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該懷孕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原本那殺手首領被活捉後,想要吞毒自殺。

  黑翼眼疾手快,當即便卸了他的下頜,控制住了他的手腳。

  他不敢耽擱,不放心將此人交給任何人,他親自將其撂在自己馬上,帶著那人一起趕上來了。

  蕭廷宴目光沉沉地看向黑翼馬背上,被束縛住手腳的人。

  他抬了抬手,「先安營紮寨,暫時不入京都。」

  雲鸞從馬車上走下來,「阿宴怎麼了?」

  黑翼將那黑衣人首領,從馬背上拽下來。

  蕭廷宴目光沉沉地凝著那人:「我要好好的審一審這人。」

  如果能撬開這人的嘴,那就再好不過。

  到時,他直覺帶著人……將這背後的勢力給連根拔起。

  他要好好的整肅一下這京都。

  他要讓南儲的各方勢力都看清楚,這南儲的天下,究竟是誰的。

  他不是沒有能力坐上那個位置。

  蕭玄墨所擁有的江山,乃是他讓的。

  他讓出江山,可不代表他就處於了劣勢,任由那些痴心妄想的人,吞噬他的一切。

  ——

  皇后郭氏,心裡極為不安。

  她一直都在等著父親那邊的消息。

  父親告訴她,他們花費了重金,僱傭了武功高強的江湖殺手,幾乎是傾巢而出,在宴王等人回京的路上,將他們給截殺。

  他們的目的,並不是要殺死宴王,而是要除掉宴王的那兩個孩子。事情一旦成了,他們郭家就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他們也不會再擔心,這南儲的江山,將來會落到宴王的手裡。

  皇后不停地在內殿,走來走去,等著宮外的消息。

  可黎明拂曉,天色漸漸地亮起來了,宮外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

  她心急如焚,頭疼得厲害。

  「父親那邊,怎麼還沒消息傳來?」

  王瑛看著皇后熬地,眼睛通紅,她不禁有些心疼地勸道:「就算是成功了,估計消息也不會這樣快傳遞入宮。娘娘,你熬了一夜,身體會吃不消的。還是趕緊休息,補一補眠吧。」

  這些日子,因為蘭妃的死,後宮倒是平靜了。

  可每日妃嬪是要到翊坤宮來請安的。

  娘娘如果不休息一會兒,待會如何有精力,應付那些妃嬪?

  可不要被人看出了異樣,發現了什麼。

  皇后嘆息一聲,她看向王瑛吩咐:「就說本宮染了風寒,未來三日,都免了六宮的請安。」

  她也實在沒心思,去應付那些妃嬪。

  王瑛點頭應了。

  也只能如此。

  皇后染了風寒的消息,頓時傳遍後宮。

  蕭玄墨起身上朝的時候,有人將這件事,通知了他。

  他微蹙眉頭:「皇后好好的,怎麼會病了?」

  「派兩個太醫,去給皇后診脈。」

  他下了朝後,再去看皇后。

  到底是一國之母,皇后病了,他若是不關心,肯定是不合適的。

  宮人應了,連忙去給皇后請太醫。

  翊坤宮皇后揉了揉酸痛的眉心,她剛剛坐下來,外面便有人稟告:「娘娘,陛下得知你病了,特意請了太醫,來為娘娘診脈。」

  皇后的臉色,猛然一變。

  王瑛也是滿臉都是慌亂。

  「娘娘,你風寒的消息,怎麼那麼快就傳到了皇上那裡?皇上如今傳了太醫過來,這可如何是好?」

  皇后根本就沒病,倘若被太醫診斷出,她的身體無礙,皇上會不會發現異常之處?

  皇后漸漸地穩住心神,讓王瑛別慌。

  「先讓太醫進來吧。」

  「本宮這兩日,也確實有些不舒服……不是風寒,也會是旁的什麼,應該不會引起陛下的懷疑。」

  王瑛這才定了心神。

  兩個太醫提著藥箱入內。

  皇后躺在軟塌上,因為一夜未睡,她的臉色倒是有些憔悴。

  兩個太醫輪流把脈,其中一人,緊皺眉頭。

  「娘娘的身體,很是康健……並沒有感染風寒的跡象。」

  皇后挑眉,淡淡地看向那個說話的太醫:「哦,是嗎?可本宮怎麼覺得,有些頭痛呢?莫不是,你醫術不精,診斷不出本宮的病症,故意找得推脫藉口?」

  那個太醫眼底滿是驚惶:「娘娘,微臣沒有……」

  另外一個太醫,眸光微轉,有心想要巴結討好皇后。

  他立即出聲道:「微臣倒是覺得,娘娘鳳體微恙,倒是欲要感染風寒的徵兆。」

  皇后挑眉,扭頭看向另一個太醫。

  「這麼看來,你的醫術比他好。」

  「你叫什麼名字?」

  太醫眼底滿是欣喜,他連忙恭敬道:「微臣名叫趙凌……」

  皇后緩緩點頭,勾唇笑了:「你既然診斷出了本宮的病情,那往後,便由你負責本宮的身體吧。」

  「該如何向陛下回話,你應該也知道怎麼說吧?」

  趙凌知道,這是得了皇后的另眼相看,他激動無比。

  連忙點頭:「微臣定然會如實向陛下回稟。」

  皇后極為滿意地衝著他一笑。

  她先讓趙凌下去了。

  隨後,她看著依舊跪在地上的另一個太醫。

  她的目光一點點地變冷,她的手一揮,將手邊案桌上的果盤茶盞狠狠地掃落在地。

  「身為太醫,你卻診斷不出本宮的病,該當何罪?」

  「來人,將他拖出去,貶為庶人,逐出京都。」

  那個太醫嚇壞了,連忙向皇后求饒。

  可皇后再不看他一眼。

  王瑛立即喊了宮人過來,將太醫給拖了下去。

  皇后目光冰冷地凝著,被拖下去的身影。

  她看向王瑛:「處理乾淨點,別讓皇上起疑了。」

  王瑛連忙點頭應了。

  這件事,她肯定得辦好。

  半刻鐘,宮外有人送來信件。

  皇后連忙拆開信封查看,她看到信上的內容後,臉上漸漸地綻放出笑意來。

  「太好了,真的成功了。」

  信上說,那些黑衣人偷襲成功,順利地殺了宴王的那一雙兒女。雲鸞因為悲痛過度,吐了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宴王更是一夜白頭……遭此重創,他短時間內,肯定恢復不過來了。

  皇后心中的一顆大石頭,頓時落了下來。

  王瑛激動的,頓時熱淚盈眶。

  「幸好成功了……」

  「娘娘,接下來我們還要做什麼?」

  皇后緩緩地舒口氣,她將信紙湊到燭火下,緩緩地點燃。

  而後,她抬手輕輕地撫摸住了自己的肚子。

  「接下來,本宮該懷孕了。」

  「既然陛下不肯寵幸本宮,那本宮就讓他不得不寵幸。」

  



章節目錄