晚上都警醒些……」

  黑翼立即應了。

  當即便吩咐下去,今天晚上誰都不許睡,一定要嚴防死守,一隻蒼蠅都不許出現。

  哄了兩個孩子入睡,蕭廷宴牽著雲鸞的手,回了他們的客房。

  夜深人靜,四周顯得是那麼的靜謐安靜。

  雲鸞的心裡,漸漸地湧出一些不安。

  「這地方,處處散發著詭異……今天接待我們的那些人,我總覺得有些奇怪,一時間卻也說不出,到底哪裡奇怪。」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這隊伍里,自己備了廚師,菜品。

  所以,他們倒不擔心,其他人會從膳食下手。

  蕭廷宴握著她有些微涼的小手:「靜觀其變……反正有那麼多人呢,他們再是形跡可疑,也傷不了我們分毫。」

  雲鸞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兩個人更衣躺下。

  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雲鸞睡得正香甜,突然聽到孩子哇的一聲,刺耳的哭泣聲。

  她猛然轉醒,睜開了眼睛。

  蕭廷宴比她快一步,當即便起身,朝著孩子們所在的客房衝去。

  他們到的時候,黑翼正浴血奮戰,與眾多黑衣人纏鬥在一起。如春與奶娘幾人,抱著孩子,正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雲鸞衝過去,將孩子抱入自己的懷中。

  蕭廷宴護著雲鸞孩子,慢慢地退出客房。如春與奶娘,也連忙跟了出來。

  路神醫聽到聲響,鞋子都沒穿,就朝著這邊跑。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蕭廷宴低聲安撫:「無礙,情況已經被黑翼控制住了,他們躲在房間裡,不要出來。」

  他將雲鸞等人,護著進到房間內:「我去看看黑翼他們……你們待在這裡,不要出去。」

  雲鸞緊緊地抱著孩子,緩緩地點頭。

  「你去吧,自己注意安全。」

  蕭廷宴應了,將房門關上,前去支援黑翼他們。

  這次刺殺他們的黑衣人,數量眾多,足有百餘人,且個個都武功高強。

  若不是如此,他們也不會衝破外面他們的防護,衝到了孩子的客房,欲要動手行兇。

  黑翼帶領著黑羽衛擊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殺手。

  他們的體力,幾乎疲累到了極致。

  蕭廷宴加入了戰鬥圈,他扭頭看向黑翼詢問:「我們的人,死傷多少?」

  按理說,就算殺手再多,他們也有那麼多的黑羽衛,這些黑衣人應該不會在短時間攻入孩子的客房。

  除非,有人泄露了他們休息的房間位置。

  這泄露的人,不是他們身邊的內鬼,那就是驛站的人。

  蕭廷宴想到此,臉色黑沉得厲害。

  果然這驛站的人,是有問題的。

  黑翼連忙回道:「我們的人,倒是沒有任何的損傷。可是這些黑衣人,猶如不怕死般,一波一波的襲來,好像永遠都殺不完。」

  「王爺,我們必須要撤退了,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體力再好,也是抵不住。」

  蕭廷宴眼底滿是戾氣,客房窗戶大敞,一波波的黑衣人從外面躍然而入。

  黑羽衛殺光了這些黑衣人,又有新的黑衣人,從外面衝進來。

  不止這處客房,恐怕院子,廳堂那邊也已經闖進了很多的黑衣人。

  背後之人,這是下了血本,他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嗎?

  蕭廷宴讓黑翼,抵擋住這些黑衣人的攻擊,他立即便安排撤退事宜。

  所幸黑羽衛都是訓練有序的,蕭廷宴一聲令下。

  他們便快速的準備好了馬匹,馬車……蕭廷宴護著雲鸞孩子,動作極快的上了馬車。

  黑翼與大半的黑羽衛留下來斷後。

  為了以防萬一,蕭廷宴讓路神醫、虞清、如春奶娘等,全都上了他所乘的馬車。

  這座馬車寬敞無比,即使同時進入十多個人,也不算太擁擠。馬車裡還有兩處軟塌,兩個孩子這會兒睏乏至極,奶娘給他們餵了奶,他們便睡了過去。

  雲鸞將他們放在軟塌上睡覺,她讓如春看著他們。

  而後,她便與蕭廷宴下了馬車。

  兩個人騎著馬,環顧四周,觀察情況。

  「阿宴,你覺得這波赫衣人,是誰派來的?」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蕭廷宴臉色沉沉,「不管是誰,本王一定會將此人揪出來,依法處置。」

  「沒想到,不過一年時間而已,南儲這京都,竟然亂成了這個樣子。倒不知道,蕭玄墨他知道現在的情況嗎?」

  居然都有人,敢對他這個攝政王下手了。

  他要是陰暗一些,首當其衝就該懷疑,這是蕭玄墨為了鞏固自己的帝王,而派人刺殺他。

  雲鸞嘆息一聲,抬頭看向皇城的方向:「如今京都,勢力最大的,恐怕就是外戚。」

  外戚?

  無外乎那些宮妃,背後的家族勢力。

  現如今,在後宮中,最有威望,最有權勢的外戚,除了皇后郭氏,誰還有這樣的本事?

  就算蕭玄墨是個好的,不會對他們出手,可依附他的那些外戚,他們的心思,未必如他一般,不爭不搶。

  特別是在,傳出她生了龍鳳胎,蕭玄墨卻依然沒有子嗣後。有些人按捺不住,開始狗急跳牆了。

  他們這一夜,連夜趕路。

  到了黎明破曉時分,他們終於趕到了京城。

  而黑翼也從後面追了上來。

  他滿身都是血污,眼睛卻無比的灼亮:「王爺,那些殺手退了,不過屬下活捉了他們的首領。」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